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悦宝园门店关闭 早教机构洗牌开启
    北京商报
    2020-03-03 
    据了解,悦宝园近两年在上海、成都、郑州等地的多家门店被曝突然闭店,引发家长维权。


    (图片来源:悦宝园草桥中心提供的转课方案截图)

    3月1日,悦宝园草桥中心宣布因资金不足正式闭店。北京商报记者联系该机构工作人员获悉,因过往经营不善加之疫情影响被迫歇业,已无法再维持运营,目前退费困难,给家长提供转课时服务。去年以来,关于“早教机构关门、倒闭”的消息屡见报端,而导致机构关闭的原因有很多,既有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也有个体加盟商运营不善,导致家长和品牌商受到波及,最重要的还有多项政策带来的合规压力,致使行业门槛提升。有业内人士指出,现在的“洗牌”过程是早教行业发展必然经历的过程,而洗牌后的早教行业格局也将更加分明。

    早教机构“闭店一号”

    据家长徐女士反映,2018年6月时,她花费10500元在悦宝园草桥中心购买了48节课程,加上赠课共60节,并与北京悦丰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签署了《悦宝园课程销售协议》。目前,课程仅上了24节机构就宣布关店,徐女士认为这属于单方面终止协议,涉嫌违约。已将该机构诉至法院,要求退还剩余6300元课时费,丰台区法院已受理此案。

    根据门店贴出的公告,受疫情影响,展望未来半年无法正常营业,因过往经营不良故不能再维持正常运作,3月1日起门店正式关闭。同时,机构提供了剩余课时转换方案给家长。

    市场部张经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有不少家长做了退费登记,但鉴于公司实际情况,目前退费基本没有可能实现。也在洽谈多种方案以满足家长需求。由于是我们是加盟店,家长的课时无法转到悦宝园旗下其他门店,只能转悦宝园线上早教和皮皮英语,以及其他合作机构,如壹号贝贝、小小地球英语、夏加儿美术教育等。”

    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发现,有家长反映草桥中心店从去年双十一开始连续三个月还在宣传推广招收新会员,收款二维码为法人代表的个人账号。春节前还在正常营业,突然宣告破产不合情理。记者查询天眼查获悉,该店所属的悦丰苗公司在2月20日发生了法人代表、投资人的变更,原法人退出。

    不止丰台区的悦宝园,三河燕郊富地广场的悦宝园也被曝在春节前十天以升级为名闭店,后在未与家长沟通的情况下关门撤店,并表示无法退费。

    官方资料显示,悦宝园是源自美国的全球连锁早教品牌,2004年于美国弗吉尼亚州诞生,2009年正式进入中国,如今在全球已有400余家早教中心。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北京还有约近20家在营。

    加盟背后的“双刃”效应

    据了解,悦宝园近两年在上海、成都、郑州等地的多家门店被曝突然闭店,引发家长维权。去年11月,悦宝园亦庄店还因资金链断裂暂停营业,波及上百位学员。尽管后续复课,但依旧无法抹除家长“一夜关停”的记忆。

    其实,悦宝园并非“小机构”。母公司北京睿优铭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在2015年5月完成了A轮融资,还曾与收购早教巨头美吉姆的上市公司三垒股份进行过接洽,但在2017年11月,因商务条款未达成一致而终止收购,后接受了上市公司孚日股份的战略投资。并进军托育和国际幼儿园领域。

    悦宝园一直以来将连锁经营作为跑马圈地、提高市场份额、推广品牌主流规模化手段之一,采用加盟+直营并行发展,加盟的好处可以较低的成本实现快速规模化,在投入相当的情况下,扩张效率往往能够高于直营数倍。但“加盟引进门,成败靠个人”,悦宝园闭店的多数门店便是加盟店。

    据悉,去年,悦宝园上海北外滩店是一家加盟店,店方由于自身经营不善,在合约期内毫无征兆地突然关门,对家长、对品牌都造成了及其恶劣的影响。“教育加盟模式走到今天,仍有很多局限性。加盟一个成熟的品牌,在创业初期的确能对招生、宣传起到一定的正面作用。但实际上品牌商提供给加盟商的有效支持很有限,甚至很多情况下变为了单纯‘卖牌子’”,指明灯智库创始人吕森林表示。

    同时,在经营能力上,个体经营者更多考虑当下经济效益,整体品牌意识不强,缺少长期战略,很容易导致资金链易断、卷钱跑路。品牌方加盟扩张之路的成败与其对加盟商资质筛选严格与否是成正相关。

    行业加速整合

    疫情下,幼儿园和中小学的开学日期一再延后,早教机构可以正常开门营业的时间更是不可预知。吕森林告诉记者,早教机构对于环境、人身安全的要求性更高,长期不能开门必将面临巨大生存难题。同时,受疫情影响,开门后的业务量也会呈现减少趋势。因为疫情一定程度会改变消费观念,对于非刚需的教育培训投入或有所减少。考验的就是各家的现金流储备情况和如何做好老客户的留存,而在这方面,头部机构具有优势。

    业内有观点认为,早教机构要到4月甚至5月才能开始线下营业,而那时小机构或将消失7成。中国市场学会母婴童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张华表示,去年起,早教机构成为跑路的“重灾区”,究其原因,一是租金、人工、场地等成本上涨明显,但业绩没有显著增长,单月能做到百万营收的门店不超5%,大部分都是持平状态。其次,线下早教机构同质化严重,扎堆开店严重,竞争异常激烈。以及新出台的预付费意见稿,虽然还没将早教机构明确列进其中,但也对其大课时包的售卖产生不利影响,从而影响现金流。

    “疫情下,现金流储备不充足的中小机构存在倒闭风险,但市场还是存在的,所以会被头部机构吃下他们空出的市场份额,加剧强者恒强的局面。”张华补充道。由于不得开展线下培训,所有用户都不得不选择线上,早教也不例外,张华认为,疫情加剧了早教机构开拓线上业务的速度。但从线下发展线上是极具挑战的,对于技术、品质、内容和可变现的运营模式等都提出全新的要求。而未来,对于早教机构来说,也会更加比拼品牌的影响力和课程品质。

    有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早幼教市场规模可突破3000亿元。 随着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指导意见和托育机构设置标准、管理规范等政策的出台,也进一步规范了早教(托育)行业的发展。如今的“洗牌”是早教行业发展必须经历的阶段,而洗牌后的早教行业格局将更加分明,“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的局面正在逐步形成。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