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溃败的首控,自救的成实外
    传习邦
    2019-12-03 
    18个月时间,首控集团的市值由400亿港元,跌至15亿港元,崩盘之惨,惨不忍睹。
     

    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初见

    11月27日,港交所上市的内地两大教育股——首控集团、成实外教育开盘即「闪崩」,上演惊魂一刻。

    5分钟内,首控集团爆跌超过70%,最低下跌78%,最终收报0.45港元,一日跌去75%,市值22.6亿港元,蒸发70亿港元。首控集团为另一港股上市内地教育集团成实外教育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3.2%。由首控集团「连坐」,成实外也一度急速下挫70%以上,呈现自由落体式的崩盘态势。意外的是,成实外「闪崩」,引发大范围的抄底,一日之内成实外成交9亿港元,由超跌75%,「收复」为只跌三成。


    成实外股价走势图,数据来自雪球

    一周过去,首控集团仍在延续「跌跌不休」的下跌态势,最新股价0.30港元,对应市值15亿港元;成实外教育则缓缓「苏醒」,保持上升态势。12月3日,成实外公告,控股股东VirscendHoldings已在一周内回购1100万股,均价1.35-1.48港元。消息传出,成实外一日内大涨8.90%,股价1.59港元,对应市值49亿港元。

    首控集团与成实外教育,一样的闪崩,为何有不一样的结局?2019年5月31日,成实外教育一度抵达年内的最高点4.18港元,半年时间下挫七成以上。成实外怎么了?在扣除首控集团质押股权遭遇强平的大利空之后,成实外可否彻底收复失地?

    - 1-

    成实外,「五朵私花」,占其两朵

    应当说,成实外教育,是一个好公司。无论从资产端,还是从基本面来看,都是如此。

    11月27日,股价闪崩之后,一个教育圈大佬云集的微信群一片「欢腾」,不约而同掀起热火朝天的「抄底」热潮。相比之下,首控集团却无人问津,教育+金融的模式,对于一般教育行业人士而言,显得「水太深」「看不懂」。单一办学的成实外,则是国内第一家成功登陆港股民办中小学办学集团,境内控股股东正是成都民办教育四大天王之一的德瑞系。

    成都民办中小学号称有「五朵私花」,德瑞系独揽两朵,分别为——成都外国语学校(下称:成外)、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下称:实外)。两朵「金花」当中,成外,为国内16所拥有报送资格的外国语学校之一,占据了四川省内大部分的保送生资格;实外,则自1999年第一届毕业生参加高考以来「斩获」10个高考状元(7个省状元、3个市状元),文科高考独树一帜。作为德瑞系的后起之秀,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实外西区)也在快速冒起,成为成都又一所中小学「名校」。

    由三大「名校」为核心,上市之后的成实外展开省内扩张。截止2019年三季度,成实外一共在四川四个城市一个县运营16所中小学、2所大学(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美国加州Virscend University),在校生5.13万人。在港上市三年的2016-18年,成实外的营收由8.3亿元增长至11.7亿元,净利润由3.0亿元增长至3.6亿元,年复合增长分别为18.8%、8.6%。

    与其他增长快速的港股上市内地办学集团相比,成实外的增速显得「保守」,基本停留在四川省内。但毕竟是成都「五朵私花」两朵在手,年赚3亿在手,不折不扣是一家「好公司」。

    - 2-

    首控集团,一个「资本大鳄」的滑铁卢

    相比之下,首控集团由一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商转型而来,董事局主席席春迎一度担任民生证券董事长,为资本圈达人与河南资本-产业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控股股东唐铭阳则是出身煤老板,为所谓达州资本圈的核心人物。首控集团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又与「出事」的中融系脱不了干系。

    2016年,首控集团转型教育+资本,随即展开了一系列买买买的资本进击,先后拿下昆明艺术职业学院、新加坡莱佛士音乐学院、韩国SJW国际、欧洲G8教育、济南世纪英华实验学校、西山学校集团、中际育才等教育资产的控股权。作为「全牌照」的金控集团,首控集团通过旗下的首控证券、首控基金聚焦在内地教育板块,在宇华教育、民生教育、新高教集团、博俊教育、精英汇教育、21世纪教育、春来教育、澳洲成峰高教、新华教育、华立大学的上市融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应当说,港交所打造一个庞大的上市教育板块,首控集团在其中扮演了核心角色。作为川系教育上市公司的带头大哥,首控集团正是成实外教育、博俊教育的第二大股东。

    首控集团的两大掌门人,一个出身资本运作,一个出身矿业,跟教育相差十万八千里。首控集团并购的教育资产,一是分处境内境外,互不搭界,一是横跨幼教、中小学教育、艺术教育、语言培训、国际教育,互无协同,无非一个「想到哪、买到哪」的教育资产大杂烩。在资金面向好的时候,首控集团可以源源不断地由中融系、中原银行融来资金,维持教育+金融的表面繁荣。

    一旦资金面吃紧,杠杆太大、过度抵押的首控集团,也就迎来注定崩盘的宿命。举例而言,2016-17年,首控集团大举买入成实外,均价一次是3.8港元,一次是4.45港元,2019年11月卖出,均价则只有1.15港元。当中的损失,真可谓是「流血漂杵」,惨不忍睹。

    换言之,11月27日的崩盘事件,成实外无非「躺枪」,而作为一度的带头大哥,「让人看不懂」的首控集团才是真正出问题的一方,而且出的问题看上去不小,不得不承受巨额的亏损,强行平仓手中的成实外股票。

    - 3-

    三年前一场「自救」,害了成实外?

    首控集团与成实外的渊源,来自三年前成实外的一场「自救」。

    股权高度集中,是成实外的一块「心病」。2016年5月,香港证监会一度公告,严玉德家族对成实外的控制权高达95.52%。

    公开资料显示,成实外是一家典型的「夫妻店」,掌门人严玉德出任成实外执行董事,兼任控股股东四川瑞德董事长,在瑞德持股69.5%;严玉德之妻王小英则担任成实外董事局主席、执行董事。股权穿透,严玉德持股成实外50.59%的股权、严弘佳持股13.51%,王小英持股2.19%,叶家郁、叶家齐分别持股3.09%。严弘佳为严玉德之女,叶家郁、叶家齐同为四川瑞德股东,叶家郁同时担任成实外执行董事、四川瑞德法人代表。除此之外,严玉德的三名姐妹还在成实外持股4.47%……

    香港证监会认定,严玉德家族及特定关系人之外,成实外的「其他股东」仅持股4.48%,造成「即使少量股份成交、股票也可能大幅波动」的结果。

    2016年1月,成实外在港上市,发售7.5亿股,占已发行股份25%,发行价2.4港元。股权过于集中,则意味着上市不合规。正当成实外身处被迫退市的险境,刚刚转型为教育+金融双轮驱动的港股上市公司首控集团紧急「救场」,斥资4.0亿港元,以3.8港元的均价,收购成实外3.43%的股权。

     

    截至2019年6月30日成实外股东数据,数据来自企查查

    此后,首控集团一路增持成实外,截止2017年年底,持股12.13%,超越严玉德之女严弘佳,成为成实外第二大股东。2017年的增持,首控集团的成交均价为4.45港元。截止2019年中报,首控集团在成实外持股13.2%,保持第二大股东地位。

    在公司治理上,成实外的股权高度集中、首控集团的股权高度分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019年中报,首控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为创越、唐铭阳、鼎盛惠誉、云盛辉腾结成的一致行动人,持股8亿股,占比16%,其中的6.7亿股抵押给中国华融全资子公司Champion Sense Global、1.38亿抵押给中原银行。由此可以,创越、唐铭阳手中的股权实际已全部抵押。

    - 4-

    港股第一惨:400亿港元市值变15亿港元

    11月27日,首控集团一日暴跌75%,市场人士估计,根源在于资金吃紧,高度质押的股份被强制平仓。除了质押自身的股权,首控集团同样也质押了手中成实外的股权,受质押方则设置了平仓线。首控集团的暴跌,带动成实外下跌,最终出击平仓线,造成首控集团手中的成实外股票强行平仓。一场踩踏惨剧由此发生。

    除此之外,2019年5月31日,成实外股价达至最高点,率先抛售的也是资金吃紧的首控集团。第二大股东一路卖出,引发了成实外半年来绵延下跌的颓势,与最高点相比,股价跌去75%。据首创集团披露,6月13日至11月27日,首控集团通过一系列交易,出手所持成实外股份,合计2.83亿股,均价1.15港元,套现3.25亿港元,其中1.7亿股因成实外股价急跌,为强行斩仓卖出。

    对于成实外而言,首控集团仍旧是一颗尚未完全卸下引信的「炸弹」——因为,首控集团仍未卖完手中的成实外股份,崩盘之后的11月28日,仍持有成实外4.06%的股权。卖没卖完?尚未可知。


    首控集团股价走势图,数据来自雪球

    18个月时间,首控集团的市值由400亿港元,跌至15亿港元,崩盘之惨,惨不忍睹。对于成实外而言,大股东严玉德火线增持之后可否收复失地,进入下一个上升轨道?超跌之后,首控集团如何处置手中拼盘的教育资产,传习邦继续关注。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