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稳住现金流、转战线上:托育早教机构于疫情中的“自我修炼”
    蓝鲸教育
    2020-02-13 
    在线早教远不是将线下课程搬到线上,在线早教的用户和教学对象不是孩子而是家长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出现。使得以线下为主的教育行业面临考验。

    其中托育和早教相对特殊,“餐饮和零售有30%左右可转线上,提前恢复正常。但托育早教更强调社交和体验,如何在线教学、能不能线上教育是个疑问。所以面临的考验更大”,一位早教人士向蓝鲸教育指出。

    常态下的托育早教过得便不轻松,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曾指出:“现有的托育机构,能提供标准化产品、优质内容的太少”。一旦成本结构出现问题,机构很难经营下去。

    1月28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做好托育机构相关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各类托育机构可依法暂停开展收托、保育服务,具体恢复入托时间根据实际情况确定。

    在停托停课的情况下,“1-2月成为淡季没业绩的话等于亏本,若再遇上家长集体退费,机构应如何自救?”业内人士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稳住现金流是核心

    现阶段最重要的是什么?

    爱乐祺创始人陈靖给出了这样的答案:“稳住现金流,是解决当下托育机构所有焦虑的唯一出路。”

    另一位业内人士同样也指出,“难以开源时,只能节流。”

    鹤琴幼儿之家创始人曾在其撰写的文章《自救方能重生,活着才有以后|献给所有托育机构》中算了一笔账:

    500㎡的场地,按广州的标准计算,租金正常需要4-5万元每月;人员配备按4个班计算,需要至少12个保教人员、2个厨房人员、2个行政、1个其他,总计17人。人力成本(薪资+社保)按4500元/人/月计算(广州不止于此),总计76500元/月;食材按每人每天10元计算(包含教师用餐),总计15400元;每月成本总计≥131900(正常运营不止于此)。

    在难以开源的情况下,只能节省成本。

    在房租方面,爱乐祺的陈靖建议跟房东充分协商。现在包括万达等有很多房东,自愿给租户免租、降租;但这并不是房东的义务。疫情到底是否属于“不可抗力”,在过往的案例中模棱两可。所以我们建议机构,先暂时不要缴纳房租。即使因此跟房东走到诉讼那一步,法院也会本着“公平原则”。例如两个月房租,法院判决的大体标准,甲乙双方各负一半。

    在员工方面,她认为,尽管各个区域的劳动保障局规定都不太一样,但大体上2月都要支付整月薪资给员工。不过建议跟员工协商,按企业停工停产的原因,可以调岗、调薪等方式来把控这部分成本。

    更重要的是,磨刀不误砍柴工。不止一家机构向蓝鲸教育表示,疫情期间其实也是修炼内功的好时候。磨好课程,做好教研,其实也是为后续运营进行蓄客和开拓的过程。做好其中的服务,后期正式运营时,机构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恢复元气。

    转战线上是否可行

    1月28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通知中,除了明确暂停线下开展收托、保育服务,还提出鼓励3岁以下婴幼儿早教机构、亲子园利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提供服务。

    不少机构早已行动起来。比如金宝贝上线了早教课程,比如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都开始上线在线早教课程、英文童谣、家庭游戏、原创音乐、育儿知识等线上内容。

    托育早教机构多以加盟形式存在,总部显然也有义务赋能旗下的加盟商。比如爱乐祺于去年12月,在既有的品牌爱乐祺(品质托育,目前全国510家)和彩红贝贝(普惠托育,目前全国60家左右)的基础之上成立了一个托育产业集团,为旗下的品牌赋能。品牌赋能其中一项就是关于线上课程的业务,全称叫做“小爱课堂”。

    这项业务原本预计在今年6月左右启动。但因疫情“小爱课堂”提前上线。

    还有一些中小型机构,让老师在家利用微信、抖音、快手等录制视频,希冀维护客户群的同时获得一些潜在用户。

    “不过这些课程,更多的是紧急上线,为的是服务会员,并无太多收入。”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从线下业务转移到线上,在陈靖看来对大型机构来说很有必要。由于有着总部的盈利模式支撑和系统课程支撑,在线下业务停摆的情况下,利用可持续性的线上产品,不断扩充线上课程产品的种类,才能保障旗下每个机构的生存空间。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机构都适合上线在线课程。

    “现在到处都是线上课程,而且都是免费的。很多机构都在自己用美拍、抖音等拍摄不够专业的线上课程。但其实建议中小型机构还是在这个过程中做好口碑和服务,不要用自己不擅长的线上课程跟大机构进行PK。”陈靖指出。

    ABCsky创始人赵子麦则说得更为直接:“事实上,现金流这种事情,好的企业平时就会重点关注。现金流管理不好的公司,即便没有疫情也会倒闭,慌张匆忙地转型线上更会加速倒闭的过程。”

    有十多年创投经历的赵子麦清楚,线下机构可以做到盈利,财务模型很清晰。只是断几个月现金流而已,但线上教育很多时候盈利模式还不清晰。“线下机构和线上机构需要的能力完全不一样,线下为主的教育机构要知道自己的优劣势各是什么,别拿自己最差的马去跟人家比赛”,他表示。

    年糕妈妈创始人李丹阳也非常认同这一点。2018年6月,作为育儿公司的年糕妈妈正式发力学龄前教育业务,首款产品早教盒子早已上线。

    已经涉入在线早教领域近两年的李丹阳非常清楚地认识到,在线早教与线下早教其实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行业,线下转线上很不容易,要面临很多困难。

    李丹阳指出:“事实上,尽管线下和线上早教两者做的都是服务家长,提供给家长早教方案。但线下需要的是会员管理能力、线下实体管理能力、线下招生能力等,线上则需要网络运营能力、在线产品研发能力、甚至是产品的拍摄能力等,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行业。”

    除此之外家长、社会对在线早教的认识有限。在很多人心目中,早教便是45分钟一节课的亲子互动。

    但早教的形式其实是多元化的,线下45分钟、有交互体验的早教课程是早教,在线早教同样也是早教,这些教育形式其实都是为了帮助家长。线下的早教机构,有不可被取代的地方。比如集体感互动性,老师对家长的指导等。但同时在线早教便捷可取,且能帮助家长连贯性地学习早教经验和知识。

    事实上,李丹阳认为在线早教远不是将线下课程搬到线上,在线早教的用户和教学对象不是孩子而是家长。“我们希望利用在线的方式,为家长在孩子成长的早期阶段提供一些好的亲子方案。在我们看来家长其实才是最好的早教老师,早教的意义更多是家长的陪伴。”

    并且,在线早教行业还非常年轻,产品形态和课程服务都在不断探索,需要有更多的人才或者机构加入,助力整个行业发展。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