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倒闭、减薪、节流,教育行业提前进入淘汰赛
    钛媒体
    2020-02-26 
    线下机构全面停课、暂停招生,学校春季开学日期迟迟未定

    生存,还是毁灭?

    这是疫情之下,摆在很多在线教育公司决策者面前的一道选择题。

    线下机构全面停课、暂停招生,学校春季开学日期迟迟未定,在线教育机构风起云涌的“免费战”……这些突如其来的问题成了压在众多教育机构头顶上的大山。

    面对这些问题,有的企业选择遣散员工,终止运营;有的选择员工集体无差别降薪65%,核心高管零薪酬;也有的选择稳定军心,福利待遇一切照常。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场危机对于所有公司都是公平的,但每一家公司所承受的压力值大小不一样,这次疫情也让本身有问题的公司加速了“死亡进程”。

    还未等来“风口”爆发,兄弟连、明兮大语文倒闭

    2019年,教育创业赛道存在两个“风口”:一个是包括数学思维、大语文在内的在线学科思维素养教育,另一个是政策层面极力支持的职业教育。

    据广证恒生统计,2019年,素质教育赛道投融资数量多达到115起(占比37%),远超K12赛道。而其中,偏学科方向的素质教育投融资发生33起,大语文类目10起而占比30%,仅次于英语(15起)。

    同样,去年国务院发布的“职教二十条”(《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被视为近些年职教赛道上最具含金量的政策。多鲸资本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职业教育发生融资项目44起,占全年总数的14.2%。

    在去年资本寒冬的大环境下,这两个赛道有资本和政策加持,尤其是当前投资机构“压价抄底”的声音甚嚣尘上,然而,在疫情还发生不到一个月,最先倒下的也是这个赛道上两家比较有代表性的公司。

    2月6日,曾挂牌新三板的IT职业教育机构“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称,即日起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同时员工全部遣散。

    兄弟连教育成立于2007年,李超信中称,其很短时间就成为了国内最大的PHP培训学校。2015年,兄弟连引入资本进入了高速发展期。次年5月,兄弟连获得华图教育1.25亿元投资,营收破亿,成功挂牌新三板。

    李超认为,疫情期间,高校延迟开学,线下培训业务暂停,对资金储备少,包袱重、一直亏损的兄弟连无疑是雪上加霜。本来节前缓发工资,压缩成本是为了节后打个翻身仗,但未料到疫情打乱了全部计划。

    创业13年竟不堪未满一月的疫情一击,兄弟连成为了疫情影响之下首家宣布关门的公司。就在行业还在为曾经的“黑马”感叹之际,在线语文小班课项目“明兮大语文”宣布停止运营。

    2月13日,曾获创新工场投资的项目明兮大语文,以家长公开信的形式宣告项目死亡。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表示由于资金困难,公司停止运营,已经准备了多种多种替代转化方案以及补偿措施。

    明兮大语文成立于2016年,主要为5-12岁儿童提供AI语文轻课产品和4-6人在线小班直播课。企查查数据显示,其曾于2018年7月获得创新工场的天使轮融资,具体金额未披露。

    在王嘉树的公开信中,他自我总结道,公司的倒逼是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发,导致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上产生巨大的缺口。而在最近融资中,投资方线下产业居多,因为疫情而放弃投资。

    “AI+教育”热潮之下,松鼠AI降薪“求生”

    除了上述两个项目宣布倒闭之外,一则消息引爆教培圈的,是松鼠AI对外发布公司全员缓发工资65%的消息。

    2月15日,栗浩洋在其朋友圈宣布,公司总部全体员工缓发65%,最核心的高管零工资,此措施持续5个月。此外,今年1月份的工资全员仅拿50%,所有缓发工资等下一轮融资到账后补齐。

    减薪消息一出,自然引发争议。钛媒体了解到,在此前松鼠AI内部全员直播会议沟通中,有员工明确表示支持,称“感谢栗总坦诚公布”,“与公司共进退”,“赌公司赢”等;也有团队负责人表态说,决定自己出资将团队成员薪资按原标准补齐,并以这部分资金来换取公司股权或者期权。

    当然,也有员工开始在各大平台表达不满的诉求。在人民网开设的网上干群互动平台“领导留言板”上,有一则员工投诉乂学教育(“松鼠AI”母公司)“公司账户上有钱,拖欠员工工资”的消息,并且已经得到了上海市委信访办的回应。

    纠纷之后,松鼠AI对钛媒体回应进展是,政府态度要求和员工协商一致,不同意该政策,选择离职的员工要把过去的工资足额发放。目前,5%的员工选择离职,5%的员工正在考虑,90%的员工认可,期待上市后公司承诺的双倍补偿。其中,三分之一还在这次拿到了公司的股权或者期权。

    “教育+AI”是近些年热门的概念,涌现出不少创业公司。松鼠AI成立于2015年,更名前称“乂学教育”,主打基于人工智能技术下研发的“智适应”学习理念。

    企查查显示,成立4年多以来,乂学教育一共获得4轮融资,分别是2015年7月青松基金领投3000万元种子轮融资;2017年3月景林资本、国科嘉和、新东方教育集团共同领投1.2亿天使轮融资, 6月诺基亚成长基金、海纳亚洲的1.5亿元追加天使轮;以及,2018年海纳亚洲、天图资本、大华银行、诺基亚成长基金的6亿元A轮融资。

    发布上述减薪公告后,栗浩洋告诉钛媒体,“我们账面上是有3.2亿够活两年,但是如果没有收入的话,只能活6个月。”但盘了公司的账目之后,他下决心做“坏人”。

    在栗浩洋来看,在疫情期间,很多企业家忽略了这场战役可能要持续6个月而不是2个月。

    “6月之后,教育行业线下机构会倒闭60%,经济会复苏或是反弹,现在学生人数的暴增就是对我们质量的认可,在太阳升起之时,我们要有充沛的资金打仗。截止2月15日,公司学生学习课时同比897%的增长,我们预计到6月会有3000%的增长。”一定要把弹药留在疫情之后激烈的战场,这是栗浩洋的策略。

    栗浩洋的逻辑是,在疫情期间,一定有大批公司活不下去。应当在寒冬之际降低成本、储备粮草,这样疫情结束之后,大量体验线上课程而感受不佳的用户们,会再度选择回归线下培训的模式,这也是拥有线下教学点模式的松鼠AI迎来爆发式增长的新机遇。

    面对内外部的争议声,栗浩洋对钛媒体表示,能公开对外发布此消息,证明他们才是真正健康、磊落,且问心无愧的,“总比现在把钱花光,下半年裁员要好”。 并且,当他还透露,当松鼠AI减薪消息流出之后,一些当下没有动静的创始人,也开始向他咨询如何操作相关事宜。

    现金充足的新东方们,略有紧张

    在众多教育公司,尤其是在线教育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利润充足的好未来、新东方等巨头们状况如何?

    经历过2003年“非典”疫情历练,新东方一直坚持“现金为王”,但现在也有点入不敷出的紧张。

    “没有想到2003年非典引起的恐慌和无助,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又引起了一次。”1月30日,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自己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写道。

    俞敏洪称,这场疫情也给新东方带来了严峻的考验。新东方地面课堂全面停课。上百万寒假班的学生面临不能上课的局面。如果新东方全部停课退费,新东方就只能关门大吉,七八万老师员工的生计,立刻就成了问题。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课堂搬到线上,让愿意的学生在家里上课。

    这一转变并不容易,首先新东方的在线系统并没有准备好,其次新东方的老师大部分没有在线授课经验,家长和学生是不是愿意在线上课也是个问题。

    但转变总比坐以待毙要好,新东方几万老师在除夕晚上就开始在线的训练和备课。同时,他们也给予了配套的措施。

    2月3日,新东方对外公开表示,“做好本职工作就是对疫情防治的有力贡献”,要求各机构对于因疫情需要在家办公的教职员工,以及线下转线上授课的老师,工资和课酬照常发放;对于老师和IT技术人员为此额外付出的工作发放补贴。

    一位新东方员工告诉钛媒体,大年初五左右,他们就收到了公司发布的全员邮件,还表示,春节期间在家加班的,正常发放三倍工资,“很人性化”。

    教育行业的另一个巨头好未来,暂时未公开发布此类员工政策。不过,有好未来的员工向钛媒体透露,最近他们在统计春节期间加班的情况,要求上报员工春节期间在家工作的工时,但“公司具体会采取何种措施还不清楚”。

    在钛媒体梳理了近期行业各公司发展的状况之后,我们发现,企业的生死,和疫情没有必然的关系。死去的公司,大多数是核心决策者对于公司的运营和前景发生了错误的判断。同样,一家公司如果能顺利度过这一场全民的“压力测试”,那就证明它是健康的、是生命力强大的公司。(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李程程)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