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生源抢完,抢师资!一大批中小机构加速出局?
    传习邦
    2020-03-27 
    疫情之后,头部大机构之间的争夺、暗战正在加剧,生源、人才两线驳火。

    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初见

    对于国内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而言,2020年的新冠肺炎是一个划时代的节点事件。强者愈强、弱者退出的马太效应日益凸显,一次根本上改变行业格局的大洗牌正在发生。

    - 01-

    流量战未结束,人才仗又开打

    一方面,据最保守的估计,35%的中小机构将在2020年的暑假班之后,被迫退出行业竞争。另一方面,优质师资、“稀缺”生源进一步向头部大机构集中。在上一轮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强势品牌,正好趁着全行业的大振动,大手笔投放抢夺生源,大范围出击招聘师资,进入新一轮大扩张的前夜。

    愈演愈烈的生源(流量)大战之外,头部大机构之间的人才争夺战,正在打响——

    2月下旬,新东方率先启动春招,面向全球招聘3000人,重点放在产品技术、辅导老师岗位;

    紧接着,好未来公布进一步互联网化的人才战略,未来三年产品技术岗位超过一万人。学而思网校则加紧建立九大师训基地,加速培养辅导老师;

    进入3月,猿辅导春招,向社会开放一万个岗位,武汉师训基地扩招5000人;

    在线一对一板块的掌门则推万人“云招”,一次性推出1.5个岗位、100多个中高层核心管理岗......

    一直徘徊在业外,跃跃欲试正要冲进教培行业的字节跳动,也把教育确立为战略新方向。据头条教育CEO陈林透露,即使在起步阶段的2020年,字节跳动的教育团队也会超过一万人。巨头出手,行业格局一新。一份“复工”人才需求报告显示,教培行业已成为新增中高端人才占比最高的五大细分行业之一。

    - 02-

    精锐招聘一万人,OMO大举扩张

    教培行业人才争夺战,最新一次出手是国内高端教育OMO平台精锐教育。3月下旬,精锐创始人兼CEO张熙宣布,在OMO平台化战略初见成效之后,精锐的在线业务驶入快行线,2020年春招,精锐在线向全社会招聘一万人。

    生源抢完,抢师资!一大批中小机构加速出局?

    精锐教育产业布局

    作为高内高端一对一学科辅导无可争议的龙头老大,精锐早在五年前便已开启在线攻势,投资6亿元战略投资在线资产,打造数据中台,推出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积累下宝贵的在线运营经验。2019年下半年,精锐大规模启动线下校区在线化升级,斥资1.3亿元完成12个城市校区的OMO平台打造。

    新冠疫情发生之后,精锐两周内完成十多万学生线下授课转线上教学,留存率高达90%以上。线下转线上的“平移”工作完成之后,精锐又快速行动,以精锐在线为核心,展开内部架构调整、业务线合并,打造OMO业务唯一的在线入口。截至3月下旬,精锐在线的OMO业务已在11个城市落地,实现上亿元的新增在线收入,成为精锐教育又一大业务增长点。

    OMO平台化转型初战告捷,更坚定了张熙发展在线业务的决心。据了解,精锐的万人招聘,大部分为互联网岗位,一方面加大技术投入,一方面建设在线师资队伍,为下一步的大举扩张,储备“粮草”,积攒资源。

    - 03-

    5年投资6亿,在线化为致胜关键

    2019财年,精锐实现营收40亿元,收入增长保持在40%,成为新东方、好未来之后一匹体量巨大、增长迅猛的教培黑马。国内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有所谓TON的说法,T是好未来(TAL),O为精锐(ONE),N为新东方(New Oriental)。TON三强,各擅其场,分别代表K12教培行业小学、初中、高端一对一的最高峰。

    在线化方面,TON三强思路不同,各有路径。好未来前半段聚焦于双师,后半段转战学而思网校,大手笔投放,加入在线大班课的争夺。新东方果断拆分在线资产为新东方在线,赴港上市,独立发展。定位于高端的精锐则着力于整个平台的IT化、互联网化,推行3T化改造,率先在业内高举OMO平台化转型的大旗。

    三大巨头路径不同,平台化、在线化的趋势却是一致,对于IT、互联网人才的渴求如出一辙。早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精锐便已悄然完成了一轮高管团队的轮替,引入百度出身的CTO史团委、途牛出身的首席增长官兼精锐教育CMO洪菊。

    在史团委的带领下,精锐的IT平台实现柔性扩容,疫情期间未发生一起宕机事件。精锐在线则是由洪菊操刀,展开一轮又一轮的市场攻势,确保精锐在线下机构OMO转型大潮中一马当先。

    2019财年,精锐的在线收入达到2亿元。精锐在线推出之际,张熙早已宣布未来三年投入10亿元持续推进OMO平台化打造。2020财年,精锐的OMO在线收入有望劲增400%,迈过10亿元大关。

    - 04-

    输了人才战,中小机构加速出局

    中小学课外辅导是一个人才密集型行业,需要大量的教研力量、一线教学师资。在线化发展之后,IT、互联网人才,又是OMO平台化转型的刚需,行业门槛进一步提升。

    疫情之后,头部大机构之间的争夺、暗战正在加剧,生源、人才两线驳火。当然,流量(生源)争夺是一个侧面,只影响当期的报表。人才争夺的一仗决定未来的胜负,实际是头部大机构不得不打、不得不胜的一仗。

    对于中小机构而言,挫败也正是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方面,乘着肆虐的疫情,头部大机构“免费”赠课,收割了大部分的免费流量;另一方面,在线化改造、OMO转型横亘着一道难以逾越的技术门槛、人才门槛——不光失利于当下,也在悄然输掉未来.....更可怕的是,在头部大机构上万人大举招聘的扩张面前,中小机构赖以活命的本地化师资,也许正在遭受大面积的流失。

    正因为如此,疫情仅发生两个月时间,行业的并购大潮已在酝酿。第一批“聪明”的教培老板已在筹划卖掉自己打拼十几年的机构。

    流量战+人才战,预示着国内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经历一场前所未有、改变格局大洗牌,一部分中小机构正在出局。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