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疫情后一线城市民办幼儿园的生死血战
    唬言胡语
    2020-04-17 
    在疫情刚结束时,是价格和消费力的竞争;在疫情结束后半年开始,是师资的竞争和学位供给能力的竞争

    来源: 唬言胡语,作者: tiger小虎哥

    在国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现在已经进入中后段。根据现在教委发布的开学通知,一线城市幼儿园和教培机构开学时间尚无定论。是在5月份重新开学,还是直接轮空暑假穿越到9月开学季?!我曾做过一个粗陋的测算,5月份开始有的民办园现金流见底,进入财政赤字阶段,心态也将进入临界点。

    若无上级政府支持,无法得到减租、融资,也没有其他收入(如线上课)支撑的情况下,民办园的情况岌岌可危。在此笔者也再次呼吁,为了没有质疑没有投诉,就一味的不允许幼儿园线上授课,不允许业务创新自救,甚至不允许幼儿园做宣传招生动作,这是否值得商榷?如果园所都倒闭了......这究竟是麻烦结束了,还是摊上更大麻烦了呢?

    5月份如果幼儿园能够开学了,是否就意味着幼儿园度过了危险期呢?开学之后,幼儿园的生源和师资的流入和流出有何趋势变化?民办园园长应该如何准备和应对疫情后的市场变化呢?在此,我建议各位园长,把疫情后的恢复期至少调整到2个学期以上。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们需要:

    闯过两次生死关卡:1 复课前,2 复课后;

    打好两次保卫战:1 生源保卫战,2 师资保卫战。

    一、两次生死关卡

    我们在2月初的问卷中可见,绝大多数园长在早期对于疫情的长期性是判断不足的,仅有27%左右的园长,预计到疫情是会持续到4月底以后。园所内部有充足的资金储备,可以支撑到3个月以上(5月以后的)仅占44%。当然,这两个月各园所也都想办法在降低成本开销,所以实际中这个比例会上升。但是,这是在没有退费挤兑的静态情况。占69%的园所收入结构单一,无法复课即没有其他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再继续提出各种经营限制,可以用命悬一线来形容。

    1.生死第一关:疫情中。5-6月期间。直接看图吧,开学前无其他收入的情况下,园所熬到油尽灯枯(如果是9月开学,那就什么也不说了)。

    2. 生死第二关:疫情后。若5月份正常开学,但7.8月仍然放暑假,且由于一线城市外地人员回流速度慢(疫情防控常态化),再加上复课后当月出勤低于正常水平。即使撑过了第一关,开学后收入不如预期(尤其是按月付费的园所,资金储备少),复课后遇上大额支出时-如房租,园所也可能倒在灾后的半年内任何一个月份。

    3. 如何应对?向主管部门争取资金支持(转不转普惠自己要考虑清楚);向房东申请减租或者分期递延支付,或以债入股;尽早完成现金流预测和预警,严控成本支出;积极联络银行等机构或者投资人,申请贷款融资,想尽一切办法继续寻找资金注入;别嫌麻烦别怕累,服务好维系好老顾客,尽力避免退费发生;积极探索线上服务和多种收入来源,创新、续命;做好开园前物资、预案、人员、生源准备,尽早线上探园、招生。

    二、两次保卫战

    1.生源保卫战:在守住现金流的基础上,在园所保卫战最重要的就是保住生源。在上一篇文章中《疫情后幼儿园营商环境预测》,我对于疫情后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受到经济紧缩及返京回流人员减少,生源短期内总量下降,且由于部分园所在经济压力下转普惠加速,生源进一步分流。根据之前的调研,仅有20%左右的园所手头有比较充足的名单,剩下的80%不知道这几个月是否已经开展了线上引流裂变获客,如果没有的话,新招堪忧。

    2.师资保卫战: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也详细分析了师资的流向:由于师资的增量不到位,存量向外地和其他先复工的行业流失,所以短期内师资缺口会更大。在疫情期间,有的园所已经开始裁员,从短期内是降低了园所成本开支。但是从长期来讲,绝对是得不偿失的事情。由于北京等一线城市,疫情防控成为常态化的可能性,也就造成了外地人员的回流会进一步受到限制而减慢。短期内学位需求减少,老师的到岗需求也会下降。但是当下半年或者明年开始人口回流快速上升的时候,现存的幼儿园比拼就是学位供给能力,即是否有充足的师资来开班。否则,即使彼时市场需求回暖,你的幼儿园还在,但是没有足够的老师,也只有干瞪眼看着。此外,由于外教受到入境政策影响,国际园、国际班的竞争,将从对外教的争抢,转移到对优质中教的争抢。否则,国际园可能连双语园都守不住了......

    师资:这将是今年幼儿园最头疼的事情。增量减少:未毕业的实习生,因疫情无法到岗,尤其是无法进京。但外地开工早,其他生产行业早于教育行业,因此不排除有在入职前流失到其他行业和流失在本地的情况发生。存量减少:园所营收锐减,薪酬竞争力下降,存量师资向外行业流失;行业内向公办园、普惠园流转调整。原来预期是否可能有早教和其他培训机构师资转入缓释压力,但去向教培机构的可能存在无证或者追求高收入的需求,因此在当前情况下,转入幼儿园的可能性较少。因此整体存量继续流失,而增量无法有效填补,2020年整个幼教行业的师资缺口可能进一步加大(此处不含外教分析,反正短期内是回不来了)。

    因此,在疫情刚结束时,是价格和消费力的竞争;在疫情结束后半年开始,是师资的竞争和学位供给能力的竞争。在疫情还未结束之前,大家应该加快中教梯队的培养,考虑可能面对的局面和调整,和家长协商沟通好相关变化。

    疫情之下,我们所有的民办园,就像是只带着家人照片和打火石走进荒野求生之人。家人的照片就是我们对教育的信念和坚守,打火石就是我们取得火种照亮黑暗的方法。放下面子,开动脑子,团结力量。没有所谓的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只是默默吃下所有的苦,活下来!写在黎明之前。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