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传统K12线下教培“十倍坏”已成定局,中国教育行业正在被强制加速
    混沌大学
    2020-04-07 
    机遇总是与挑战同行,大批量的客户致使系统压力越来越大,折射出在线教育行业技术进化的挑战。

    疫情之下,教培行业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通过与教培行业多位人士交流,我们发现,此次疫情冲击之下,一部分教育领域的企业出现了“十倍好”状态,但也有一部分的教育企业出现了“十倍坏”情况,前景不容乐观。

    从在线教育的数据来看,截至3月10日的30天周期中,通过百度搜索、浏览相关信息的人次日均超过3.5亿,同比增长86%,教育类智能小程序用户时长,环比增长30%。

    我们发现,春节以来机构教育的模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以线下授课为主的教培类的企业,以及从来没有思考过怎么去做在线教育的老师,都纷纷开始在线授课,其改变比例超过了50%;

    与此同时,以快手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也开始通过模式创新进入教培领域,刺激整个教培行业呈现新变化。

    相比之下,线下教育就显得极为惨淡:在较高的线下成本和较低的在线能力影响下,一部分线下教培企业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甚至有些线下教培企业出现了退费问题,资金链岌岌可危。

    疫情到底给教培行业带来了怎样的影响?传统的教培模式如何度过这次危机?在疫情期间建立起能力、形成的红利的能否持续下去并在未来形成更大的竞争壁垒?

    当被逼至绝境时,我们总能想出一些办法来。

    线上教育的机遇与挑战

    由于疫情,绝大部分求学者纷纷由线下转到线上,在线教育的客户爆增,整个在线教育行业都进入了“十倍好”的状态。但机遇总是与挑战同行,大批量的客户致使系统压力越来越大,折射出在线教育行业技术进化的挑战。

    【案例】学点云:一个在线教育的直播平台,专注于帮助在线教育机构构建在线的云教室、系统。

    学点云创始人蒋利兵

    受疫情影响,学点云2月份客户量大约增长了五倍,客户咨询量增长了十几倍,这些增长基本上都来自于线下转线上的需求。客户爆增对线上平台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一方面,过去的一个月,基本上整个行业的同行、友商都是在系统崩溃中不断的救活,头部的平台因为流量太大,扩容基本上来不及,前端也没有及时的限流,平台的支撑能力受到巨大考验;

    另一方面,线下转线上的客户,本身格外注重成本问题,并且对线上的系统认知非常浅,导致整体服务成本较高。

    对此,学点云也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一是量力而行,根据自己的平台支撑能力引进客户,放弃超出支撑能力范围的客户,严格保证服务质量;二是降低接入门槛,传统教培企业基本不用任何的开发,就可以接入学点云的支撑系统。

    本次疫情下,很多平台的在线教育模式多为“音视频+课件”模式,但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在线教育就在教学模式、课件支撑、新技术引入上有诸多创新。真实的在线教育不应该被“阉割”。

    【混沌分析】李岚(混沌创新领教 新奥大学校长)

    此次疫情犹如黑暗森林上的一道闪电,让我们看到了光、看到了希望,同时也预示着风雨欲来。

    疫情之下,传统教培行业涌进多股新生力量,尤其是阿里、腾讯、字节跳动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不断加大对于教育行业的战略布局和资源投入。这在刺激教培行业焕发新生的同时,也对在线教育行业的中小企业以及创业者带来很大的压力。

    在残酷现实的压力中,中小企业以及创业者该怎么办?

    1.优势盘点,扩大自己的影响。在客户爆增初期,很多在线教育的从业者包括巨头都推出了很多免费服务、免费项目。但学点云并没有马上做免费动作,而是坚守自己的优势,服务好核心客户的同时再扩大自己的客户量和影响力。

    2.抓住需求,借势而为。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教培行业都存在向线上转型的需求,疫情的出现成了催化剂。转型的痛点恰恰就是机会。

    无论是海底捞成立的海底捞大学,还是华为大学,这些巨头都在用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对外去做赋能,这样的动作意味着整个教育行业的格局会发生变化,也会刺激在线教育市场的饼越来越大。当然,我们在抓住需求、借势而为的同时要注意量力而行,先关注巨头在前面去试水,去教育市场,然后我们再跟进。

    3.抱紧大腿,补齐短板。巨头在广度覆盖上占据绝对优势,但在更加细分领域里的需求,尤其是个性化的需求、定制化的需求,或者说一些独到的技术、专业、客户应有的场景等,往往没有时间、精力来关注,而这些恰恰是中小企业的机会。

    4.专业细分、协同共生。没有办法做成巨头,至少把自己做成有个性、有调性的机构,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做专业化的细分,然后去协同共生,从而升级自我。

    总之,中小企业要守住优势和协同共生,就是把自己练成高手,同时跟更多的高手去过招,只有这样子,我们整个的内功和外力才能够真正的有一个发挥。

    线下教育如何绝处逢生

    疫情让线上教育抓了一个十倍好的机遇,而对于线下教育来说却是撞到了十倍坏的危机,很多线下教育企业处于停滞状态,陷入绝境。但总有一些勇敢者能打破困境,绝处逢生。

    【案例】音卓钢琴——专注3-14岁儿童钢琴培训

    音卓钢琴专修学校董事长孙笑飞

    在传统的认知当中,钢琴培训是一种重度线下化场景的教学模式,很难线上化。但疫情来临时,在对钢琴教学本质的探索基础上,音卓还是果断的做出了线上化的决策。

    实际上,音卓的线上化过程主要可以分为两个重要阶段,一是求存,二是迭代。

    这主要跟传统教培的先天基因有关。武汉封城当天,音卓决定将寒假班线上化,随后用几周时间转化销售并调整节奏,从而启动正式线上化。从线下转到线上,是为求存,但支撑整个业务快速推动、促使整个团队业务能力快速成长,就需要迭代,也即组织的进化力。

    组织的进化力中最重要的就是凝聚力。要快速打破认知边界,快速行动起来,凝聚力最为重要。团队进化的速度和团队迭代的频率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疫情期间,音卓全员以日会、晚会、日报、周报的方法来协同解决问题,每日复盘,每日自我更新。这样一来,团队还是同样的团队,但我们的决策速度、行动力、迭代能力更快了。

    【混沌分析】袁国华(混沌创新领教、轻轻教育副总裁)

    钢琴教育是一个线下场景非常重细分赛道,在这样的赛道里面,音卓钢琴能够走出来,最终成为一个领域里面非常亮丽的一条曲线,其实必然有自己的道理。

    在这里,我们可以提出基于黄金三问的混沌思考:

    第一,抓住行业的本质规律,其实黑天鹅来到这里,之前就是以灰犀牛的形式存在着。像音卓那样,如果我们能抓住行业的本质,在晴天的时候不断的加强教学教研核心竞争能力的建设,就能够在遇到风雨的时候从容应对。

    第二,团队在十倍坏的环境下面,及时积极主动的应战,快速做好调整,这样才能转危为机。

    第三,疫情之后我们需要将这种新的能力加以固化,包括老师的线上教学能力、后续营销能力、组织凝聚力、执行力、创新力、协同力等等,只有这些能力能在疫情后时代及时固化下来并得到持续的发展,才能够在不确定性越来越大的未来行业环境和趋势下,真正做到顺势而为、越来越强。

    在线教育的跨界示范

    疫情之下,旧有的用户连接被切断,5G、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发挥效应,不但倒逼整个教育行业的集体进化,也激发了其他行业的跨界创新,教培行业出现新的形态。

    【案例】快手教育生态—打破地域边界的普惠模式

    快手副总裁岳富涛

    在疫情期间,非常多的教育企业入驻快手,而且头部的几家在疫情之前已经入驻。

    快手做教育生态的定位也是,制作连接器,不做内容。

    当快手要做教育,会怎么做?我们会从新老师、新学生、新价值几个层面入手。

    在快手,除了有典型的K12教育老师,还有许多其他类型的老师,比如《百鸟朝凤》电影中的唢呐配音老师、到贫困地区支教当化学老师的牛津博士,等等;学生中,除了典型意义上的在校学生,也包括学习勾股定理的建筑民工等。

    快手上课程的供应65%来自于一二线城市,74%的学生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中国现在有11亿移动互联网用户,北上广深四个城市加起来总人口不到一个亿,因此大约有10亿用户都处在下沉市场。如果想扩大你的用户群体,必须要去抓下沉市场。

    对于单条的视频来说,虽然快手跟同行都是滚动推荐的,但快手的价值观与别不同,快手希望把自己70%以上的流量分配给普通用户,避免让极少数的用户占据了绝大多数的播放量。

    可以说,无论是从老师、学生还是从模式、流量,快手进军教育领域,是想赋予教育生态一个新的价值:打破地域边界,做教育的普惠。

    【混沌分析】王学辉(混沌创新领教 青青部落董事长)

    上一轮教育O2O热潮,自上而下设计、做平台的几乎全死了;快手做教育生态圈,无心插柳柳成荫,从发现需求,到需求推动快手做教育,这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创新。如今,快手已处在一个从教育边缘价值网往主流价值网跃迁的过程中。

    中小企业能在快手的这一过程中找到怎样的机会呢?快手其实特别像微信公众号和朋友圈,讲究个人人设和私域流量。每一次不同平台跟每个的更替一定会兴起一批全新的IP,在这个快手生态圈里,到底哪些新的IP能够崛起,一切都未可知,而这恰恰就是中小企业的机会。

    怎么利用快手这波红利实现弯道超车,我们目前总结出两点:

    第一,创始人、CEO每天至少自己刷快手三小时以上,熟悉内容生产调性、方向、节奏;

    第二,利用混沌的飞行创新,广撒网,做上十几个号、十几个人设,通过不同的创新去不断选择,如果流量有自然增长,就all in去做,重点培养一两个主打产品。

    疫情之后的挑战与机会

    疫情之下,教培行业线上线下的状态冰火两重天,而如今疫情逐渐好转,疫情过后教培行业的发展又会是怎么样呢?

    周爽(混沌创新领教 蓝象资本)

    蓝象资本是中国第一家教育产业的早期基金,到现在为止,我们在投的是82个项目,而且我们的基金出资人中有56个教育行业知名的企业家和上市公司。蓝象资本现在一年看5000多份BP,主要是早期风险投资,面向巨大市场的教育科技创业项目。

    本次疫情对教育行业意味着什么?从混沌模型来看,疫情就是一个加速器,强制将正在从第一曲线向第二曲线跃迁的中国教育行业加速。

    那么,疫情之后教培行业会呈现什么新的格局?

    第一,传统K12线下教培已成过去,在线教育蓬勃新兴。

    一方面,在国家政策及民意推动下,疫情之后经济复苏离不开国家对资本市场的注入增加,离不开新基建的持续推动。但传统K12线下教培并没有这样的政策优势,“十倍坏”已成定局。

    另一方面,在线教育受疫情催化,学生、家长、老师等用户对这个领域的体验已经超过临界值,市场教育过程被大大简化。未来,线下教育也一定是会与线上相结合。”

    第二,K12在线教育市场格局已定,留给后发力量的机会不多了。观察在线教育巨头的K12产品,我们发现他的教研能力、媒体能力、管理能力都不是临时转至线上模式的企业能够追的上的,他们已具备长期支撑给千万量级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的能力。

    但也不用气馁,后发做K12在线教培的企业,即使做不到巨头,也还是可以做成某一地域的线上线下将结合的K12教培。

    第三,K12以外的其他在线教育市场将蓬勃发展。无论是素质教育,还是成人职教、企业培训、文娱体育培训等。这些业务在疫情期间的线上化过程中,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差异化竞争。在疫情以前的教育领域中,优质内容是核心竞争力。

    但现在,大量优质内容已经全部线上化,以后拿优质内容去盈利会越来越难,那盈利点在哪里?或许是服务。帮助学生甄选好的教育内容、陪伴引导他们成长,或许是挖掘附加值、寻找增长点的关键。

    我们认为,线上和线下并不是一个竞争的关系。所有的教培机构既需要线上的能力,也需要其他不可替代的服务能力,这样才能做出更优的组合,让你在竞争愈加激烈的教育市场里面有一席之地。

    但如何寻找到这个最有组合?用混沌的组合创新模型来拆解教师和教室这两个要素:

    在教育行业里,原本仅存在很多科技创新、模式创新、介质创新、平台创新的机会。

    如果没有疫情,这些创新会慢慢发生,但疫情发生了,这些创新一下子进入加速状态。其中,科技的创新尤为重要。

    我们常说,科技是解决中国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唯一手段。疫情后教培创业的机会在于传统要素的进一步拆解、找出可以用科技要素提效赋能的二级要素,重新组成更优组合。

    仅以K12学科教培为例,想象一下,疫情之后教育新物种的出现将由科技+模式+介质+平台的组合创新催生,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兴奋的市场。我们非常期待在市场看到新的创新者来攻克新的教育模式难题。

    结语

    当我们从一个旧有范式向一个新范式转移,从一个旧环境向新环境跨越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有机会被重构。而新需求、新场景、新习惯的建立,都将促使我们放下过去的傲慢,开始从用户角度审视自我,思考到底要提供怎样的内容与服务。

    这是一个大跃迁的时代,更是一个严酷淘汰的时代。快速完成新旧时代的转换,是唯一的成功之道。(完)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