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达内巨亏十亿:IT培训沦为“鸡肋”?
    传习邦
    2020-06-15 
    最新一季财报,达内净亏损飙升至10.4亿元,转型少儿编程能否成功,已成生死线

    6月中旬,美股上市的达内科技交出了一份惨淡的报表,给未来发展罩上一团乌云:2019财年,达内科技营收20.5亿元,与上年的20.9亿元基本持平;净亏损则飙升至10.4亿元,较2018财年巨亏5.9亿元,扩大75%。

    - 1 -成人+少儿,双轮驱动

    2018财年巨亏之后,达内创始人兼CEO韩少云一度“下死命令”,要求尽快扭亏。作为扭亏举措之一,达内的成人IT培训业务采取学费普涨的模式,不啻饮鸩止渴。年报显示,在一二线市场,达内全日制课程的标准学费每门上调了2000-3000元,非全日制课程则上调1000-2000元。调价之后,达内每门课程的标准学费在1.98-2.68万元之间,对于职场小白而言,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学费门槛上调之后,达内在读学员的总量进一步萎缩,从2017-18财年的11.9万、11.7万,降至2019财年的10.9万。

    涨学费之外,达内扭亏、转型的最大举措,赌注压在方兴未艾的少儿编程,推行成人+少儿双轮驱动战略。2019财年,达内的“童程童美”少儿编程继续采取狂飙突进的扩张态势,线下教学中心由上一财年的148个增加至217个;在读生也同比劲增117.5%,招生人数达到9.9万人。呈现在报表上,达内的K12编程业务收入,由上一财年的1.7亿元上升至5.2亿元,暴增208.5%,成为达内报表几乎唯一的亮点。

    达内巨亏十亿:IT培训沦为“鸡肋”?

    在达内整体的盘子当中,少儿编程业务收入只占12.8%。2019财年,“童程童美”少儿编程仍处在扩张投入期,5.2亿元的收入对应的却是2000多万元的亏损。成人业务停滞,甚至出现萎缩,少儿编程业务高速成长,这便是达内报表的核心要素。2019财年,达内的递延收入高达15.8亿元,同比增长91%,大部分来自少儿业务。可以说,转型少儿编程是否成功,正是达内的一条生死线

    国内的少儿编程,在编程猫、童程童美、小码王、核桃编程等的集体推动下,仍处于上升通道,市场规模百亿元左右。行业数据显示,与美国44%的渗透率相比,国内少儿编程的渗透率不足1%。达内的盘算是,一方面勉力维持住成人IT的盘子,尽量延缓市场的衰落,另一方面,继续向少儿编程输血,在上市公司框架内培育“童程童美”,逐步腾笼换鸟,恢复整个大达内的增长态势。

    - 2 -少儿编程,无非“三无”课程

    由成人IT培训出发,转战少儿编程的蓝海,看上去“挺美”。破绽在于以下三个方面:

    1. 少儿编程是否有利于儿童“思维”提升,并未得到主流教育学界的一致认同,属于典型的“三无”课程——无目标、无周期、无大纲。由于缺乏统一的课程标准,各大品牌自行其是,在缺乏严谨科研的前提下,拼凑相关课程,又通过漫无节制的市场炒作,人为造就所谓的“繁荣”。这一一哄而上、“割韭菜”的打法,可否持续?尚待进一步观察。

    2. 达内的主体业务为成人IT培训,是典型的职业教育,少儿编程则针对3-16岁的青少年人群,是典型的素质教育。对于素质教育而言,长期浸淫在职业教育板块的达内,无非门外的“野蛮人”。在行业“火爆”的大背景下,达内凭借大规模的校区扩张、营销投入可能会有所斩获。长期来看,一个公司一套人马运营两大不相干的产品门类,兼容两个不同教学规律、不同运营逻辑的业务,不能不说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达内巨亏十亿:IT培训沦为“鸡肋”?

    3. 达内的“童程童美”之所以实现快速扩张,得益于达内树大根深的线下校区网络。因而,在布局之初,“童程童美”未充分考虑在线编程的潜力,而是聚焦于线下校区的外延式扩张。这一策略短期内奏效,却在2020年遭遇新冠疫情 的沉重打击。相对于编程猫成熟的线上、2B布局而言,“童程童美”的在线攻略只是开了一个头。线上业务的缺失,无疑是一大隐患。

    - 3 -拆分“童程童美”,是不是选项?

    相对于对手编程猫、小码王而言,达内的“童程童美”存在先天不足。“童程童美”属于内部创业、依赖大达内持续不断的输血,是一大短板。由于资本市场普遍不看好达内的成人IT咨询业务,5年内虚增6.3亿元营收的特大丑闻尚未完全走出,达内的股价一再走低,只在1亿美元上下波动。这意味着,拥有217个线下校区的“童程童美”整体估值不足编程猫的一个零头。

    达内巨亏十亿:IT培训沦为“鸡肋”?

    达内科技(NASDAQ:TEDU)股价走势,数据来自雪球

    “童程童美”一出生就被“关”在上市公司的框架中,承担大达内整体扭亏、恢复高成长的“重担”,基本提前失去对外融资的能力。对于一个初创品牌而言,是不是一大“缺憾”?

    面对严峻的挑战,达内创始人兼CEO韩少云其实面临两大选项。一是继续“强撑”,在竭力维持成人IT培训基本面的前提下,继续加快“童程童美”的校区扩张,逐渐走出5年虚增6.3亿元营收的超级丑闻、连续两年巨亏的惨淡现状,以“童程童美”的高成长,重塑达内的资本形象,恢复元气之后重获融资能力,打造“童程童美”的在线业务、2B业务,彻底概念达内上市公司的基本面。

    达内巨亏十亿:IT培训沦为“鸡肋”?

    另一个选项是:索性拆分“童程童美”,趁着少儿编程赛道仍有“余热”之际,让结束内部孵化状态的“童程童美”单独融资,大力培育在线业务、2B业务,以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的OMO模式PK头部品牌编程猫,争抢真正的少儿编程龙头老大地位。这是一着“险棋”,但长远看,未失一个更为“现实”的考量。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