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龙文教育生死“蝶变”
    传习邦
    2020-06-05 
    在所谓“教培业的黄金十年”,龙文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在资本市场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故事

    龙文教育生死“蝶变”

    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初见

    进入2020年,勤上股份作为资本市场“坏孩子”的真面目又一次暴露无遗。3-5月,一向问题不断的勤上,居然接连收到深交所五份关注函。

    一方面,实控人李旭亮遭遇终身禁入资本市场的重罚,另一方面业绩下滑、年报难产,4年前跨界教育的“明星股”勤上,如今问题缠身。

    - 01-

    20亿元跨界,换来巨亏

    问题的核心,在于一向备受关注的子公司龙文教育。2016年1月,LED照明行业的勤上股份跨界教育,一把砸下20亿元,以30倍市盈率的高价一举并购K12课外辅导巨头龙文教育。

    彼时,作为国内教培头部品牌的龙文教育年入7亿元,净利润8700万元,为国内K12课外辅导知名品牌。作为高溢价的一种“补偿”,龙文承诺2015-18年拢共完成不低于5.6亿元的净利润,否则龙文原股东将以现金方式补偿勤上。

    龙文教育生死“蝶变”

    高溢价、高预期,并未给勤上带来预期的高回报。截止2018年,连续三年未能完成业绩对赌的龙文总共实现3.0元净利润,只为当初承诺的一半左右。

    勤上对于龙文的并购,一共产生高达20亿元的商誉。龙文连续“马失前蹄”,业绩不达标,勤上被迫一再减持商誉,造成巨亏。2016年的一次减值,勤上一把抹去4.2亿元商誉,录得4.3亿元净亏损。

    2019年5月,勤上再次启动大规模商誉减值。这一次,一次性资产缩水居然高达13.4亿元。

    - 02-

    一次索赔11亿?跨界引发大诉讼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龙文线下校区全线停课,至今未恢复正常。时隔4年,一场豪华、顶配的跨界并购,正在把交易的双方慢慢拖向始料未及的泥潭。

    由于龙文未能如约完成业绩对赌,早在2018年,双方便已撕破脸皮,对簿公堂。2018年8月,龙文教育创始人杨勇所持5.4%的勤上股票遭遇司法冻结。在随后的诉讼中,勤上要求杨勇支付2.4亿元的履约保证金。

    勤上一方主张:根据双方签订的对赌协议,一旦龙文无法完成业绩承诺,龙文原股东、龙文教育需对勤上赔偿一笔高达11.3亿的巨款(即,业绩承诺的2倍);龙文原股东、龙文教育需回购1.6亿股,另需赔偿现金2.0亿元。

    对于如此高昂的赔偿,龙文原股东当然不会轻易就范,一场旷日持久的诉讼大战一触即发。

    龙文、勤上交恶,不仅造成龙文的业绩进一步下滑,同时又殃及池鱼,连累勤上无法按时发布年报,一再受到深交所的关注函。

    2020年4月底,勤上发布第一季度报告,营收2.4亿元,下滑14%,由盈转亏,录得65万元亏损。惨淡的业绩,一度引发董事仲长昊“造反”,公开提出反对意见。

    对于勤上年报难产,审计机构众华会计师事务所毅然“甩锅”给新冠疫情,直言无法对龙文320个线下教学点、3.6万在读生、4300名教职员工进行必要的审计抽样。

    - 03-

    教培占比收入六成,勤上输不起

    年报难产,“甩锅”疫情,难以让人信服。情急之下,勤上大股东力排众议,果断更换众华,重新启用一度深陷*ST康得百亿存款失踪的“问题所”瑞华。对于风暴眼中的龙文,勤上则聘请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展开审计。

    龙文教育生死“蝶变”

    勤上股份股价走势,数据来自雪球

    作为上市公司跨界教育的一大典型案例,勤上并购龙文一度备受瞩目。龙文并表之后,勤上的教育培训业务收入占比更是高达五成以上,一度逼近60%。

    有投资人甚至调侃,勤上股份不如更名为“勤上教育”,或者“龙文教育”。

    然而,大规模的教培整改、原管理团队淡出、师资出走、疫情冲击,再加上持续数年的天价诉讼,却为龙文的未来罩上阴影。

    对于勤上高达11.3亿元的巨额索赔主张,龙文原股东当中只有自然人张晶、北京信中利履行相关赔偿义务,绝大多数原股东尚未与勤上达成一致。关于具体的赔偿金额,后续必定是一场艰难的讨价还价,甚至旷日持久的诉讼。

    - 04-

    龙文,一个典型的“失败案例”

    在国内教培圈,龙文曾是一个公认的“传奇”。创始人杨勇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一度只是一个普通的公立学校高中化学老师。

    龙文教育生死“蝶变”

    龙文教育创始人杨勇

    2006年,杨勇辞职下海,创办专注一对一个性化教学的龙文学校。最初的几年,龙文一直保持300%以上的增长。截止2012年,龙文的线下校区由最初的数个线下教学点,扩大至最多时的1000多个教学点(号称),业务触角涵盖国内50多个城市。

    2011年底,龙文最后一轮融资,获得汪潮涌旗下信中利资本集团4.5亿元注资,成为当时国内教培行业最大的一笔PE投资。

    在所谓“教培业的黄金十年”,龙文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在资本市场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故事:“投奔”勤上4年之后,却疲态尽显,创始人杨勇、一众股东巨额诉讼缠身。

    不仅如此,在国内线下教培集体转战OMO之际,缺乏掌舵人的龙文也在逐渐边缘化,线上转型基本一片空白。

    龙文教育生死“蝶变”

    据6月3日勤上股份公布的关于公司签署《和解协议》的公告

    在原有股东、原有团队淡出之后,缺乏“教育”基因的龙文,由一个LED光电大佬主导,路在何方,仍未可知。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