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在线教育迎爆发式风口 线下教培机构面临生死大考
    北京日报
    2020-02-20 
    疫情之下,短期涌入的巨大流量,确实加速了在线教育发展,但只是加速市场变化,提高家长对在线教育的认知,很难影响市场格局

      北京日报记者 袁璐

      “停课不停学”,在线教育站上风口。疫情之下,几乎所有教育机构或平台都趁热打铁,上百项公益课程纷至沓来,令人眼花缭乱。据统计,从年初至今,13家在线教育相关公司的市值已经累计上涨近800亿元。

      网课大潮席卷下,各方角逐堪称激烈。老牌网校借助先发优势狂揽生源,互联网巨头们加快入局,线下门店一夜停摆的教培机构也积极转型。不过,在线教育除应急外,能否真正成为中小学教育的重要一环,大多数家长仍有些怀疑。

      线下教培机构面临生死大考

      “春节过后,我报名的培训学校便通知线下停课,我们要么转网课,要么只能退费。”在北京准备出国考托福的王同学表示,原本自己打算冲刺3月份的考试,没想到一切来得那么突然。

      线下培训机构压力陡增。“疫情来得如此凶猛、猝不及防,把我们计划全部打乱。这对资金储备少,包袱重,一直亏损的兄弟连无疑是雪上加霜。”2月6日晚,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宣布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这个曾挂牌新三板的“明星机构”正式宣告品牌“破产”。

      也有企业积极转型,忍痛将线下业务转型至线上。“我们节前是纯线下授课,节后及时调整为纯线上,校区全部停工。为留住学生,我们也降低了学生的学费,给予转到线上的学生很大的折扣,退费直接返还给家长。”爱学习温鑫告诉记者,集团旗下高思教育在全北京有50多个校区,学生总人数近80000人。

      不过,温鑫坦言,学员流失在这一转型过程中不可避免。“市面上大多数教培机构的续班率是80%多。我们价格调整后,整体续班率才到90%以上。”

      教培机构的老师也面临挑战。“线下教学是人与人见面,是有温度的,而转到纯线上后,老师也需要适应。”温鑫说,由于转型调整发生在过年前后,老师返岗教学需购买硬件、调试设备、保持家用网络稳定等,存在一段磨合期。

      在线教育流量爆发式增长

      线下教育停滞,巨额流量瞬间涌入线上。2月10日,武汉市中小学正式开学,全市约90万学生集体登录武汉教育云空中课堂,进行网络课程学习。据悉,武汉教育云空中课堂由腾讯、华为、阿里等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我们直播端承载了平台约81%的用户量,约73万人。”腾讯教育副总裁陈书俊表示,今年春节期间,使用腾讯课堂进行在线学习的师生人数整体增长了近128倍。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近万所学校接入腾讯课堂完成在线试课,包括北京景山学校、重庆第十一中学、重庆鲁能巴蜀中学等。

      几乎所有教育机构或平台都选择趁热打铁,开启线上免费课程推广。支付宝宣布平台上1000多门课程免费开放;字节跳动联合50家教育机构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上课服务;爱奇艺携手学而思网校打造免费直播课名师团;网易有道向全国中小学校及培训机构免费提供线上教学系统,股价一天暴涨近30%。

      学而思网校、新东方在线等老牌网校也顺势而上。记者获悉,目前市面上的网校课主要分为双师大班课和单师小班课。前者课程大多面向全国,提供相对标准化的教学产品,后者班级规模更小,教材以当地线下教材为主。

      各方机构与资本激烈角逐引发不少乱象。上海市复兴高级中学校长陈永平表示,延期开学期间的在线教育,可以补位,但不能越位。“个别为了抢占市场蛋糕,急匆匆地推出各种模式,并借机炒作,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疫情过后拿什么留住学生?

      “在家搜小学的语文、数学课,就能弹出来一大堆,选起来眼花缭乱。”不少家长感慨。以腾讯课堂为例,输入“小学四年级语文”,就有近200门课程。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家长仍质疑在线学习的实际教育质量,认为对孩子视力伤害大,注意力容易不集中,很难实现线下的集中互动和把控。“孩子听没听进去另说,我担心她那么小就天天盯着屏幕,恐怕很快近视。”一位家长苦笑着说,统一收看各门网课,孩子很多疑问也难以及时得到反馈。

      “疫情之下,短期涌入的巨大流量,确实加速了在线教育发展,但只是加速市场变化,提高家长对在线教育的认知,很难影响市场格局。”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疫情过后,教育机构绝大部分业务仍会返回线下。“每个家庭都有个性化、本地化的诉求,只上纯网校很难满足这些诉求。”

      温鑫则认为,在教学过程中,老师的教学水平和课堂质量最关键,跟教学的具体形式与技术手段关系不大。“对在线教育来说,师资问题是最好解决的,相对难解决的,是学生的上课体验,比如互动性、个性化,还需要看平台与老师的磨合程度而定。”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