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洪恩教育转亏为盈,拟再度冲击IPO
    母婴前沿
    2020-09-14 
    洪恩教育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也算是可圈可点,但是也正如其在招股书中的表述,自身还是存在多个风险。

    北京时间9月9日凌晨,中国在线儿童教育服务商洪恩教育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IPO文件,拟于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IH,老虎证券与瑞士信贷、花旗担任其上市承销商。

    受今年疫情波及,线上教育行业迎来了爆发,洪恩教育也乘着今年这股东风再度冲击IPO,这次它是否能得偿所愿呢?

    时隔9年,再度冲击IPO

    据了解,洪恩教育是一家专注为3-8岁的儿童提供多样化的创新产品和服务的在线教育企业,线上产品包括洪恩识字、洪恩故事、洪恩教学、洪恩双语绘本、洪恩儿童英语、洪恩拼音拼读等;线下渠道主要包括课程材料、洪恩点读笔、儿童机器人等学习材料和智能设备。

     早在2011年,洪恩教育就准备在国内A股上市。然而,2012年2月份的IPO审批信息表显示,洪恩教育IPO正处于落实反馈意见中,其所属领域并不是教育培训,而是软件及应用系统。2013年4月1日,洪恩教育进入终止审查状态,冲击IPO之路宣布告吹。

    值得一提的是,拥有洪恩教育63.6%股权的洪恩教育创始人池宇峰,同时也是上市公司完美世界的创始人,不过在2019年6月,完美世界增发股份3年的禁期刚过,大股东及关联人便开始频繁减持,池宇峰更是在一年内多次减持,累计套现近26亿元。

    此外洪恩教育在招股书中披露,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研究报告显示,在中国儿童在线教育娱乐平台市场中,洪恩教育的月活跃用户以及付费人数处于领先地位。在今年的第二季度,洪恩教育的用户达到1030万,其中140万是付费用户。就此,该公司表示今年上半年由于受疫情的影响,国内学校关闭,导致对在线辅助教育的需求增加。翻译过来,也就是说洪恩教育的逆势增长,主要还是受疫情之下,在线教育成为风口的大趋势影响。

    其实此点,从往年洪恩教育的财报中也可窥得一二。今年上半年,洪恩教育实现营收1.85亿元,同比增长102.13%;净亏损为80.8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2.72亿元;调整后净收入为564.1万元,去年同期为-127.2万元。毛利同比增加130.7%至1.254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8437.6万元。截止今年6月底,洪恩教育的总资产为2.97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55亿元,应收账款4628.3万元,负债总额达2.66亿,资产负债率为89.56%。

    由巨额亏损到今年的盈利,洪恩教育解释主要是受到控制成本的影响,原来为了提高运营能力,洪恩教育将部分运营和仓库实施从北京搬到了广东中山。

    虽然乍看之下,洪恩教育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也算是可圈可点,但是也正如其在招股书中的表述,自身还是存在多个风险。譬如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竞争激烈,难以预测发展前景及业务和业绩,如果无法继续吸引和留住用户,公司将受到不利影响等。这也不得令人疑惑,洪恩教育或许对此番冲击IPO信心不足?

    在线教育公司前景大好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国内基于内容的辅助幼教市场从2015年的254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11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44.7%,并且有望以32.8%的复合增长率在2024年达到4609亿元。

    随着90后成为生育主力军,其对互联网的认可度较高,再加上今年受线下受到疫情的冲击,儿童的在线教育市场呈现出迅猛增长的状态。

    不过从洪恩教育前两年的境遇也能看得出,在线教育行业的盈利也并非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毕竟即使是在线教育第一梯队中的跟谁学,在9月2日披露的2020年Q2财报中显示,其营业亏损达1.61亿元,从2020年2月份开始,更是前后惨遭12次做空。

    显然对于在线教育平台来说,前期营销费用的高额投入以及后期用户的稳定都是制约其获利关键,再加之市场竞争激烈,部分企业难免成为炮灰。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