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基础教育切换到网课模式,考验阿里、腾讯、字节的产品担当
    靠谱的阿星
    2020-02-21 
    疫情是一次全国范围内各个中小学深刻的网课模式和远程教育的启蒙,也是K12教育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全面线上化

    疫情期间给了全国学生超长的假期,可是现在也有学生感叹,从来没有哪个学期如此渴望去学校上课。现阶段,开学和复工一样难,远程办公、远程教育分别成了当前工作与学习的主要方式,在工作工具与线上学习产品层面也发生重叠,钉钉、企业微信等远程办公工具也在积极适应远程办学的需求。

    为中小学校提供线上教育辅助的产品比如清北网校等,以及一直以来低调上传公开课资源的慕课平台在逐渐想办法与学校展开合作,以适应全国K12学龄群体的线上学习需求。而地方教育的主管部门同样在引导辖区的学校运行相应的网课系统,以确保学生们在疫情时期“停课不停学”。

    可见,这对互联网教育从业者来说是难得的线下(国民教育序列的、非教育培训行业性质)学校敞开怀抱信息化、线上办学的历史机遇。在非常时期,从学员、学校的参与规模上,我们却发现互联网巨头公司比如阿里、腾讯、字节跳动通过免费开放产品方式快速承接了学生上学需求,并在远程教学中扮演极为重要角色,而这三家公司对疫情之下的主打产品以及背后的深层次的K12教育理念又有哪些逻辑差异?值得进行解读。

    01

    适应网课模式,综合互联网公司比专门互联网教育机构更占上风

    在联网教育模式之中,慕课模式带公益性、网校模式主要走to B路线,而坚持线下学校与线上教育平台并举的O2O模式,以及“一对一直播课模式”是很多明星互联网教育公司的选择。疫情导致全国多省出现一级响应,教育部严禁任何校外培训机构以任何形式开展线下培训,对于以线下培训机构的教育公司打击不可谓不惨重。

    再来看“一对一”直播教学模式本属于校外培训的范畴,其生源主要是通过品牌口碑积累或线上引流而来,通过付款形式购买课程由校外老师进行辅导。但眼下的线上“开学季”潮流中,广大学生是跟着在学籍的学校和正式授课老师走,而学校作为中小学教育组织者、评估者更希望找到“不花钱”免费互联网工具,当然如果有专业的教育信息化系统同样会选择更为专业的教育工具开展教学活动。而在目前,还有一些学校是通过微信群、QQ群、钉钉群群直播、网络视频电话形式上课,表明我国基础教育信息化还存在巨大的市场空白。

    当然,并非是互联网教育公司不想搭建这样的平台,而是这些创业公司或者培训机构并没有足够的技术实力、带宽资源支撑起全国这么多老师并线做直播网课,要保证不卡顿、不掉线其准入门槛极高,成本也是很多公司难以承受之重,只有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等综合互联网公司有这样的营建实力,并可以投入相对充足的资源进来。

    互联网巨头在参与全民抗击新冠肺炎战疫中,捐款、捐赠的发心实诚,并且努力让自身的产品与技术倾力参与到疫情救助之中是有目共睹的;如今还能帮助全国学校搭建起网校,让学生能安心继续学业,对国民教育的有序运转以及全社会稳定大局都善莫大焉。

    02

    网课不断升级,钉钉、腾讯课堂、清北网校陆续脱颖而出

    大型互联网公司产品切入到教育领域率先火的是钉钉。在1月31日,钉钉发起 “在家上课行动计划”,并将钉钉“在线课堂”功能免费向全国大中小学开放。

    与其说钉钉是切入到互联网教育赛道,不如说钉钉是适时为老师与学生提供了在线交流的工具,尤其是支持多方并线视频会议、群直播连麦功能、老师免费直播开课等功能设计比社交工具相对更加专业。

    但是,由于钉钉是远程办公与远程教学同步进行,海量的视频会议以及网络直播压力之下也出现了“宕机”现象;近期小学生针对钉钉集体打一星的吐槽,表明职场社交工具应用在互联网教育有天然局限。

    与阿里系仅通过组织化社交产品场景延伸不同,腾讯教育有了深入为各地教育局、学校、师生立体服务的意识,并通过腾讯系多元化产品比如腾讯空中课堂、腾讯课堂、企业微信、腾讯智慧校园、腾讯会议、腾讯文档、腾讯问卷等为当地教育系统打造一整套解决方案,其中“腾讯在线课堂”主打10s极速上课、强调QQ群直播等,并为深圳市、杭州市中小学校免费提供“空中课堂平台”。

    笔者体验了吸引广大学生参与“腾讯课堂”的产品发现,该产品主要以IT互联网、编程、设计、职业考证等成人职业提升培训为主,而涉及到基础教育仅仅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并非是专注于基础教育的互联网平台级产品。

    基础教育的主场毕竟是在学校,如何帮助学校适应网课模式,才是当前互联网公司帮助学校开学复课的主要矛盾。

    与阿里巴巴、腾讯直接to C,为全国学生提供上课工具的逻辑不同的是,字节跳动在疫情期间布局线上教育采取“两手抓”方式:一方面,字节跳动的产品为在家学生和家长提供自学内容,学生自主在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等App中搜索“在家上课”获取对应学段的免费精品知识视频内容;另一方面,帮助学校开展线上教学、搭建学校直播等to B服务方面,发挥了“清北网校”的专业所长,而后一方面显示对于中小学生来说更为紧迫。

    (▲字节跳动免费教学内容体系)

    “清北网校”是字节跳动在2019年5月收购的一款专注于中小学课程的在线辅助教育产品。在疫情发生之后,清北网校宣布为全国中小学免费提供直播系统。

    由于基础教育学校以公立学校为主,并服从当地教育主管机构安排。因此,清北网校为学校开设直播系统选择提纲挈领,与全国多地教育厅、教育局牵头合作攻坚,为本区域的中小学开通“空中课堂”;通过以区、县为单位,按照年级、学校统一编排课时,每个年级、每个学科、每节课安排一名老师上课,全区、全县学生统一。

    而清北网校针对某一学校也可以为其构建专属网校,即根据学校的排课,某一时段由一名老师进行直播课讲解,让该选段的学生在网上统一听课。据了解,清北网校已与武汉市、福州市仓山区&鼓楼区、福建省龙岩市、珠海市香洲区、厦门市思明区等地区教育系统合作,并为广州三中、景德镇五中等搭建了“空中课堂”。

    截止2月中旬,清北网校已获得了湖北省、陕西省、河南省教育厅的官方推荐,之所以清北网校能从全省层面获得官方推荐,笔者阿星认为有以下三个层面原因:

    (1) 产品免费策略深得人心,有利于城市和农村、东部与中西部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共享互联网教育普惠成果,尤其是清北网校为农村地区、山区的中小学生提供线上上学机会,是疫情之下的“教育扶贫”。

    (2) 真金不怕火炼,经过多方比较,清北网校更适合大规模直播教学。清北网校依托于字节跳动技术实力提供了有力平台保障,据福州市鼓楼区相关负责人介绍,福州市各区接入把不同公司“空中课堂”系统,开播前试播只有鼓楼区稳定无卡顿、其他同步试课的学校均出现崩溃、卡顿等问题。

    (3) 专业K12在线教育软件更有利教学活动规范开展。清北网校产品与互联网公司的社交工具以及临时搭建的直播模式不同的是,老师的PPT投在电子屏幕上,结合了慕课教学优势,并由授课老师直播讲解,而每个班级的学生可以在电脑、平板、手机中按照学校规定的上课课表进行学习。

    03

    产品要适应教学状态,如何保证最终教育效果是考验

    不论采取什么样学习形式、或使用什么样的互联网工具,最终检验产品是否有用的标准是学生的学习是否有效果。这就需要学校本身能够熟悉使用在线教育工具,按学校的教学大纲以及规划在线上有序推进,完成相应的教学目标,这才是疫情期间坚持“线上办学”的初衷。

    阿星预计,K12教育产品将逐渐从企业管理软件和工作平台,逐渐转移至专业互联网教育产品平台之中,并且在学习氛围的严肃、认真要求之中,将逐渐吸引至更为专业K12教育工具之中,这是老师、学生、学校共同理性选择的结果

    从老师层面而言,K12教育效果要落地取决于老师,互联网产品服务好老师更能够体现教育的本质,我们知道,K12阶段学生自制力差、自学能力相对欠缺离不开老师教导和督促,只有老师对产品认可,才能保证相应的学习能在(学生和家长那里)执行下去。在针对老师工具培训上,清北网校每日安排4场线上培训面对教师即各校管理员进行详细的系统使用讲解并配备了专人实时响应。

    从学生层面而言,互联网教育工具也要考虑学生在屏幕学习的个性化需要,比如设置每节课20分钟、课程课间休息、体育锻炼时间以及学生在屏幕前的隐私保护等等,对不同学生的知识疑惑举手反馈、申请老师答疑等需要产品功能需要兼顾到,甚至专业教育工具本身能帮助学生提请预习,结合直播回放对知识点查漏补缺。

    从学校层面而言,学校不仅需要应对疫情时期的教育,还要考虑在疫情结束该系统能否继续给学校教育发挥作用。学校入驻清北网校“空中课堂”之后,可以依托平台实时管控的直播间、查看上课人数和同步分析课程数据、精准把握直播的效果。

    因而,按照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对于K12教育的布局来看,阿里巴巴提供交流工具会随着学生的正常开学而出现用户流失,所谓“来得快走得快”局面。腾讯产品未来在与学校合作层面上会加大对于学校信息化产品扶持力度,并重视K12教育内容生态的建设。而辅助学校的在线教育工具比如清北网校,将会成为学校开展线上教学以此为重要补充的开端。

    【结语】 

    疫情是一次全国范围内各个中小学深刻的网课模式和远程教育的启蒙,也是K12教育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全面线上化,但是我们又必须看到这种线上网课火热形势是暂时的、特殊的,要想让互联网在线教育产品真正帮助到学生,仅仅提供工具和交流链接是表层的。 

    要真正提升基础教育水平、服务莘莘学子,就需要充分释放学校采用互联网网校产品的积极性,帮助更多老师线下讲课的同时线上直播课和录播课,推动优秀学校、优秀课程、名校资源之间的共享,结合互联网教育的技术优势探索个性化学习、人工智能教育的发展。 

    真正扎根于教学内容、理解基础教育本质,与学校形成深度的、长期的合作的互联网产品,才能既解一时刚需,又真正为学生长远发展、培养更多人才着想。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