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少儿编程的2017⇆2019:标准首立解锁千亿蓝海
    财经故事会
    2019-12-30 
    ​初心决定认知,认知决定布局,行动决定终局

    撰文/陈纪英

    程序员们写代码写到头秃,但艾米10岁的儿子豆豆,却对少儿编程课欲罢不能,过去在书桌前坐不住,现在薅都薅不走,

    艾米对豆豆的新爱好乐见其成。她的偶像比尔盖茨说,“编程关乎美国的未来,我们需要孩子们熟练掌握这项技能。”

    “我和盖茨差了一个世界首富,我儿子和少年盖茨可能就差一个编程了”,艾米开玩笑。

    玩笑归玩笑,美国的少儿编程教育的普及率已经高达到44.8%。中国少儿编程教育,2017年之后也已起势,渗透率根据统计口径不同,大概在3-5%左右。核桃编程CEO曾鹏轩估算,2019年,大概有500万个孩子参与了少儿编程学习。

    尽管资本寒冬冷意逼人,热腾腾的少儿编程,却成为了逆行而上的千亿暖流,100多家少儿编程类创业公司先后入场,百度网易学而思等巨头侧翼包抄,高瓴和红杉等头部风投机构摩拳擦掌,政策利好与市场井喷同频共振,首个少儿编程标准评价体系再度升级,等等。

    但是少儿编程的全景图像不止一面,正道与套路并行,利好与风险共存,如何寻找破局之道?

    1

    政策点赞,巨头涌入,创投加码,千亿风口

    作为一线的创业者,曾鹏轩对市场需求的变化很是敏感。

    2017年刚创业时,曾鹏轩去一线调研,家长的态度是,“少儿编程啊听说过,是国外在搞吧”;到了2018年,少儿编程近在身侧,很多家长都听朋友或者老师提起过;到了2019年,家长认知进一步深化,甚至还能探讨两句Scratch的专业术语,部分家长的认知变成了行动,已经在核桃编程等平台给孩子报了班。

    而在针对孩子们的调查中,从一二线到三四五线,十个孩子里大概有一个孩子,能明确认知“在学校是学过少儿编程的”。

    曾鹏轩由此推算,从2017年到2019年两年间,参与少儿编程学习的孩子,大概增加了15倍左右。

    市场需求的井喷,是因为少儿编程培训的价值已经得到了公认。

    乔布斯认为,“所有人都应当学习如何编程,因为它会教你如何思考”。

    钢铁侠的原型马斯克13岁就学会了编程,而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尽管与特朗普公开不合,但是他依然和苹果现任CEO库克一起,建议特朗普把编程教育纳入美国的公立教育体系。

    “编程是有史以来最能够把孩子的兴趣,向比较硬核的科学和科普知识来引导的培训”,曾鹏轩说,“为什么?第一是它所见即所得,学习和操作的结果看得见,第二是学以致用,能够及时反馈,激发起孩子的自信心和荣誉感。”

    中央层面,一大批利好政策也陆续出炉。

    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鼓励实施全民智能教育,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到了今年3月初,教育部公布的《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再次“火上加油”,明确提出要在中小学阶段推广编程教育。

    “未来,也许编程能力有望作为加分项与中考高考挂钩起来”。有业内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这样的预测并非空穴来风,编程等相关课程,已于2017年纳入了浙江省高考的可选类目。

    大刀阔斧的政策推动之下,巨头、创业公司、风投机构纷纷加码入场。

    动作最快的是创业公司。

    有行业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目前市面上林林总总的少儿编程公司,大概有近200家,拿到公开融资的则有五六十家。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经纬创投、真格基金等机构已经陆续入场。

    最近一笔过亿的大额融资发生在10月份,核桃编程获得由华兴新经济基金与高瓴资本联合领投的5000万美元B轮融资,是目前国内少儿编程教育赛道上金额最高的一笔B轮融资。

    与此同时,巨头们也跃跃欲试。网易在2018年入场,试图打造少儿编程教育的开放平台;学而思早在前两年,就涉足少儿编程;百度则为国际青少年编程竞赛决赛提供技术平台等等。

    曾鹏轩在接受《财经故事荟》专访时乐观预计,未来编程教育,其渗透率和规模,有望比肩语数外。

    多方合力之下,一个规模千亿的少儿编程蓝海,喷薄欲出。

    2

    标准初立,解锁千亿蓝海

    尽管豆豆对核桃编程的课程如痴如醉,但艾米还是狠狠心,关上了电脑。豆豆已经俩月没上编程课了,他忙着准备少儿剑桥英语考级。

    艾米的选择很是现实,“虽然我知道学编程有好处,但孩子学得好不好,也没个考级可以衡量。”

    某位专注于K12教育的投资人,对于艾米的选择见怪不怪,“中国家长还是很务实的,你说你教得好你怎么证明?能不能有证书,能不能升学可加分?”

    如他所说,行业如火如荼之下,急需标准考级体系立正就位,打破无标准“僵局”。

    12月25日,中国电子学会联合北京大学、腾讯、核桃编程等机构,共同参与的 首个少儿编程标准评价体系 ,再度宣布升级。

    由中国电子学会牵头组织的青少年软件编程等级考试,目前是中国少儿编程教育领域迄今普及度最高的权威评价体系。

    这个标准体系的建设颇费心思,三大联合工作机构由中国电子学会、北京大学及腾讯公司共同组建。

    中国电子学会作为少儿编程标准考级的主导方之一,既符合惯例,也具备了足够的专业性和权威性。

    目前,中国青少年教育领域的考级认定,都由相关学术协会、专业院校主导制定。比如围棋的业余段位证书由中国棋院授予;钢琴考级则由中国音协、中央音乐学院等授予。

    北京大学主导参与,则为编程特长打开了加分、特招等升学通道;腾讯的参与,则与就业体系挂钩等。升学、就业通道有望同时开启,可谓“用心良苦”。

    超过60名的专家组,侧重吸纳了核桃编程等专业的少儿编程教育机构参与。 教育培训机构身在一线,对实际情况最为了解,目前,核桃编程的付费学生已经过百万。

    为了促进少儿编程的进一步普及,此次的《青少年软件编程等级标准》的升级版整体调降了难度系数,确定了青少年软件编程等级考试(Scratch)和青少年软件编程等级考试(Python)之间的衔接关系。

    “权威标准建立后,对于家长来说有了评判依据。培训行业也需要一个权威机构去检验、论证我们的教学效果。”曾鹏轩告诉《财经故事荟》。

    标准体系的建立,意味着中国少儿编程鱼龙混杂的蛮荒时代即将结束,随着评价体系越发清晰如镜,行业的优胜劣汰将会加速,马太效应越发明显,市场份额将加速集中于头部机构。

    过去两年,在多个关于少儿编程的考试中,获奖的学霸八九成以上都来自核桃编程。比如在第十届蓝桥青少年创意编程大赛全国总决赛中,核桃编程学生获得了团体第一名,近八成的核桃编程参赛学生获奖,远超平均值等等。

    权威标准体系的建立,还让中国的少儿编程教育有了弯道超车的机会。尽管在少儿编程的渗透率和普及率上,中国仅为美国的十分之一左右,但在标准体系的建设上,中国“快人一步”。

    3

    科技+教育的双轮驱动

    标准建立后,少儿编程教育,进入到了以效果说话、“拼实力拼内功”的良性发展阶段,摩肩接踵的赛道上,要想突出重围,航向不能跑偏。少儿编程的航道到底是教育还是科技?曾鹏轩认为,两者兼而有之,必须双轮驱动。

    “少儿编程天然最匹配线上学习”。2017年创业时,曾鹏轩就做出了如下论断。早期的核桃编程,就确立了AI人机双师的战略。

    这个思路在当时不“流行”。那时候的投资人,普遍看好一对一教学,曾鹏轩找融资时四处破壁。两年过去,一对一教学因为成本过高,亏损严重,难以为继,AI人机双师渐成主流。

    从行业属性来看,编程教育原本就是在线完成的,要赖于学生亲自动手多次练习,而不是靠老师填鸭式宣讲,所以AI人机双师的在线模式最匹配。

    从用户端来看,AI人机双师模式意味着,边际成本随着规模大增而降低,更便宜更普惠。过去,少儿编程一个学年的费用普遍在上万元,核桃编程直接把价格打到每学年2000元。

    这个价位便宜到很多家长都有疑问,“定价也太低了吧,是不是骗子啊”。

    定价这么低,是基于曾鹏轩的普惠理念,“2000元,不但一二线,三四五线下沉市场、以及西部地区的家长也负担得起,少儿编程才有可能变得普惠”。

    此外,AI人机双师模式,也是基于中国少儿编程师资力量匮乏的现实选择。

    在美国的K12教育阶段,很多私立学校都配编程课老师,他们专业素养高,甚至有能力自编教材。但是在中国,传统教育领域薪酬待遇没有吸引力,很难吸引到专业人才加盟。

    为了弥补这一短板,核桃编程的应对方案是把在线产品做到最强,基于AI能力的对错判断的准确率高达100%,而在反馈信息的准确率上也超过了80%。

    AI能力要靠大数据喂养,积累的用户数据越多,则AI能力愈强,两者形成了正循环。截止今年8月底,核桃编程学员的学习行为累积数据为2.5T,学员操作记录累积47亿条,在线创作作品1873万。

    曾鹏轩认为,少儿编程不是单纯追求规模的流量生意,而是一场实力耐力兼需的长跑运动,练内功比讲故事重要,所以他愿意重金、大力投资“重要而不那么紧急的事情”。

    比如,核桃编程的教研团队人员,在员工中占比近半,总人数大概是行业第二名的十倍左右。今年10月获得的5000万美金融资,其中的1.5亿将会继续投入产品研发。

    在很多培训机构,卖课是终点,但在核桃编程,卖课只是起点。

    “我们卖给家长的这个课,到底是卖给完就不管了,还是要卖完了要让孩子最终真正学懂,并且能够在考试、比赛中拿到名次?”

    曾鹏轩认为是后者。为此,核桃编程特意在西安租下了两层楼,招聘数百名老师,在线辅导学员。

    增加了在线老师的服务后,课程费用没有同步增加,“这是我们的纯成本”,但曾鹏轩觉得值得,因为学校效果提升了。

    为了提升学习效果,核桃编程主动在“头顶悬上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8年六七月,核桃编程在业内推出了“随时退服务”,“不管课程上了多少,只要觉得效果不好,立刻就退费。”

    推出这一措施时,团队心里没底儿,压力很大,但最终发现,退费比例不到1%。曾鹏轩这才放了心,“这说明我们的用户满意度很高”。

    把自己逼上绝路,最终却获得了生路。 高口碑之下,核桃编程的新学员增长中,超过一半来自用户的自发转介绍,学员的复购率超过了91%。由于学员增长过快,缴费之后大多要等上一周,才能排上课。

    种种不走寻常路的利他选择之外,隐藏着曾鹏轩All in教育不变道的初心。

    出身教师世家的曾鹏轩,曾是地道的学渣,高一时成绩排到倒数前20名(全校2000人)。

    到了高二,面临高考压力的曾鹏轩决定痛改前非,开始自行琢磨学习方式,一年多时间,竟然从学渣成功逆袭“学霸”,后来还成为了常春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科学硕士。

    亲身的逆袭经历让曾鹏轩认识到,一旦教育方法得当,就可逆转人生方向。此后的创业经历中,曾鹏轩一直坚守在教育赛道。

    “让教育更普惠”,就是曾鹏轩创业的初心,也是核桃编程的使命。

    今年教育部发出推动少儿编程普及的倡议后,核桃编程开始积极响应,主动向有意愿的学校免费提供付费课程。

    “这样的话不会影响你们的营收吗?”

    曾鹏轩不以为然,“更多人有机会学习(少儿编程),更重要”。

    初心决定认知,认知决定布局,行动决定终局,在这个千亿赛道上,核桃编程正在登上高地——谁先开场,通常谁就掌握了主场;谁能遥望终局,谁就能成为终结者。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