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教育直播系统成疫情课堂最大赢家?想太多了!
    靠谱的阿星
    2020-03-04 
    互联网教育to B市场竞争实力取决于“平时”,机会留给有准备的公司。

    很多人以为这场疫情是在线教育难得突围的契机,毕竟线上教育喊了这么多年,实际上一直都在抢学生的课余时间,教育的主流实际上还是在线下,这其中包括国民教育序列之中的公立学校,以及配合升学考试或者培优辅导线下教育培训机构。

    而线上教育机构在疫情之中,实际上更多的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庆幸”,类似好未来、新东方肯定会“庆幸”过去几年自己坚持在线下培训的同时做了线上的App以及工具,那些已经在线下无法参加寒假的学生可以在线上继续完成相关的课程;而专业做纯线上一对一教学项目除了继续把存量的学员服务好之外,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更充足的精力去广阔的拉新用户,这是由于整个在线教育平台目前主打的是付费模式相对成熟的1对1模式,私立培训机构的1对1 的老师无法适应疫情期间涌入的学校远程教育刚需,显然绝多数平台也不能有这样的超前筹划。

    再加上,互联网教育并不属于流量经济的范畴,而吃好疫情流量红利其实并非是互联网教育公司,而实际上是互联网巨头比如钉钉、腾讯会议、企业微信、飞书等,与其说他们提供是远程教育工具不如说他们针对远程课堂需求开发了解决方案和应用场景。另一波市场利好是to B的在线学校工具,他们致力于线下学校以及教育培训机构信息化以及直播课工具搭建和系统售卖,与前者提供的免费公益线上工具不同,他们这段时间实际上满足了是学校或者经营单位本身教学需求,属于企业服务性质,非常时期服务实际上成本更高,服务溢价比以往更大。

    但他们是否能够接得住这一波市场红利,则是另一个话题,这就好比,就算是天上掉金条,没有力气捡,也是另一种“不幸”。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阿星记得武汉是在1月23日封城,这个时间实际上很多人都准备在家过年了,照理说寒假至少在K12阶段已经接入到了尾声,春节过后的初八基本都恢复开学,这段时间实际上也是一年忙上头的教育工作者最难得清闲的几天。

    随着人们对于疫情了解,封城以及严格的城市管制已经让一些眼光敏锐的创业者意识到了可能会延迟开学,所有学校都将不可避免的线上化、远程化,那些没有开通线上学校或者网校系统的学校,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都将迎来一个「至暗时刻」。找什么样的上课软件以及教学直播工具,几乎成为教育行业从业者膝跳反应式的问题。

    几乎所有做教育直播工具的公司都涌进了一些培训机构的问询,这对于任何一家渴望获取B端客户争取不惜做地推引流的互联网工具公司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但是注册机构数量暴增背后是服务学生量超出直播系统公司能力极限。

    如果1家学校有3000个学生要接入到一个在线教室互联网产品之中,在产品之中仅仅显示是一个客户,但是在实际上使用之中,实际上可能是约百个老师以及上千个学生在线,特别是在网络视频直播课开启的时候,如何保证不卡顿、不宕机、画质清晰,的确考虑互联网产品本身的公有云承载能力。

    笔者就这个问题采访了华为相关同学,他告诉我,“现在很多互联网产品多都发生了多方视频并线卡顿的情况,如果有3000个学生就是3000方并线,这对于平台的流量控制、分布式资源部署、网络架构设置都提出了考验。”

    往往越是互联网产品承载能力发挥到极限的时候,其网络安全防御就会异常脆弱,在如此仓促的时间完成这一需要多方面协调的网络安全协调以及扩容工作工作并不容易,除了做好底层系统以外,还需要解决带宽、专线、云主机、物理主机、网络设备、光模块甚至是光纤、网线,同在多个不同的渠道联系、采购各种专线、带宽、云主机、软硬件设施等,任何一方掉链子都会影响紧急扩容与在线教育运转。

    系统提供商的服务能力远远落后互联网平台

    客户引爆对于在疫情期间的互联网教育产品并意味着并不一定是好事,此话怎讲?这就好比请客喝酒,来一个客户就是铺一张酒席,人手可以安排,如果突然来了1000个客户,酒店位置就这么点、人数也就这么点,来的客户越多,意味着投诉率越高、品牌口碑越差。

    换言之,如果有多大的饭量就吃多少,客户贪的多,最后不仅新客户得不到照顾火气大,老客户也会流失。这个我想只要开门做过生意的人都懂。当老师和学生在早上10点集体开课时系统集体出现宕机,而这些机构客户很多线下培训机构也需要对于家长、学员负责,你可以想象他们的出离愤怒。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培训机构和学校选择使用钉钉、企业微信、华为云Weli nk甚至通过抖音开课的原因,并不是这些互联网公司出品的工具有多么适合教学,而是他们背后的云服务公司比如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本身的稳定性能,能够扛得住数十万、数百万方并线视频和直播活动。

    这其中的佼佼者当属钉钉,钉钉不仅成为国内最风靡的远程教学工具,而且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国际上很多地方也停工、停学,比如日本一些学校停学学校就引入的是钉钉系统给学生上课。

    小而美的互联网公司之所以能积累不错的市场口碑主要是靠小步快跑模式,而没有应对这种学员井喷式涌入的经验,要想与互联网巨头竞争,除了云服务器是外包的需要临时增加协调的话,相关的程序员、工程师是否有做好应对数十万并线用户的人手;而市场部以及客服部能力也需要跟上,而在疫情期间企业春招活动停滞、回款速度缓慢让企业不敢贸然引进新人,这使得一对一的精细化服务难比平时。

    反观直播平台由于疫情时间人们居家带来的闲暇时间,使得直播场景可以顺利延伸至教育之中,很多学校、培训机构也加紧了入驻抖音、快手等平台,一方面,上述专业课堂直播系统所当心的流量扩容、服务器承载能力等问题都在直播平台发展过程中被克服了;另一方面,短视频视频平台实际上高度重视与年轻人相关的教育内容生态的搭建,并且在疫情到来之前已经成气候了。

    根据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19快手教育生态报告》数据显示,快手平台2019年教育类短视频累计高达2亿,日均播放总量超过22亿次,日均点赞量超过6000万,而在快手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之中,已经明确了从流量、资金、运营、品牌、数据服务等多个维度为C端、B端合伙人提供精细化支持。

    而抖音平台去年发布“Dou知计划”,截止2019年12月2日,抖音上粉丝过万的知识内容创作者已经超过7.4万名、这些优质知识内容创作者累计创作了1985万条优质知识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了190000亿次。除了抖音中学校以及机构自发的短视频外,在抖音之中搜索“在家上课”即可找到网校课程。

    (▲左图为快手教育生态布局图,右图为抖音“在家上课”内容)

    to B教育产品的反思与突围

    互联网教育to B产品实际上相对于to C互联网教育公司而言在过去几年一直没有遇到风口,教育信息化产品也是一个相对比较成熟有很多巨头深耕的成熟市场,而在提供免费教育工具场景上又很容易被互联网巨头以免费模式切中大量的市场份额。

    那么to B类教育信息化产品或者说在线教室工具的生存优势实际上是更加专业、精细化,比如小鹅通、腾讯看点让教育机构可以在微信里分享、老师可以在微信场景之中直接直播授课等;to B类产品专门提供给地区网校免费的上课工具比如字节跳动系的清北网校。

    如果既能做不到足够专业也不能做到免费,处境就相对比较尴尬。实际上,公立免费系统很多教育机构直接听从整个地区的教育厅或者教育局的,直接搭建面向全省、全市的网校系统,而互联网巨头也开启了跑马圈地,早早完成了产品推广和普及,要想真正赚线下培训机构的钱,就得能够让直播课程工具能够成为这些机构授课长期工具以及业务神器,而这对于工具本身专业度以及对于教育行业钻研也就提出了更高的挑战。

    阿星认为,目前在线教育工具要想真正为培训机构以及公立机构搭建稳健的运行的授课系统,吸收教训、借鉴优势,主要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根据自身服务团队实力有序拓展客户,创业公司要重视与云服务签订合作保证云数据稳定运行以及数据的安全,不能盲目贪多求全。实际上很多单日内涌进的注册用户很多是同时在测试多个软件和系统,只要在线课堂提供商宕机一次,很多就不会再给机会了,转而成为其他项目的有效客户,等到真正要转化的时候就会发现很难成为真正有效的客户。

    其次,在线教育工具必须和教育产业链深度结合,如果仅仅是提供在线交流工具实际上意义并不大,一旦学生恢复线下授课和开学之后,很多的流量其实是虚的,只有深度结合到基础教育以及相关多学科教育实践之中,甚至学校信息化系统与知识点梳理内容场景、考试场景深度融合,才能真正具有信息化产品的使用粘性。因此功夫还是在平时。

    最后,to B类教育工具还要顺应人工智能教育和智慧学校的趋势,发挥数据化的优势帮助学生减负、提升学校效率,帮助老师更好的一对一因才施教,这更加考虑在线教育项目的技术实力;在疫情期间教学系统要能够长期应用到疫情之后在线教育之中才是真正教育之福。(此处参考阿星之前文章《90%项目都是伪AI,到底怎样才是原汁原味的人工智能教育?》有详细解读) 

    疫情实际上并没有促进互联网教育发展,即使短期内出现客户爆发实际上很多在线互联网教育工具是在免费公益事情,即使是付费项目也未必能够真正服务好学校用户,这反映出在线教育工具本身在疫情期间没有真正与互联网巨头产品之间争夺流量红利的实力储备。互联网教育to B市场竞争实力取决于“平时”,机会留给有准备的公司。 

    只有真正扎根于线下教育、服务于一所所学校的教育产品才能真正厚积薄发,毕竟每一个所学校背后都是千千万万的学生和孩子,真正赋能于他们发挥出互联网普惠作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依赖行业共同的努力。

    本文作者: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