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巨亏5亿!朴新一年亏掉一个2018年的跟谁学
    传习邦
    2020-03-06 
    选择“地下”的朴新教育选择速成,动用资本的手段,一口气拼了两个盘、摊了两张饼,以最快速度跑部前进,成为国内上市速度最快的一支教育中概股。

    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兴邦。

    撰文 | 木木

    编辑 | 万俟俊

    新东方的发展,有“前三驾马车”、“后三驾马车”之说。前三为,俞敏洪、徐小平、王强;后三为,周成刚、陈向东、沙云龙。前三、后三俱各自风流云散,前三里边的徐小平、王强,成长为创投大佬。后三里边的陈向东创办跟谁学,沙云龙创办朴新教育,与老东家同台PK。是为国内K12课外辅导圈的一段佳话。

    - 01-

    跟谁学vs朴新,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同为新东方核心高管“出走”创业,陈向东一个选择“天上”(线上),一个选择“地下”(线下)——实际的表现嘛——也是一个天上,以上地下!

    图片来自:摄图网

    选择“天上”的跟谁学选择专注,做一个纯线上的互联网公司,只专注于在线大班课。结果是,营收连续五个季度增长400%+、利润连续七个季度增长400%+,作为唯一一个盈利的在线教育上市公司气吞万里如虎,摘得百亿美元市值、动态市盈率300倍的桂冠。尽管报表存疑、遭遇做空,业内人士抱着质疑的眼光冷眼旁观,仍不失一匹让人“刮目相看”的教培圈黑马。

    选择“地下”的朴新教育选择速成,动用资本的手段,一口气拼了两个盘、摊了两张饼,以最快速度跑部前进,成为国内上市速度最快的一支教育中概股。朴新的第一个盘子(第一张饼),是一大堆地区、非主流的K12课外辅导机构。资本的诱惑在前,一大堆校长主动缴枪、交权,朴新为这大杂烩的一大盘装上一个神奇的PBS系统,植入高管、开源节流,然后期待——化腐朽为神奇!

    朴新的第二个盘子(第二张饼)倒确实有一大块肥肉,这边是斥资8000万美元美元收购的环球雅思。教培圈的老人都曾记得,2000年前后,环球雅思、新东方一个主打雅思,一个主打托福,大有并驾齐驱之势。2010年美股上市之际,环球雅思创始人张永琪一度叫嚣“干掉”新东方。当然,上市之后的环球雅思一路折腾,先是主动退市卖给培生,再由培生甩给朴新。几番周折之后,已是一匹瘦死的骆驼,仅比马大而已。

    培生无奈放手、朴新敢于接手,于是,朴新在环球雅思的“空壳”上长出了又一块留学业务的主业,终于可以老东家新东方门对门、面对面分个高下?

    - 02-

    拼盘上市,朴新营收放大,巨亏5亿元

    连拼两盘,一个盘摞另外一个盘,拼成了一张大盘。连摊两饼,两个饼尽管并不粘合,是不是逐渐也可以摊成一张更大的饼,向资本交差,给自己一个交代?

    美东时间3月5日,朴新教育发布2019财年第四季度、全年未经审计财报(2019年12月31日),从中可以读出——

    • 拼盘(摊饼)效应,似乎依旧奏效。2019财年第四季,朴新营收8.6亿元,同比增长62%;全年收入31亿元,同比增长39%。至少在体量上,朴新仍旧高过跟谁学一头。(跟谁学2019财年营收20亿元。)
    • 神奇的PBS系统,似乎正在缓慢地发生“化反”。第四季度,朴新仍旧巨亏,亏损同比下降55%;全年,朴新一口气亏了5.2亿元,但同比下降38%。(发现没有,朴新实际一年亏掉了一个2018年的跟谁学?)连续巨亏之后,或许正在苦尽甘来。
    • 紧接着精锐、昂立、跟谁学之后,朴新也给自己的马车装上了第三个轮子——OMO转型。财报显示,朴新网校第四季度斩获440万元的收入,全年营收1650万元。尽管只是一个区区小数,却也是朴新在线化征程迈出的第一步。

    - 03-

    增长放缓,留学告急,朴新重启并购战车

    这个春天、这个疫情,OMO正在成为线下龙头机构的一场集体冲动,预示着国内在线教育的版图正在酝酿一场根本性的格局变化。纯在线教育是一个流派,线下巨头的OMO是另一大流派,传习邦发现,终于,国内K12课外辅导圈集体在线。

    朴新家族图谱,图片来自朴新教育官网

    当然,对于朴新而言,同时摞两个盘子、摊两张饼,正是一个高难度、超危险动作。稍不留神,便会砸掉一个盘、摊坏一张饼。举例而言,两个盘(饼)当中,K12业务2019财年录得19亿元营收,同比增长64%,完美跟住思考乐、卓越教育、精锐们的步伐。然而,朴新的另一个盘(饼)——留学业务,却露出江湖告急的征兆,2019财年录得11亿元营收,增长仅为11%。

    同一个神奇的PBS系统,对于不同的赛道,不同的细分市场,并不总是奏效、同样奏效。对不对?

    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疫情,又在朴新的背上深深扎上一刀。据预测,2020财年,朴新的营收增长仅在15-20%之间,尽管亏损收窄,但毕竟额度巨大,一路买买买的朴新是不是仍有实力继续买、继续扛?

    - 04-

    市值腰斩,资本悲观,OMO会是强心针?

    本质上,朴新不像一个教培机构,而像一个投行。这不,没到增长放缓的时候,朴新又一次路径依赖,重新发动一度停顿的并购战车,继续“整(pin)合(pan)”,一往无前。

    拼盘上市,是一大发明。发明人不是朴新,而是业界逐渐遗忘的安博。尽管上市两次,一度买买买、后又卖卖卖的安博市值仅余5000万美元。这个市,上得到底有什么价值?

    有了安博的恶例在先,对于朴新的摊大饼、摞盘子,资本市场一直处于将信将疑的状态。表现在股价上,朴新从17美元的发行价跌至7-8美元之间波动,市值腰斩,仅为7亿美元。盈利遥遥无期,OMO转型,会是一剂强心针吗?

    朴新教育股价走势,数据来自雪球

    据说,朴新的沙云龙、跟谁学的陈向东是一对好基友。新冠疫情期间,朴新的OMO转型一个组成部分就是,一脚搭上跟谁学的系统。同为新东方“后三驾马车”之一,一“天”一“地”、一“聚”一“散”的陈向东、沙云龙如何殊途同归,同在线上,正是国内K12教培圈正在延展的一条故事线。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