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疫”外爆发的在线教育
    云掌财经
    2020-02-06 
    此次疫情很可能成为一次行业拐点,一面拉低平台的获客成本,一面让资本回暖。

    疫情之下“停课不停学”,沉寂已久的在线教育迎来爆发,在线教育或成教育行业的风口。

    “在线教育的线上随时回看功能特别好,有不懂的可以倒回去再听一遍,这是在教室上课无法实现的。”一位体验过在线课程的学生说。

    今年春节,一场疫情来势汹汹,随着疫情的不断扩散,教育部宣布各地中小学延迟开学,针对这种情况,在线教育迎来爆发,或成下一个行业风口。

    2月3日,A股迎来了鼠年首个交易日,在线教育概念股逆市走强。截至收盘,方直科技、世纪天鸿涨停,昆仑万维、全通教育涨幅超5%。2月4日,持续走强。

    有专业机构表示,在目前整体大环境不明朗的情况下,教育行业有望成为消费行业避风港。

    1

    在线教育集体行动

    从1月23日开始,包括湖北省在内,全国各级教育部门相继公告,中小学开学延期,并明确“停课不停学”。

    针对新型肺炎疫情,互联网头部公司也参与其中。

    腾讯教育宣布旗下企鹅辅导、腾讯英语君和腾讯ABCmouse面向湖北省中小学生提供免费服务。

    阿里巴巴集团旗下优酷、钉钉宣布联手发起“在家上课”计划, 2 月10日起,全国的中小学生登陆优酷、钉钉App即可免费在家上课。

    截至2月2日,有媒体报道,钉钉已经覆盖了1200万学生,其中深圳市200多所学校已经使用钉钉进行上课。

    同样的,学而思网校、跟谁学、松鼠AI、选师无忧等公司相继出台针对疫情的教学解决方案。

    其中,学而思网校称已从全国动员数百位老师,于2月10日起推出从周一到周五与校内时间同步的全年级各学科免费直播课和自学课,课程涵盖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全部学科,学生可以通过学而思网校APP或官网随时随地进行系统学习。自2月1日起,学而思网校开始进行全天试运行授课。

    北京新东方学校通过其官方微信平台发布公告,称寒假课程将以“线上互动直播模式”进行授课,上课时间、授课教师、授课内容均与原课程保持一致,通过 “师生实时互见、学习内容连贯、课后跟盯效果” 来确保教学效果与服务质量达到线下授课的水平。

    针对武汉地区提供免费寒假直播课的有道精品课也宣布,免费赠送的范畴将扩展至湖北所有中小学。

    支付宝的“小宝教育”,整合了学而思、新东方在线、作业帮等平台的课程。支付宝方面表示,“小宝”一直是支付宝打造的亲子互动的服务,在线教育是其中一个重要板块,日常就有和在线教育机构合作,这次专门推出了专题页面。

    2

    线上教育迎爆发

    我国的线上教育,是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兴起而兴起的,并不是什么新兴行业,只不过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线上教育的早期,也叫做远程教育,还停留在卖视频的阶段。基本的套路是将名师作为资源,把课程录制成为视频在网上贩卖,用户付费后即可下载观看。但由于视频技术、网络带宽等因素的限制,这种模式的用户体验极差,对学习没什么太大的帮助。

    真正让线上教育正规化的,是2012年各大高校上线MOOC(慕课)系统。 MOOC主要面向的是大学生,他们有一定自主学习能力,求知欲强,且时间灵活,是在线教育的最佳受众。 MOOC在高校里的盛行,为线上教育行业提供了范例。

    后来,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斗鱼、B站、快手等直播平台成为了线上教育的主战场。许多老师闲暇之余在网上直播讲课,观众则通过弹幕向老师积极提问。这种强互动的课堂氛围丝毫不弱于学校,要知道,在真正的课堂上提问的永远只是少部分人,大多数人都在“装懂”。

    然而,虽然有了成熟的模式,线上教育依然是小众的产品,无法为大众所接受。其原因在于,当下旺盛的线下教育市场,让用户根本没有接受线上教育的机会。从0到1,是最难的一步。

    换句话说, 大众缺乏尝试线上教育的“必要” 。正如17年前的非典肺炎让阿里、京东尝试线上商城一样,人只有被逼着,才会走出舒适区,抛弃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

    而这次的疫情,也是逼着广大学生和教育工作者选择了线上教育,第一次尝到它的甜头。

    蓄势十几年,线上教育终于迎来了爆发的一天。

    3

    是昙花一现还是春天到了?

    与线下教育机构不同,在线教育平台的获客竞争常常是一掷千金,K12网校尤其如此。2019年暑假,以学而思网校、猿辅导和作业帮为代表近十家企业,光是营销费用就高达40-50亿元。

    据报道,目前在线教育平台实际平均获客成本已经达到了4000元。其中教师薪资以及获客成本比例分别高达50%、45%。

    有媒体统计,在高峰时段,学而思、猿辅导和作业帮三家头部企业的每日投放额平均高达1000万元;中金公司研报也显示,线上一对一培训机构 “综合获客成本有时或高达1万余元” 。根据现在的情况,整个行业拉新成本等于是节省了数百上千亿元,而用户发展周期更是大为缩短。

    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最新数据显示, 截至2019年6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32亿,较2018年底增长3122万,占网民整体的27.20%。

    有数据统计,2019年全年素质教育赛道融资案例105起,融资总额达52.76亿元。细分赛道中,STEAM教育投融资案例披露数量37起,艺术教育披露数量21起,大语文教育披露数量16起,数理思维教育披露数量11起。

    然而,2019年线上教育却未能如愿迎来爆发。一项市场调查显示,大约只有5%的在线教育机构盈利,剩余的机构基本都是 “赔本赚吆喝” ,更有一些在线教育因经营不善、资金断裂而停运或大规模裁员。

    仅去年10月,先是在线英语学习平台“朗播网”陷入欠薪风波,随后“学霸一对一”和“理优一对一”又相继爆雷、停止运营。

    资本寒冬一度使整个教育市场人心惶惶。根据企查查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已有1.2万家教育公司关停,俞敏洪甚至直言, “估计80%的教育公司都活不下去。

    在这种背景下,此次疫情很可能成为一次行业拐点,一面拉低平台的获客成本,一面让资本回暖。因为相信很多投资方亦不会放过这个在线教育大规模普及的机会,而实力强劲的头部平台将获得更多的关注。

    对于线上教育而言,疫情进入可控阶段,学校正常开学后,如何留住学生,成为一大难题。因此有人认为: 疫情期间线上教育的火爆只是昙花一现,等疫情消散后,线上教育便会被“打回原形”。

    不过,在线教育的热潮是否能持续,还是未知数,一切都等待着时间来回答。

    素材来源:

    电商报:《疫情之下,沉寂已久的在线教育行业爆发了!》

    歪道道:《疫情造就的假象:在线教育“春天将至”》

    电商在线:《教育部回应白岩松,网课成正规课,巨头投十几亿鏖战在线教育》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