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线下教培生存艰难 转线上求生
    第一财经
    2020-02-18 
    与线上线下教育融合同时发生的,还有未能及时备战线下而无奈关闭或降薪的教育机构们。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 吕倩

    线上教育平台持续发生的卡顿或崩溃折射的是疫情期间在线教育需求量的爆发,以及传统线下教培机构密集转移线上的必要性。与线上线下教育融合同时发生的,还有未能及时备战线下而无奈关闭或降薪的教育机构们。

    2月17日一大早,提前几天备课、当天早起要线上授课的一位教师无奈吐槽:“学习通崩了,上不去了,技术员让我们多试几次。”另一位早上六点起床、后来被老师告知“系统崩了进不去”的学生称:“浪费了我的早起,整个假期各大教学软件都在崩溃边缘徘徊。”

    当日中午,超星学习通APP官方微博就“学习通平台崩溃”一事回应称,由于17日早上8:00左右,学习通使用量瞬间超过1200万人,服务器压力过大,导致部分用户在登录、图片传输等功能出现短暂异常。

    线上教育平台持续发生的卡顿或崩溃折射的是疫情期间在线教育需求量的爆发,以及传统线下教培机构密集转移线上的必要性。与线上线下教育融合同时发生的,还有未能及时备战线下而无奈关闭或降薪的教育机构们。在线教育行业全面爆发之前,创业者需先缩紧开支、挣扎求生,以待爆发。

    线下教培生存艰难

    IT培训机构“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日前在其微信公众号中发表《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表示因受疫情影响,即日起,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

    李超表示,疫情之下,受影响最大的就是线下培训机构。高校延迟开学、线下培训业务暂停等措施使得兄弟连压力暴增。公司资金储备少并且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兄弟连在年前曾压缩成本、缓发工资、全体动员,计划在节后招生旺季打一个翻身仗,但疫情将公司计划全部打乱。

    2月13日下午5点,教育加盟连锁机构乂学教育创始人栗浩洋给全体一千多名员工召开直播视频会议,称“非典时,都没现在这么痛苦”,“那时停课也停了,停完了以后也就过去了。但是今天不同,2019年我们总部加全国学校的销售额已接近20亿的规模,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场疫情带来的影响就是生和死的改变”。

    为应对此次疫情的影响,栗浩洋表示,公司80%的员工工资或将被打3.5折,时间持续5到6个月。但同时,考虑到部分员工工资不高,将提供部分困难员工保底工资4000元(上海市最低工资2400元),同时公司高管将会个人支持部分家庭情况有特殊困难的同事一起度过这段时期。

    针对降薪举措,栗浩洋表示,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比较困难,松鼠AI账面上有3.2亿元资金,给员工发工资是足够,但等疫情结束后迎来爆发期时,公司将没有足够资金投入研发、技术、品牌传播等方面,“留足资金是为了更好地迎接疫情后的爆发期”。

    另外,栗浩洋称,当下中国90%的线下教育公司如果不作出类似决定,都将活不过三个月,“就像1月21日公司决定全国2000家学校提前暂停并全部转线上一样,我们只不过是先知先觉并执行力强悍而已。”

    长期利好在线教育

    有赞教育负责人胡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除了一小部分此前做过线上教育准备动作的线下教培机构之外,大部分线下教育工作者对当前的局势是“懵”的,尤其是针对素质教育、兴趣教育等领域,一旦脱离线下互动将无法高效开展。

    在向线上转移的过程中,胡冰表示,最大难点在于“标准化”,其次,直播教学的控场能力、授课方与学习方的技术设备等都是需要克服的难点。

    不同于线下教培机构的断臂求生,纯在线教育平台在此次疫情中占据红利,一家K12在线教育平台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公司刚刚发下年终奖,额度还不小。”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伴鱼是少儿英语赛道,虽然英语赛道没有K12赛道增长那么猛,但我们也在短时间内增长了上百万用户,增长速度和付费的转化率都翻倍了。

    vipJr董事长兼CEO杨正大表示,今年春节期间的使用量跟去年同期比较起来,增长了215%,成人品牌tutor使用量增长了85%。但同时挑战也存在,杨正大表示,今年情况跟2003年不一样,不论从带宽还是互联网基础方面都有更多的机构参与进来。杨正大称,比较大的机构有技术积累,可以很快就转到线上;但还是有很多小机构,因为之前没有直接投入,此次发生后端带宽不够或流量不够导致系统崩盘等问题。

    整体来看,杨正大称,在线教育短期肯定是利多,长期会促进更多家庭提高对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同时加速在线教育拐点的来到。

    针对在线教育的爆发,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表示,在线教育行业的确有非常大的前景,但不会像目前资本市场、股票市场那样爆发式增长,因为教育行业是与人的生活习惯有关的,它一定是伴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而逐渐成长,不会是突发性发展。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