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编程猫的“加盟伤”达内的退市警告……少儿编程吹响“中场哨”
    未来网
    2019-12-10 
    刚需不足,兴趣有余,是当下少儿编程教育赛道从业者的共识

    这次真的要“凉凉”?少儿编程的这一年改变,似乎可以从这两年的教育大会中略见端倪。

    在2018年的GET大会上,编程猫CEO李天驰坦言,更多的是要解决行业自身的问题,而非外部渗透。“课程标准化和人才培养标准化才是真正解决当下行业痛点的方法。”

    当时李天驰还道明了机器人教育培训行业存在的问题,一则是没有做好“标品化”,二则是没有引入其他行业先进打法,仍然是传统地推+加盟模式。

    值得玩味的是,即便是近日宣布获得C轮单轮4亿元人民币融资,共累积融资10亿元的编程猫,在今年,也在走加盟的老路,现在看来,编程猫也被加盟所累。

    李天驰在今年的GES大会上表示,少儿编程是一个又快又慢的行业,其它行业走过的路、其它学科走过的路,少儿编程一定会走一遍,它有自己的步骤和路径。

    小码王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江有则坦言,在K12学科和少儿英语基础上,少儿编程赛道诞生了很多商业模式的探索,事实上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是没有那么快就催熟的,需要时间去做一件最关键的事情,就是认知。如何让资本、行业参与者、客户,以及家长、学生正确地理解和认知少儿编程,不要盲目进行商业试错。

    中场哨响

    资本涌入的同时,裁员、亏损、与加盟商混战等问题陆续曝出,正是少儿编程行业的问题现状。

    日前,编程赛道迎来新一轮大额融资,核桃编程获得5000万美元B轮融资。此前1月份,核桃编程曾获得1.2亿元A+轮融资。编程猫也于近日宣布获得C轮单轮4亿元人民币融资,共累积融资10亿元。

    2019年,编程猫、小码王、核桃编程均获得亿元以上融资。行业内大额融资的涌现,一方面说明资本对明星企业的追捧,另一方面意味着行业内已有企业脱离了初创时期,逐步迈向成长后期。

    但同时,11月以来,妙小程爆雷、西瓜创客裁员、因股价连续30天低于1美元,少儿编程童程童美的母公司达内科技,再次收纳斯达克退市警告……少儿编程来到了“中场”。

    押注线下却频频爆雷

    行业试错也好,加盟扩张也罢,少儿编程的中场每个入局者都在寻找生机。编程猫、傲梦编程、西瓜创客、编学编玩等推行一对一或小班课的线上企业也在今年纷纷押注线下。

    线下的模式普遍分为三种,一种是直营店;一种是线下加盟,企业收取不菲的加盟费,为加盟商提供课程、师资等方面的培训;一种是招募城市合伙人,通过与合伙人的资源共享打开新市场。只是线下的日子也未必好过。

    在少儿编程赛道,说起线下直营店就不得不谈达内旗下的童程童美,自2015年达内扩张业务线,设立童程童美战略布局少儿编程领域后,曾向媒体表示,少儿编程业务将超越成人业务,成为达内的主要业务增长板块。

    目前,达内科技少儿业务已经在全国50多个城市,建立了220多家直营培训中心,中心数量较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据达内科技方面介绍,从今年9月起,少儿培训的现金收入已经连续2个月超过了成人培训业务,少儿培训业务已经撑起了达内科技的半边天。

    而在今年3月某教育论坛上,达内教育集团创始人韩少云透露,达内旗下的童程童美去年营收4.5个亿,“四舍五入五个亿,很轻松做到五个亿,亏损只是2个亿,跟现金收入比起来亏损很少。”

    当时,韩少云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K12的盈利需要时间,童程童美可能需要5年的时间,今年一定还会亏损,后年可能实现盈利。”而达内的少儿编程业务,预计今年亏损将降低50%,可能还会再亏损两个亿。

    快速的扩张是否是导致达内科技如今出现问题尚无法定论。但是大幅度的亏损,和市值的快速贬值,是摆在眼前的“焦虑”。

    随着少儿编程机构的竞争逐渐白热化,为获取更多资金及生源,很多少儿编程机构纷纷推出加盟模式。编程猫便是其中一例。

    加盟方式扩大布局,会为企业快速获取生源,换得资本的持续注入,然而即使企业尽力帮助,绝大多数部分都要靠加盟商自身的力量。

    加盟的方式确实能够加快少儿编程企业资金回笼的速度,避免其负荷重资产,但是品质如何保证,明确的标准没有确立,如何保障师资力量?最近更是传出有少儿编程机构没有经营备案,加盟商大量投入之后可能为他人做了嫁衣,帮助大厂完成获客,自己却无法获利。

    烧钱背后:生命周期短、企业造血能力弱

    企业是这幅光景,家长和学生对于少儿编程又是另一幅光景。

    记者在get教育大会展区发现,不少参展的家长和在校老师对编程依旧有很大兴趣。事实上,来自非一线城市的家长有很多表示,也就是在最近一年才在自己所在的城市看到了少儿编程培训。

    家长李尔海向记者表示,如果有能力,当然会让孩子在上学前多学习一些知识。但自己所在的三线城市并没有出台任何在学校教育中增设编程教育的规定。如果孩子上了学,他将不会考虑让孩子学习编程。

    同时,他更对企业向他宣传的3岁就可以学习编程有点怀疑。通过操作,他觉得即便是模块化编程也是需要一定英语和逻辑学习的基础。且不说小孩能学会什么,李尔海认为孩子能不能听懂都成问题。

    事实上,家长的疑惑恰恰反映了少儿编程赛道的痛点。一方面,行业生命周期短,尽管市面上很多少儿编程机构主要面向群体是6-16岁的青少年儿童。但到8岁以后,学科类的培训已经完全占满了他们课外时间,家长可能不会选择学习编程类课程,只有极少数学生会在K12 教育阶段完全投入编程学习。因此,难以后期续费,企业无法自身造血也是一个问题。

    另一方面课程效果难以量化。《2018年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中曾指出,目前少儿编程教育的发展缺乏统一的评价体系,编程教育学习成果无法量化。而对于该赛道玩家来说,目前缺少衡量学习评价体系更是一大挑战。

    “目前少儿编程赛道都还处于烧钱推广阶段,最大的成本实则是招生获客成本。”某创客教育企业产品总监向未来网记者透露,仅以一家不算头部的在线编程企业来说,在线试听课的获客成本在单人6000元左右。

    只有靠用户后期续报才可能有收益,但若后期招生不力、续报率不理想或者融资不到位则很容易发生资金链断裂。

    线上教育获客成本在不断飙升,相比线下培训其价格体系已经成熟,而线上的提价能力不足。一方面在线教育的高额成本开支抬高了价格,另一方面竞品之间的价格又使其压价空间缩窄。

    无法获利的企业只能不断的刷新年龄的下限,疯狂向家长灌输越早学习编程对于孩子思维的培养越好。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曾表示,“培训机构对少儿编程培训进行焦虑营销,会让这一新兴的教育培训,从一开始就走偏。”

    编程中场再谈刚需——进校能加速认知吗?

    根据艾瑞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少儿编程的市场渗透率约为1.5%。

    刚需不足,兴趣有余,是当下少儿编程教育赛道从业者的共识——这是需要有耐心、需要逐步培育的过程。

    有道小图灵业务负责人武志飞表示,当家长能看到孩子们用编程去表达自己的思想时,这是一种“刚需”;却不是在应试体系当中的刚需。

    近两年,关于鼓励编程教育发展的政策文件相继下发。2019年3月,教育部出台《2019年教育信息化网络化》,明确将全面启动中小学生信息素养测评,并且会推动相关人工智能的课程的铺陈,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好未来教育集团学而思小猴编程项目负责人谢文怡表示,在推动少儿编程成为刚需的这一过程中,公立学校是一个尤为重要的阵地,或者说是非常重要的普及窗口。

    小码王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江有坦言,进入公立校对家长、老师、学生打开编程相关认知有非常大的帮助。

    在针对学校端方面,编玩边学则通过合作科大讯飞,切入进校渠道。编玩边学创始人郝祥林表示,C端联动B端进行市场下沉与学校端导流,可持续地扩大市场份额,使各业务的资源与优势互补。(记者 张冰清)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