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瑞思往事:孙一丁浮沉
    传习邦
    2020-01-06 
    教育,本质上是不是连锁加盟?国美“叛将”孙一丁的从教生涯。

    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初见 

    在哈尔滨万达校区停课风波一个月之后,瑞思英语CEO孙一丁沦为资本话语权的牺牲品,成为四季教育CEO田培庆之后,又一个狼狈“下课”的教育中概股掌门人。

    1月4日,瑞思英语宣布,上市两年后,孙一丁不再担任CEO一职,仅保留副董事长职务。新任CEO由贝恩资本原任董事总经理王励弘出任。贝恩资本现任董事长总经理竺稼则被重新任命为瑞思英语董事,担任企业治理和提名委员会主席。

    年报数据显示,贝恩资本为瑞思英语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比到达62.4%。孙一丁则为职业经理人兼小股东,仅持股1.2%。对于上市两年的瑞思英语而言,孙一丁出局、王励弘上位,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 01-

    “学科英语”,夏雨峰的一大发明

    瑞思学科英语创办于2007年,第一个校区开办在北京。一开始,瑞思是一家原汁原味的“外企”,由全球最大K12教育出版集团霍顿-米夫林-哈考特集团(HMHG)通过旗下互动学习品牌Riverdeep(瑞沃迪)内部孵化,一度接受EMPG国际教育集团3000万元人民币的外部投资,共同开拓中国市场。

    瑞思的课程体系,一开始也是“原汁原味”,在Riverdeep系统的基础上,采用HMHG集团Rise系列教材,引入“浸入式学习”“美国小学”的概念。在国内,瑞思第一个引入“学科英语(subject-based learning)”的理念,融语言学习+素质教育为一炉,完成浸入式英语学习。在当时,可谓是理念、模式超前。

    据当时的操盘手夏雨峰(出身于北大青鸟)透露,瑞思成立一个月,投资便已全部收回。10个月内,瑞思的直营+加盟中心便已超过30个,收入破2000万元。三年之后,瑞思收入破亿元,夏雨峰也在次年卖出股份,功成身退。

    传习邦了解到,开办之初,瑞思学科英语对国内少儿英语行业的贡献主要有二:一是引入美式少儿英语,在新概念英语、剑桥考级英语(均为英式英语)之外,“凭空”制造了一个美式少儿英语的体系;一是引入连锁加盟、快速扩张的模式,当时成为业内争相学习、模仿的对象。

    夏雨峰退出之后,HMHG出版集团基因不对、水土不服,无法管理复杂的加盟业务,瑞思遭遇一段筹备上市失败、业务进展缓慢的瓶颈期。正在这时,资本圈鼎鼎大名的贝恩资本正式登场,瞅准一个“破绽”,一口吞下瑞思学科英语。

    - 02-

    一个资本大鳄,一个国美的“叛臣”

    教育资产,一直是贝恩资本觊觎的热门标的。2008年,贝恩资本斥资13亿美元一举并购美国托育市场龙头Bright Horizons,创下了美股教育上市公司私有化的纪录。2013年,Bright Horizons重新上市,融资2亿美元,六年之间股价上涨500%,市值90亿美元,成为国际教育圈津津乐道的头号资本故事。

    2010年,贝恩资本斥资18亿美元,并购美国婴童用品+早教品牌金宝贝。截止2018年,金宝贝在全球开设700+家早教中心(Gymboree Play & Music),一半落地中国,为名副其实的早教“大鳄”。

    瑞斯国际英语,体量远小于Bright Horizons、金宝贝,贝恩资本却倾注了十二分的雄心和热心,不惜押上了亚洲区的两大得力干将——竺稼、王励弘。在加入贝恩资本之前,竺稼正是摩根斯坦利中国的CEO。与竺稼、王励弘一样,孙一丁也是教育的“门外汉”。孙一丁与贝恩资本的“缘分”始于2009-10年喧嚣一时的国美股权之争。

    2009年6月,“首富”黄光裕身陷囹圄之际,贝恩资本30亿“抄底”港股上市公司国美电器,竺稼作为贝恩的代表进入国美董事会,国美集团负责门店运营的副总裁孙一丁也由黄光裕亲自提名,成为国美电器执行董事。

    孙一丁在国内工作12年,先后参与国美对于永乐电器、大中电器、三联商社的大型并购,为国美系“后起之秀”。黄光裕入狱之际,孙一丁为国美副总裁,直接把控国美最核心的门店资产,为国美电器陈晓、王俊洲、魏秋立之后的第四号“托孤重臣”。

    贝恩“抄底”之后,陈晓 pk 黄光裕的股权争夺战随即展开。关键时刻,孙一丁自动定位为“中立”的职业经理人,客观上与陈晓、贝恩联手,差一点就让黄光裕痛失国美控制权。陈晓落败之后,作为国美“叛臣”的孙一丁当然也悻悻然离职,一度赋闲半年。

    - 03-

    办教育,无非一个加盟连锁生意?

    2011年,贝恩完成对金宝贝的并购,孙一丁“正式”投奔贝恩系,成为金宝贝中国区总裁,以连锁专家的身份,负责金宝贝中国区的童装业务,后又接管金宝贝的早教生意。孙一丁坦言:正是由于贝恩的缘故,使他得以决定重新改变角色,开始自己的转型,“一种方式生活,换一种方式工作”。

    2013年9月,贝恩资本最终完成对于瑞思学科英语的并购。作为贝恩系的运营操盘手,金宝贝时代一只脚跨进教育圈的孙一丁又一次完成自身的“转型”,成为瑞思学科英语CEO。竺稼、王励弘下给孙一丁的KPI十分简单:上市!

    就生意而言,少儿英语与童装,甚至与电器销售一样,本质上无非是一个“开店”的生意。线下教育的扩张,连锁为唯一利器,加盟则为连锁的助推器。凭借国美12年门店运营经验,孙一丁很快制定出“五年规划”,配合贝恩的资本运作,开启瑞思学科英语一路高歌猛进的扩张“大跃进”。

    为了冲击上市,瑞思学科英语描画了一个绚丽的“高增长”故事:2014-16年,分别录得营收4.0亿元、5.3亿元、7.1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6500万元、2600万元、5400万元。上市之际的2017年上半年,瑞思学员人数2.7万人,营收突破5.2亿元,同比增长近40%;净利润则高达5800万元,超过上一年全年的水平。

    上市之际,瑞思学科英语在国内80个城市开办“分店”,拥有56个自营的学习中心、190个加盟中心。主要课程有三大:一为面向3-5岁儿童的Rise Start、面向6-12岁小学生的Rise On、面向13-18岁中学生的RiseUp。

    2017年10月,瑞思学科英语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功,发行1100万股ADS(美国存托凭证),其中,500万股由瑞思发行,600万股由老股东献售,发行价高达14.5美元,募资1.6亿美元,市值超过9亿美元。


    瑞思股价走势图,数据来自雪球

    好景不长,上市三天之后,瑞思暴跌破发。上市两年,股价腰斩,跌至7美元以下,市值不足4亿美元。

    - 04-

    孙一丁出局:出来混,总要还

    对于贝恩资本而言,瑞思学科英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折本生意。在孙一丁的主导下,瑞思似乎只有一个:开店。上市两年,瑞思旗下的学习中心,由当初的246家增长至2019年第三季度(截止9月30日)的451家,其中,87家为直营,267家为加盟。

    门店加盟扩张的速度,堪比当初的国美。家电零售出身的孙一丁,把教育“玩”成了一个比拼速度的“快生意”。这样的“转型”,真的奏效吗?

    瑞思股价的腰斩,正好折射出“高增长”故事难以为继、招生人数增长缓慢、学生留存率持续下降的尴尬。2019财年第二季度(截止6月30日),瑞思学科英语录得营收3.7亿元,同比增长22%,净利润2100万元,同比下降50%。第三季度,瑞思营收4.1亿元,同比增长18%;净利润4000万元,同比增长20%。

    瑞思英语财务指标,数据来自东方财富

    上市之后,贝恩对于孙一丁的KPI变为:增长!两年时间,孙一丁显然交了一张不及格的答卷。2019年2月,孙一丁最后一击,启动瑞思的“去学科化”转型,品牌由“瑞思学科英语”更名为“瑞思英语”,尝试推出数理逻辑课程,力图通过“扩科”,进一步放大少儿英语的外延。怎奈为时已晚......

    持续近一个月的瑞思哈尔滨停课事件,压垮了瑞思“高增长”神话的最后一根稻草。加盟模式的本质缺陷暴露无遗:一旦招生跟不上、学生留存率持续下降,加盟商的资金链随时会出现断裂。为了避免“传染性”的崩盘,品牌商不得不最终接管加盟商难以为继的门店。这样的风险,对于资本大鳄贝恩而言,当然心知肚明。

    孙一丁之后,瑞思背后的资本如何收拾激进扩张的残局?传习邦继续关注。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