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职业教育风口下的职校“鄙视链”仍存在,职校生“怀技不遇”,路在何方?
    传习邦
    2022-01-20
    职校生们缺少的并不是所谓“职业技能”,而是真正尊重他们的技能,让他们有发挥空间和提升空间的就业机会。

     

    2021年12月12日,央视报道“深圳技师学院毕业生每人都拿到了2-4个offer”后,随即“职校学生人手2到4个offer”与“职业技术院校学生未毕业就被抢空”双双登上热搜。而同样是职校,湖南一职校学生参加实习致残从而引发对职校强制实习的批评;黑龙江一职校学生干部查寝时官威十足,讽刺之声不绝于耳。

     

     

    传习邦(微信ID:chuanxibang)认为,这些事件看似矛盾,实则呈现出了职校的多重面貌,和对于职校的舆论的两极化。职校学生“不愁去路”对于职业教育来说无疑是“扬眉吐气”的好消息。不过,一方面是用人单位到职校“抢人”,不少人认为上职校未必是比“拼高考”差的选择。另一方面,现实中很多学生不愿意上职校,因为社会仍不看好职业技术教育的就业前景。职业教育的“冰火两重天”也让不少人直言不讳:“Offer”再多,职业教育也还不“香”。

     

    职校生的就业困境

    一技之长难发挥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这句话曾作为一个例句收于《新华字典》,示范了“冒号”的一种常见用法,“用于总括性话语的前面,以总结上文”。但随着现代高等教育的普及,学历逐渐成为职业道路上的敲门砖,社会上对于职业教育也益发形成了“低人一等”的偏见,当时的那个例句便成为了现今年轻人自嘲的网络流行语。

     

    确实,职校生相对好就业,当下“技工荒”从沿海蔓延至内地,对职校生而言,找个工作并不是难事。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近5年,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稳定在90%左右,中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稳定在95%左右。但职校生就业的工作岗位,并不受年轻人青睐;以职校生的高就业率也无法说服学生和家长。职校毕业生就业后的收入如何、发展前景如何、社会地位怎样,这些才是关系到更多家长是否支持孩子读职校的根本问题。这些从职校毕业的学生,面对的就业形势与工作实际情况,是否真的让他们发挥了“一技之长”?

     

    跟着打工的父母来到广东的杨晨,读高中时考进了一所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所学的还是该校的特色专业——珠宝专业。2020年7月,她毕业。虽然疫情已经缓和,但就业形势对于许多毕业生而言还很严峻。“我当时没有要求,只是想找一个工作再说”,杨晨将自己的就业预期降到最低,终于在年底工厂缺人的时候,找到一份珠宝工厂收发员的工作。

     

    “我应聘的是质检部门,他们按照人员流动的情况,给我安排了收发岗,就是发石头,收石头,然后记录。”虽然杨晨的工作看起来也与珠宝相关,但实际上,学校里学的专业技能在工作中并没有机会用到,而她所考取的珠宝鉴定中级证书对于她的求职和工作也没有实际的作用。她所从事的是底层工作,而在这里“如果你是干底层的,公司对你是没有要求的,你的工作只要是个正常人就能干。如果你是技术人员,比如运营、运作、人事,可能就需要一个大专文凭,甚至更高。”

     

     

    工作了一年,杨晨已经发现在这里没有什么晋升机会,在这里的学徒和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资都很低。与社会上流行的“职业学校学不到东西”的观念不一样,杨晨觉得在学校还是学到了专业相关的知识,“鉴定、设计、起版,虽然我们学得都很浅,但是我们都知道一点点”,除了学习,她也在计划着考取了专业相关的证书,很明显,她毕业后所遭遇的就业困境并不来源于她“没有学到东西”,而是学无所用。

     

    杨晨和她许多同学的就业经历与近年来屡屡见报的工厂技术工人“用工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职校学生“怀技不遇”,而工厂似乎“求贤若渴”。而事实上,不管是珠宝行业还是其他的制造业,工厂对高级技术工人的需求即使有,始终也是有限的,大多数的工作岗位,是如同杨晨所在的岗位一样,“只要是个正常人就能干”的。杨晨和大多数她的中职同学们之所以做这些重复、枯燥和低回报的工作,并不是由于他们“不学无术”,而是因为他们所学之“术”在绝大多数的工作岗位并不被需要。“成为廉价劳动力”确实是大多数职校学生必须面对的现实。

     

    看就业率更要看就业质量

    让职校生“以技能争岗”理直气壮

     

    当前,我国正值经济转型升级关键时期,经济结构不断调整,产业转型升级,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日益旺盛。但我国劳动力市场结构性矛盾较为突出,技工类人才缺口大。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技能劳动者超过2亿人,技能劳动者占就业人口总量仅为26%,技能人才总量仍然不足。而根据人社部此前发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显示,“最缺工”的100个职业中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占比最高。新进排行的24个职业中,有17个与制造业相关。尽管各地纷纷打出高薪的“金字招牌”、加入技能人才的“抢人大战”,但是技能人才短缺之势并没有缓解,甚至还有加剧之势。

     

    这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滞后的职业教育难以为产业发展输入更多的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在不少地方,职业教育的基础较为薄弱,发展艰难。深化产教融合,加强职业教育,加快提升劳动者技能素质,壮大技能劳动者队伍,缓解技能人才供需矛盾,既迫在眉睫,也是长远之计。破解职业教育“叫好不叫座”的尴尬,需要政府、企业、职校和家庭共同发力。

     

     

    而首先要做的,就是首先要扭转社会观念。从现实看,学生和家长对成为技能人才接受度不太高,是担心缺乏上升、发展的机会。因此,唯有打破唯学历导向、扭转对技能人才的偏见,才能让高素质技能人才获得更多发展空间。2021年6月7日,《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明确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框架,使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学习成果融通、互认。此前,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指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只有为职业技术教育正名,只有打通职业技术人才发展的通道,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扭转职业教育被歧视的现实。

     

    其次,必须促进职业教育自身的融合发展。当前我国职业教育还存在与经济社会脱离、人才培养与使用相对脱节的现象,各地要建设与当地产业体系相匹配、与社会充分就业相适应、中高职有效衔接、职教普教相互融通、教育链与产业链相互促进、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如希望教育集团旗下的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贵州大学科技学院、银川能源学院等4所本科院校被授予高校毕业生“海外实习就业基地学校”称号,依托国内高校现有的优质教育资源和师资力量,搭建广阔的就业平台,积极推动学院毕业生多元化、多渠道、国际化就业。基地学校的学生除外语培训及相关产业技能培训外,还需接受职业素养、就业国家文化概况、国际法律法规等课程的培训。学习结束后,经考试合格后,可获得赴国外实习就业的机会。

     

    最后,真正能说服、吸引学生和家长接受职业教育的,是职校生的高质量就业,以及高质量职业发展。而实现职校毕业生的高质量就业,要求职业院校必须坚持职业教育定位,根据社会对高素质技能人才的要求,打造能培养高素质技能人才的课程体系、人才培养模式,深入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事实上,校企合作共建一直是我国职业教育提倡的模式之一,不过,在设计课程、提供课程、向学生提供反馈意见方面,雇主需要更多参与进来。而目前,已经有一些地区的职校做出了尝试,它们因地制宜,基于当地特色设有白酒酿造专业、陶瓷设计专业、珠宝设计专业等,并在探索和地方产业合作的更多可能。

     

    如天坤国际教育集团旗下优蓝国际是全球领先的蓝领人才终身服务平台,围绕蓝领人才的独特属性,全球首创“职业教育与培训+蓝领人才管理+人才后市场”蓝领人才深度开发与服务全产业链,在职业教育与培训、互联网科技、蓝领人才管理、人才后市场四大领域为政府和学校、企业客户和蓝领用户提供有竞争力的解决方案、产品及服务。而目前优蓝国际管理运营了近200所中高职院校、30余所非学历培训学校,开设了280余个服务公司,外包雇员服务规模超30万人业务还遍布日本、新加坡、印度、越南、柬埔寨、澳大利亚、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年服务全球蓝领达到100万人。

     

    除此之外,完善技能人才培养、使用、评价和激励机制,强化激励保障,建立以体现技能价值为导向的技能人才薪酬分配制度,大力提高技能人才的职业荣誉感和经济待遇。让当工人“香”起来,肩负培养技能人才职责的职业教育才会“真香”起来。

     

     

    在理想的社会环境下,职业技术院校与普通高校只有路径之别,并无高下之分。广义的“蓝领”与“白领”理当各司其职,而不应形成所谓的“鄙视链”。立足于当下的现实,要实现这一目标,无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要打消公众对职业教育的偏见,还是得用真正的“实惠”来说话。随着国家政策的鼓励支持,也许“我去了职校,你去了高中,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在未来真的能成为现实。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