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2020年的春天,80%的教培机构都在假装转型OMO!
    桃李财经
    2020-03-13 
    2020年的这个春天,至少80%教培机构都在假装转型OMO。

    《K12教育培训机构疫情影响情况调查报告》中指出,受疫情影响,87%的机构表示已经受到较大影响,其中影响最大的三个因素是营收减少、场地租金压力大、人力成本高。

    此外,60%的机构预计,上半年净营收跌幅超过50%。疫情期间,至少92%的机构转型线上进行“自救”。

    但是,2020年的这个春天,至少80%教培机构都在假装转型OMO。

    鸥姐认为,面对供给端及需求端的变化,OMOMO(Online-Merge-Offline-Merge-Online)才是真正完整的闭环、完整的解决方案。

    01

    四年前,李开复指出一条道

    “未来十年,所有线下生意会110%线上化。”

    李开复在2017年针对于新零售提出了OMO概念。他认为,互联网对实体经济的影响,经历了纯线下时代、电商时代、O2O时代,正在逐步深化。未来OMO的新商业浪潮将推动线下生意在10年内完成线上线下一体化。

    在交通出行、新零售、教育、B2B等领域,OMO正在发生。比如,“当未来汽车越来越聪明,它可以告诉周围的车轮胎爆胎了,‘你们躲开一点’。”

    有四个要素促成了“OMO”时代的到来:

    1、移动支付的普及;

    2、线上+线下成了流量获取的新趋势;

    3、真实物理世界的数据化;

    4、AI推动出行、零售、教育、生产等领域的全面自动化。 

    OMO已经在零售行业试跑了三年,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零售商超率先实践,并交出了一份极具吸引力的成绩单:1年半以上的成熟门店单店日均销售额达80万元,坪效超5万元,是传统超市的2-3倍。

    除盒马鲜生以外,小象生鲜、7FRESH等新零售品牌层出不穷,阿里美团京东等互联网上半场的胜出者埋头扎入新零售,OMO在电商行业已不再新鲜。

    但在教育领域OMO一词还略显生涩,有关线上线下的探索,不少人还沉浸在O2O大战后的余悸中。

    如果说教育行业探索O2O换来的是烧掉几百亿的市场教训,那么对于OMO,企业则相对理性,这也是OMO在教育行业“慢行”的原因之一。

    可2019年,OMO的速度悄然加快。高思教育完成D轮1.4亿美元融资后,宣布聚焦OMO新教育场景;依托资本并购实施全国布局的朴新教育,受制资本困局放缓了收购的步伐,也意图押注OMO......

    几大教育巨头的战略从侧面反映出,OMO模式已经开始成为传统教育行业巨头重点方向。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所有线下教育暂停,线上教育被指迎来春天。但此时,行业内出现了一种主流的声音—— 

    松鼠AI智适应教育创始人栗浩洋曾在2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线下机构全面停课,失去营收来源,现金流遭遇巨大挑战,他预计在此次疫情后,可能会有50%~60%的中小线下教培机构倒闭。 

    长期以来深耕线下1对1服务的精锐教育创始人、董事长张熙则在2月末的发布会上表示,“我倒认为,在未来一年至一年半时间内,将会有60%以上的在线教育公司倒闭。”因为大量线下生源涌入线上后,竞争更为激烈,龙头企业会逐渐涌现、并收割战场。

    尽管具体数字并不完全相同,但他们都表达出了相似的判断:疫情会加速教育行业的洗牌,筛选出赛道中最优秀的选手。接二连三的中小在线项目倒闭,似乎正在应验二人的预言。

    2月7日,成立13年,营收破亿,挂牌新三板的兄弟连教育倒下了。这是疫情以来,第一家不堪重负倒下的教培机构。

    同样在2月,深处“大语文”风口、一度获得李开复创新工场资本加持的明兮大语文一夜垮台,留下4000失学的在校生,大批中小在线机构跨界争抢,从一个侧面暴露了战“疫”期间中小在线机构缺流量、缺模式,慌不择路的饥渴状态。

    而全国几十万家教培机构,上千万的教育从业者,仍旧暴露在比2019更冷的寒冬中瑟瑟发抖。

    疫情成为了国内教培行业进击OMO、走向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的加速器。京翰、精锐、瑞思、朴新教育......一大堆教培业纷纷晒出OMO战略规划执行表,甚至在多个公开场合强调迈向OMO转型的紧迫。

    02

    OMO究竟怎么搞才可行?

    目前可见的三个案例

    案例1、精锐教育——7天,12万学员“无损”平移线上

    精锐系转型速度之快、力度之大,堪称在线教育的一匹黑马。

    在疫情倒逼之下,精锐选择all in OMO(线上线下融合)模式,押注在线板块的增长——“线上为主,线下为辅”,即核心的教学过程变为在线进行,而线下变为服务的场景和情感交互的场景。

    据精锐董事长、CEO张熙透露,疫情发生后,精锐在7天之内完成内部组织架构调整、上市公司体内体外打通、线上线下产品线融合,整合内部资源,第一时间推出精锐系唯一线上平台精锐在线,趁势推出区别于线下的在线课程,发展成精锐在线、线下门店网络并驾齐驱的OMO平台。

    精锐的OMO战略成效如何?精锐创始人兼CEO张熙明表示,5年投资6亿元之后,精锐的“学习力”系统不仅升级到11.0,成为一个强大的数据中台,作为OMO平台化的标志性项目——精锐在线,早已在2019年实现2亿元收入,基本全部在线下“交付”教学。

    春节之后的一个礼拜时间,精锐在线成功平移了12万线上学员,还针对受疫情干扰影响复习的中高考毕业生,推出全新的备考产品线,对标在线龙头学而思网校,打一场生源争夺战。

    截至2月15日,即使遭遇严重的疫情利空,精锐仍实现半个月纯在线新签现金销售超1亿。相比原先的线下课程,线上课程的学习频率提升两倍有余。预计整个2月份,精锐将实现2.5亿-3亿元的业务收入,大部分来自精锐在线平台。2020年,精锐的在线业务发展目标是实现10亿元收入,达到400%的增长。

    除了精锐,大部分的线下教培都已采取了大致相同的战“疫”策略:第一步先“平移”在读生,完成寒假班的教学任务,第二步则紧跟“停课不停学”的部署,迅速启动内部的OMO转型,力图跟上开学的节奏,打一个春季招生的翻身仗。

    案例2、京翰教育——做重线下校区,线上流程效率优化

    同样,还有早在OMO大势来临之时就布局OMO线上线下融合模式的京翰教育。2019年底,京翰教育发布了OMO个性化教育暨优势养育产品,京翰教育集团总裁喻烜宣布启动京翰教育 All in OMO战略模式。

    此前京翰教育已率先在重庆、武汉、广州、天津、成都、太原等6个城市落地9个未来校区,实现OMO模式在教育行业的首次落地。

    疫情期间,京翰通过博乐在线系统紧急将产品覆盖全国用户,并将教研工具开放给全部校区,紧急完成了从部分校区到全部校区的OMO线上化改造。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我们半年甚至一年的规划提前布局了。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们走OMO的方向。”京翰教育集团总裁喻烜表示。

    和精锐思路不同之处在于,京翰的思路是做重线下校区、做好线下的服务体验。在线的这一部分,京翰的定位是流程效率优化作用。具体来说:

    ① 产品表现方面:应用录播课、双师、AI辅导多种教学产品表现方式;② 产品内容方面:基于主打个性化教育,将产品内容从“单一的线下真人授课拓展到多维度配合个性化教育”。在2019年末,京翰在产品科目类型方面也进行了拓展。③ 内部管理方面:将“教务、教研、咨询、教师”四个方向的管理口进行管理标准化并收编于集团;发挥教务管理细致的优势,将教务进行切片化管理;建立“京翰妈妈”的学管师团队及家长学院。④ 教学过程管理方面:课上AI,大数据记录学生学习状态。

    以上四个方面强调的是京翰的OMO是“从内着手”,通过打磨线上课件、教案、视频、题库;延伸到双师、AI课、在线小班课等产品,京翰将教研、部分教学功能搬移至线上,满足学生多样化产品需求;

    同时,京翰还将原本线下的优势壁垒——教务体系进行切片,生成数据化系统,帮助学生进行更个性化的分析和匹配。

    案例3、瑞思——推进数字化转型,但不会变成“唯线上”

    在疫情期间完成OMO转型的还有瑞思。3月3日,瑞思宣布正式推出“瑞思在线小班课”,采取原老师、原班级、原时间的“三固定”一对多教学模式。

    瑞思教育董事长兼CEO王励弘表示,在转型过程中,瑞思进行了多次的试课,从一个班一个班的试课,到一个校区一个校区,再到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瑞思转型的目标并不是是第一时间去上线、第一时间去抢流量,而是希望具备充分的能力和准备情况下,适时地推出让学生满意的产品。

    她特别强调,确保企业健康度过疫情时期的基础就是开源节流。开源表现在扩大招生和保持续费。此次发布的在线小班课,就是重要的开源形式。

    王励弘表示,“特殊时期,瑞思集中布局线上,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但不会变成'唯线上'。”线上教育的进一步渗透趋势明显带来了新的发展机会,从行业发展来看,竞争会持续加剧。线上不是线下简单的照搬,要有独特的价值、内容、创新、效果。

    对于线上化,瑞思已在5年前就开始布局,并推出Rise Up青少儿英语课程、在线外教1对1口语课程Can Talk等一系列线上课以及“瑞思家”一站式智能学习平台。

    未来,瑞思将继续坚持“线上+线下”“直营+加盟”的双引擎双螺旋战略模式,坚持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持续完善OMO生态。

    03

    必须看透一个本质

    OMOMO才是真正完整闭环

    不管是松鼠AI CEO 栗浩洋主张的“60%线下机构面临倒闭”,还是精锐教育CEO张熙喊话的“线上机构60%将关门”,都预示着疫情之后,整个教育行业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

    鸥姐认为,面对供给端及需求端的变化,OMOMO(Online-Merge-Offline-Merge-Online)才是真正完整的闭环、完整的解决方案。

    【A】 需求端变化 - 习惯与人性

    据数据显示在线教育规模已达2000亿,但行业渗透率仍然较低。目前仍处于消费普及阶段,从心理状态和用户习惯来讲,用户更倾向于线下培训机构的授课模式,但经历了超1个月的磨合,用户从产品认知到使用熟练度上,都经历了迅速催熟的过程,在这次疫情中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



    《疫情影响下的K12在线教育新市场洞察》数据显示,对比此次疫情前后,在线教育K12整体行业舆情声量提升了44%。疫情显著提升家长对在线教育的关注,直接带动K12在线教育目标人群触达渗透率从37.5%到56.7%,增长50%,同时还有随时可能完成转化的20%高潜人群。

    53%的家长表示疫情期间使他们更多的关注和了解在线教育,并且有33%的家长亲自尝试了上网课。

    在疫情内短期增加的需求可能形成长期消费习惯,这对从业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利好,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拉新和留存并重,把短期消费转化为习惯性的长期消费。

    在调研的反馈中我们看到,用户对在线教育机构的集中需求体现在:性价比高、课程体系完整、提分明显、老师经验丰富、提升学习兴趣。

    经过整个疫情期间的“在线”教育,用户在选择及时间分配上,会更加灵活,大量用户会在考虑教育方式时,真正将在线纳入考量范围内。84%的用户未来愿意为线上课程付费,而愿意付的平均单节课花费为75元。


    同时,由于疫情期间体验了各种产品,导致用户对产品的辨识能力及挑剔度会显著提升,能够提供真正好的产品及内容的教育服务机构,会受到用户青睐。

    【B】 供给端变化 - 线上教育

    以上提到的需求端变化吸引着更多线下教育机构转战线上,由此,供给端的竞争也在不断加剧。

    线上教育打破了地域、时间、资源限制,行业门槛进一步降低;而疫情之下全国优质师资转往线上,打破领先线上教育公司的优质师资垄断等。

    调研报告显示,2月份全国有3亿人采用远程在线办公;到三月份全国中小学和高校有近2亿学生进行线上学习,近千万名教师上线授课。如果没有足够的转型意识和领先实力,很难在这场白热化竞争中立足。

    面对线下教育机构的猛烈进攻,线上教育要形成护城河,需要进行由技术支持的结构性调整。从供给端来看,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为不同群体的受教育者提供更多更好的教育选择,是教育供给侧的核心。如果在此基础上,能够利用技术手段,来优化教育产品的成本结构、提高效率,则是更理想的状态。

    以在线教育“洋葱学院”为例:它把课程体系,拆解成很多小的知识点,并用互联网的方式,把课程内容变成中小学生能够轻松接受的10分钟左右的动画视频。虽然制作一次动画视频的成本比较高,但后续基本不占人力成本,可以供无限多的用户使用,边际成本接近于零。

    而线下却很难出现边际成本接近于零的产品。不论是小班课还是一对一精品辅导,在用户增加的同时,就不得不增加老师的投入。

    在供给端优化成本结构,也有其他方法。比如利用互联网手段,打造一些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