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少儿编程,“文火”仍需“慢炖”
    极致洞察
    2020-02-02 
    与互联网企业纷纷入局在线少儿英语不同,少儿编程赛道目前并没有吸引BAT这样的投资方,但已经可见经纬中国、红杉资本的身影。

    2017年在线少儿编程概念初起,妙小程随即诞生,但其实已经比编程猫晚了2年,虽然赶上了风口,但也错过了编程赛道的早期福利。妙小程的3年,走过风口也遇见寒冬,累计近亿元融资,也在2个月前被爆暂停授课,拖欠员工工资。

    近期,在线编程机构妙小程宣布被三七互娱收购。最终选择三七互娱,或也是妙小程战略发展的重要一步。“妙小程将与三七互娱实现在资源、渠道等方面最大化的协同与利用,提升教学产品和服务品质”,在官方的回应里,渠道、业务被多次提及。而在资本趋冷的环境下,资金、渠道、业务也逐渐成为编程机构“活下去”的三驾马车。从这一角度来看,妙小程也算是寻得好婆家。

    三七互娱A轮入局,教育领域仅落子2家

    目前,三七互娱收购妙小程已进入尾声,据天眼查显示,妙小程两大股东分别为创始人管春华和西藏泰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其中西藏泰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三七互娱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2017年4月妙小程成立,当年年底妙小程即获数百万天使轮融资,到2018年,编程赛道持续火热,在这一风口下,妙小程1年内获2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近亿元人民币,此次收购妙小程的三七互娱在2018年9月其A轮融资中就已入局。但三七互娱除此次收购妙小程之外,在教育领域仅投资过KaDa故事。

    其实以手游业务为主营的三七互娱,在教育行业的投资仅是其布局文创领域的分支,三七互娱2019年上半年董事会经营评述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投资文创企业覆盖影视、动漫、音乐、互联网体育及少儿教育等。

    2019年,少儿编程“失宠”?

    在银根紧缩的2019年,少儿编程尾随在少儿英语及少儿思维培训之后,在还未遇到弯道超车时机之时,就随之一起在一级市场“失宠”。据FirstInsight极致洞察(ID:ieduclub)统计,2019年全年少儿编程赛道合计触发融资20起,16家企业获资本加持。这16家企业中,有7家在2018年就有资本加血,而2018年少儿编程赛道触发融资事件41起,34家机构得资本青睐,因此,2018年获得融资的34家编程机构中,有27家在2019年并未有资金注入,而妙小程就是其中之一。

    另外在2019年,小盒科技在7月份推出小象编程,但到年底小盒科技被爆裁员,编程部门全部解散;发力少儿编程的达内教育也在2019年面临退市风险。少儿编程在能否是下一个“少儿语培”的讨论之中,似乎并没有迎来“薄发”的机会。但在2019年,少儿编程赛道并不是偃旗息鼓。

    编程猫一马当先,多模式并举成主要商业模式?

    资本层面的梯队划分

    少儿编程机构WeCode、编程猫、代码星球、极客晨星、西瓜创客、小码王、核桃编程在普遍定义为资本寒冬的2018年、2019年均连续获得融资。其中编程猫一马当先到达C轮,以超8亿人民币的合计融资额处于绝对优势地位,且编程猫是少儿编程赛道唯一跑至C轮的机构,从资本层面来说,稳坐第一梯队宝座。

    2019年小码王、西瓜创客、核桃编程均获亿元规模B轮融资;傲梦编程及编玩边学虽在2019年未有资本青睐,但其在2018年就已达到B轮阶段,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第二梯队。而两年连续获投的WeCode、代码星球、极客晨星紧追而来,第二梯队处在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

    但资金、渠道、业务三架护航马车中,如果说资金是基础,渠道和业务就是车轮。在融资上落后一步,依靠渠道及业务探索可持续商业模式,依然有机会把余下的故事讲好。

    多模式并举的商业模式

    很多时候,企业获资本青睐也是对其商业模式及运营渠道的认可。梳理2018年和2019年均获融资的7家少儿编程机构,首先编程猫试图采取在线教学与线下校区协同的模式,与此同时加盟也是其主要扩张方向,但其加盟形式也引起诸多质疑。另外,随着编程猫课程体系成熟及编程相关利好政策出台,打通公立校渠道也逐渐成为其重要一翼,据悉,目前编程猫已与全国11599余所学校与教育机构达成合作。

    而7家机构中代码星球与编程猫模式最为相似,但其入驻对象主要是幼儿园;西瓜创客与核桃编程单纯打在线教育模式;极客晨星与小码王则均是以线下起家,在2018年初涉线上业务。另外,利用之前积累用户数据,实现AI智能化匹配也是目前编程企业正在探索的模式。随着企业循序渐进发展,多模式并举的商业模式逐渐成为必然途径,也成为资本更为青睐的形式。

    资本、企业,这个赛道都有谁?

    依然以这7家连续两年获得融资的编程机构来看,7家企业历史投资方合计达42个之多。其中编程猫的历史股东已超过10个,其余除在天使轮阶段的WeCode与代码星球之外,历史股东数均超过5个。

    而从资本层面来看,与互联网企业纷纷入局在线少儿英语不同,少儿编程赛道目前并没有吸引BAT这样的投资方,但已经可见经纬中国、红杉资本的身影。另外,K12培训双巨头新东方、好未来也在该赛道加紧占位,好未来孵化学而思编程,全资收购CodeMonkey,对外投资傲梦编程;新东方投资极客晨星,其旗下新东方教育文化基金投资西瓜创客。

    结语

    “作为较成熟赛道的少儿英语所走过的弯路,在一定程度上给后来者提供一定的借鉴。”在2018年少儿英语火爆之时,从业者如是说。众所周知这个后来者中就有少儿编程。但在2020年初这个时间当口,回头来看,少儿编程似乎并没有像少儿英语一样,随市场喧嚣水涨船高,也或者说在其他赛道一轮轮的营销战中,少儿编程并没有与之抗衡的资金支持。

    更或者,在可选消费市场中,刚需与非刚需就是分水岭,在市场培育初期,少儿编程也陷入真需求与伪需求的舆论漩涡,但政策利好是真,编程思维是真,编程企业在发展也是真的,而刚兴起3年左右的少儿编程赛道仍需“文火慢炖”也是真。

    本文转自公众号“极致洞察”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