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教培机构陷裁员、降薪、倒闭潮,谁能熬过黎明前的黑暗?
    雷锋网
    2020-04-08 
    停课停工给教培机构按下了暂停键背后,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资金链断裂、破产、倒闭、裁员、降薪……

    经历了三个月的奋战,国内疫情态势终于开始趋缓,伴随着多省市持续“0新增”,各地打响复工复产的口号,学生们开学复课也提上了日程。截止到3月28日,已经有17省市陆续公布了2020年春季具体的开学时间。疫情的阴霾逐渐消散,人们的生产生活回归正转,似乎一切都预示着曙光的来临,这场疫情阻击战即将吹响最终的号角。

    但对于一向反周期的教培行业来说,自疫情爆发以后,便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动荡,停课停工给教培机构按下了暂停键背后,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资金链断裂、破产、倒闭、裁员、降薪……教培行业众生相背后,所有业内人士都在焦虑和迷茫中度日,被疫情黑天鹅搅乱的这一池春水,此刻仍波涛汹涌。

    疫情一出,接连“倒闭”!

    让我们拨回时针,把目光对准那些疫情中“倒下”的机构。

    2月6日晚间,IT职业教育机构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发布《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正式宣告品牌“破产”,成为疫情期间第一家倒下的公司。

    兄弟连教育成立于2007年,作为国内第一批IT职业技术专业培训机构,曾经有过挂牌新三板的高光时刻,但是2017年以后业绩滑坡,为了获得巨额融资,兄弟连曾签订对赌协议,为了完成对赌业绩,兄弟连大手笔投放广告,扩张规模,但营收业绩却一路下滑,融资的钱花光后,2019年的兄弟连便深陷资金困境,本来想等年后的招生旺季打一个翻身仗,没想到遇上了疫情。

    2月13日,总部位于北京的在线少儿语文机构——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突然发出一封致家长信,宣布公司由于发生资金困难,现停止运营。

    据了解,明兮大语文采用在线6人小班授课模式,为5-9岁儿童,提供在线语文辅导业务。据公开信中透露,在过去的一年里,明兮大语文因为发展冒进,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上产生了巨大的缺口,无奈下做出了结束运营的决定。明兮大语文也是疫情期间倒下的第一家在线教育公司。

    2月16日,线下英语培训机构百弗英语向学生发出了教师团队解散的消息,“由于一、二月份疫情对公司的打击非常大,我们资金链出了问题,无法再上课了。”

    百弗英语主要在线下教授雅思、托福、四六级、成人英语口语等课程,成立时间已经超过10年,号称“在全国5大省市布局有35个培训校区,累计服务学员超过10万人”,但百弗英语一直以来都是线下一条腿走路,很少有线上的课程。据百弗英语内部知情人士透露,疫情爆发前,公司本来有投资方,但线下机构受疫情影响被迫关停的状况,让投资方做出了撤资决定。目前,百弗英语上百名预缴费学员面临退费无门的境地。

    3月16日,儿童体能培训机构——趣动旅程发布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致全体学员和员工的一封信》表示,公司现金流枯竭,所有的门店均无法开业,何时开业无法预测,目前已经聘请律师,通过破产重整寻求各种可能的机会。

    趣动旅程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2.5岁到12岁儿童提供互动式儿童体适能课程,到2019年6月其在全国的门店达到了49家,这些场馆的平均年租金达170、180万。据其公开信中表示,“公司上半年完全没有收入,现金流枯竭。体育教育行业本身利润空间就不大,政策扶持也是杯水车薪。艰难情况下已经有高管和员工选择离开。走到今天,反思我们在管理运营上的诸多问题,我们应该在公司发展良好的时候储存更多的现金,应该具备更强的风险意识和风控能力,我们在精细化管理方面,还有很多可以提高的地方。”

    除了以上四家知名机构外,还有一些地方教培机构也被爆出倒闭或欠薪。

    2月3日,上海一家在线英语培训机构Winkey向家长发布的公告中称,机构现金流告急,并作出最后托付安排,将学员转给另一家机构快酷英语。

    3月18日,成都泰晤士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被爆出,部分校区拖欠百余教师的薪资总共达70余万,据该公司高层发布的一封道歉信中显示,18年下旬-19年底,公司就已出现了亏损,“我们几个股东卖了房子车子,只是想在2020年用新模式重新出发。然而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措手不及,雪上加霜。”

    通过梳理疫情期间“倒下”的教育机构发现,不止是线下机构活不下去,有些在线机构也难以幸免,不禁让人深思,这些死掉的机构,真的是被疫情打败了吗?不尽然,从这些机构的过往“履历”中,我们看到,就算没有疫情的影响,这些机构也已经岌岌可危了,有的急躁冒进、野蛮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有的自身营收常年亏损,依靠融资来“续命”;有的单纯依靠线下,业务模式单一;有的在管理运营上存在各种问题……也许突如其来的疫情的确给教培机构们带来了沉重一击,但事实上,这些死掉的机构早在疫情之前就已隐患重重,他们的“倒下”是必然的,疫情只是个导火索,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裁员、降薪,黑暗仍在继续

    “剩”下来的机构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一份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组织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培训机构影响”的在线问卷调研报告显示,超过90%的机构表示存在大的影响,目前机构经营存在部分困难或严重困难。

    有47%的机构预计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比上年同期将减少50%以上,29%的机构预计将减少30-50%,19%的机构预计减少10%-30%,3%的机构预计减少10%以内,只有1%的机构预计与上年同期持平,1%的机构预计会有增长。

    一方面营收下降,另一方面各种运营成本并未相应降低,许多机构都普遍面临账上资金不足问题。79%的受访机构表示账上资金仅能维持3个月以内,8%的机构甚至只能支持半个月以内。有13%的机构能够支持3-6个月,只有7%的机构能够支持6个月以上。

    为了应对资金短缺问题,不同类型的机构首选策略排名前三位的为“贷款”、“现有股东提供资金”、“减员降薪”。

    事实上,自疫情爆发后,已有多家知名教培机构宣布裁员、降薪,缩紧裤腰带“过冬”了。

    2月13日晚,优胜教育的内部群里主管发了一份文件,宣布了短期内紧急员工工资发放规则,在保障员工生活基本条件满足的情况下,按期发放一定比例的工资,未能及时发放的工资将于今年4月份开始陆续进行补偿发放。2月15日,乂学教育-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表示“下决心要做坏人”,为了活下去,必须瘦身让公司有2年的资金储备,他决定公司全员3.5折工资5个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资,一月统一半折,缓发并补齐。3月12日,据媒体报道,在线少儿英语机构DaDa(原哒哒英语)多位员工爆料该公司出现减薪、裁员等情况,涉及销售、网络运维等多个部门。有DaDa员工反映,此次减薪属于强制降薪,多部门员工底薪已从8000元左右下调至3000元。同时,被裁员工仅给予一个月的违约赔偿金。如果说疫情期间短暂的降薪、裁员是为了节省现金流,这也无可厚非,但疫情之后,教培行业面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一般来说,春季和秋季是校外培训机构招生的重要时机,眼下已进入四月,按照多个省市公布的开学计划,业内预测校外机构复课在4月中下旬。这意味着,一年的三分之一已经过去了。而教育部刚刚官宣高考延期一个月,有消息称公立学校开学后,可能会实施周末上课、压缩暑假的政策来追赶疫情期间落下的进度,紧接着是一年中占据营收绝对比重的暑假可能也要泡汤了,这对于校外培训机构整个上半年的招生将是致命打击。

    疫情尾声,能做些什么?

    在中小机构降薪、裁员的一片萧条声中,头部机构却上演着另一番景象。流量激增、股价飞涨、开启春招抢人。

    短短的三个月,给教培行业带来的震荡是颠覆性的,所有玩家都不能独善其身,疫情之后,教培行业的马太效应将更加明显。一端是新东方、好未来、作业帮、猿辅导等头部企业,本身体量大,教研和技术底子实力雄厚,再加上充分吸收了疫情期间的流量红利,资源将会更加向头部靠拢。而另一端,那些现金流不充裕的中小机构,尤其是线下机构,将面临巨大的压力。

    那么,疫情接近尾声,前路漫漫,谁能留下来,此时的线下机构应该做些什么?

    首先,机构要做的是尽力做好现有学员的留存。不管疫情期间是转到了线上,还是做社群运营,优化内部组织服务能力,保证老学员不外流,同时提前做好随时复课的准备,即便在周末和暑假压缩的情况下,教培机构也要做好抓住余下时间的计划和安排。

    其次,复课后,对不同的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方案。有些机构疫情期间转为线上课,但线上课对于学生的自律性要求高,课堂的接受度也参差不齐,已经转线上的机构要做好线上课程与线下课程的承接,没有转线上的机构也应该充分发挥线下班课互动性强的优势,根据不同水平的孩子,结合学生时间的多少,设计不同的学习方案和产品。

    最后,即便疫情结束,短期内大家对于人群聚集、空间封闭的线下教室的安全问题也尚存疑虑,有条件的机构可以探索线上线下相结合的OMO模式,这里说的有条件是指自身的体量和教学情况适合OMO模式,盲目地做OMO,必然会引起水土不服,也许结局就如同那些死掉的机构一样。

    疫情结束后,一地鸡毛的教培行业必将迎来大洗牌,现实很残酷,那些野蛮生长、烧钱营销却不注重教学效果的机构,还有组织管理混乱、现金流不健康的机构,终会被淘汰,这也是行业走向规范和自净的必然结果,面对当前教培行业陷入裁员、降薪、倒闭潮,剩下来的机构也无需过度恐慌,先活下来,再用心打磨产品和服务才是正道。

    近年来,各大互联网科技巨头纷纷入局在线教育,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迅猛发展,教育不再是过去你教我学的单一业态,科技与教育的关系日益密切,一场教育的变革正呼啸而来。这也倒逼所有教育机构不应躺在过去的舒适圈中,而应随时关注市场环境变化,敢于拥抱技术,适时调整招生运营节奏,修炼内功,不断优化教学模式,打造自己的“差异化”竞争力,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夜色之浓,莫过于黎明前的黑暗,也是教培机构最难熬的时刻,倒下的终成过往,留下的要全力以赴,毕竟谁能熬过黎明前的黑暗,谁就有重生的机会。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