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疯跑结束,在线英语赛道拐点已至
    Alter聊IT
    2019-11-20 
    现阶段的英语教培市场,更像是一场在政策压力、教育贷爆雷、市场加速洗牌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的连锁反应

    英语培训行业正在经历新的拐点。

    创立于1998年的韦博英语,在第21个年头陷入到了崩盘的境地,甚至在高管传出跑路的消息后,直接让教育贷成为众矢之的。本以为韦博英语的“触礁”,只是传统英语培训末尾淘汰的结果,但在线英语学习平台“朗播网”的欠薪风波、在线辅导平台学霸一对一被曝停止运营,无疑预示着英语培训市场的淘汰赛仍在发酵。

    就在外界感慨哀鸿遍野的时候,另一群玩家却选择了“进击”。

    流利说高调公布了最高20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这家科技驱动的教育公司以实际行动表达了语言学习市场的乐观前景;好未来交出了一份单季亏损1440万美元的成绩单,远不及去年同期7700 万美元净利润,股价却在收盘时反涨13%;以及选择10月份在纽交所上市的网易有道,大有在行业被唱衰时逆风IPO的迹象……

    前后两种不同的境遇,看起来有些魔幻,可市场终归不会说谎,结合英语培训行业近阶段的市场风向,不难找到个中原因所在。

    01 倒闭潮的溢出效应

    无论是好未来们不惜亏损换增速,还是流利说大手笔进行股票回购,绝非是拍脑袋决定的结果。

    以韦博英语为例,作为成人英语培训市场曾经的巨头,在经历系统性塌方前已经在国内62个城市布局了154家线下门店,牢牢占据了英语培训市场的一席之地,所承载的用户规模可能达到数万甚至几十万的量级。

    可以佐证的是,在韦博英语资金链断裂前的9月份,财务数据中仍然有超过3000笔交易,显示为“收入”的交易金额共计约2772万元。而在随后发生的学员要求退费事件中,仅北京、上海、成都三地的退费金额就超过1亿元之多。

    如果从纯商业竞争的立场来看,韦博英语的倒闭无疑将释放出大量的市场需求,对于流利说等竞争者而言,不失为加速抢占市场的契机。毕竟不同于日语、法语等小语种市场培训,英语培训几乎等于刚需。

    特别是对在线英语学习平台,诸如韦博英语等线下巨头倒闭所引发的寒蝉效应,大概率会促使刚需用户谨慎对待动辄数万元的线下培训,继而将需求转移到流利说等低客单价的在线平台。

    事实上,韦博英语并非是孤例,按照投资界整理的数据,2019年陷入危机的教育机构已经有20多家,不乏朗播网、萌塔教育、乐知英语等与在线英语学习平台。

    在不少媒体梳理出的原因中,矛头直指教育贷:学员一旦签订合同,金融机构会将贷款一次性打给教育机构,而学员无论是否上课,在合同期内都需要每月按时还款给金融机构。由于不少教育机构将预付费款项作为现金流用于扩张,致使在资金链断裂后陷入经营瓶颈,最终以关店跑路的结局收场。

    沿循这样的观点,韦博英语的倒闭可能还只是序幕,根据去年7月份颁布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出发点正是规避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的风险,并将于2019年年底前完成全国线上培训机构的备案排查工作,同时对培训时间、课时收费限制、教师资质等做出规定。

    也就是说,那些学费分期贷款产品的设计规则未遵循规定,或者在资质和流程上不合规的玩家,仍然存在被淘汰出局的可能。

    当然换一个角度来看,线下倒闭潮的溢出效应也将是流利说等借机收割市场的契机。AI技术提供了低成本、高效率的英语学习模式,也在重新定义英语培训的游戏规则,即便是教育资源欠发达的三四线城市,也可让用户以个性化、高效率的方式学习英语。

    02 进击者的生存法则

    为语言培训市场下一个定义的话,有着典型的马拉松长跑模式,但同时也存在残酷的丛林法则。

    韦博英语何尝不是一个例子,当这艘巨轮触礁沉没前,还曾试着进行战略转型、架构调整,试图通过合伙制、转加以及股东追加投资借款等方式扭转颓势,可惜持续恶化的业绩推迟了原定的融资计划,遗憾失去扬帆起航的机会。

    可以归咎于教育贷的腐蚀,可以从政策的影响中找借口,韦博英语失败的深层次原因仍然是缺少竞争壁垒,仅仅以规模化的方式打造护城河,最终成也扩张,败也扩张,掉进了自己制造的陷阱里。要知道,线下英语培训属于典型的重模式,但不同玩家的教学方法、教学内容和商业模式又不无相似。

    反观那些在行业行至低谷时进击的玩家,大多有着“勇悍”的一面,譬如前面多次提到的流利说。

    诞生于2012年的流利,王翌、胡哲人和林晖三位创始人都有着深厚的产品和技术背景,团队成员也有的来自Facebook、IDSIA、Google等知名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包括牛津大学出版社英语教育出版主任陈骅老师,SPBCN中国英文拼字总决赛评委John Cressey在内的明星教研团队。

    面对教育行业的种种弊端,人们对有效、个性化和价格合理的学习解决方案的渴望,流利说计划用人工智能破解哑巴英语现象的流利说,笃信技术创新拉平巨大的信息鸿沟。

    于是在51Talk、沪江等扎根的在线英语学习市场中,主打“AI+教育”的流利说异军突起,自主研发了国内首个“人工智能英语老师”,基于深度学习技术为每一位用户提供个性化、自适应的学习课程,开辟了在线英语学习的新模式,并在牢牢抓住成人英语学习市场后,将少儿英语学习作为新的增长点。

    如何在丛林法则中生存下来,流利说有自己的优势。

    从技术层面来看,三位创始人浓重的技术背景,使得流利说定位为一家科技驱动的教育公司,而非谨慎而保守的教育企业。将人工智能带入教育行业的流利说,已然收获了外界的认可,比如CBInsight在2018年评选的“全球100家最具潜力的人工智能公司”中,流利说是来自中国的7家公司之一,也是全球仅有的两家教育公司之一。

    就数据层面而言,拥有1.388亿注册用户的流利说,收集到了大量带标注的语音数据。截止到2019年6月份,流利说已经建立了拥有335亿条录音句子、27亿分钟录音的“中国人英语语音数据库”。同时数据优势又反哺了流利说的技术优势,比如在PingWest举办的HAY!17语音识别 PK 赛上,流利说对中式英语的语音识别准确率已经超过Google、科大讯飞等公司。

    简单为进击者们做一个总结,好未来、新东方本就是教培市场的猛兽,有着“嗜血”的天性。流利说等敏锐的垂直市场新贵,同样嗅到了新的机会点。毕竟每每旧巨人倒下的时候,也是新巨人出现的节点。

    03 慢行业的长期价值

    需要思考的另一个问题是,为何在政策压力、市场风声鹤唳的局面下,流利说等玩家依然敢于下注?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不妨先来重温一下两个和英语相关的“热搜”。

    今年10月份,在湖南长沙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中心的一次集体采访中,90岁高龄的袁隆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意外飙了一段英语:“Because China helps them to develop hybrid rice, African countries will have a bright future tomorrow.”(悄悄翻译下:中国帮助非洲国家培育杂交水稻,我相信他们的明天将会十分光明)

    今年5月份的时候,一位名叫安灏然的小学生凭借自编自导的英语情景剧走红网络。尽管还只是个9岁的孩子,安灏然已经可以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外国小朋友零障碍交流,乃至萌生了教别人学英语的想法。

    从9岁到90岁的年龄跨度,形象地刻画了中国英语学习群体的画像。参考教育部在2018年公布的统计数据,全国高等教育普通本专科和研究生在校人数超过3100万,加上中等教育和初等教育的学生数量,国内学习英语的学生群体即已在2亿人次左右,已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将英语作为外语学习的国度。

    在千亿级的市场面前,不管是线下的教培巨头,还是流利说等创新型选手,都没有不在市场出现洗牌赛时抢滩登陆的理由。只是和互联网“快鱼吃慢鱼”的游戏规则不同,教育以及在线教育都属于“慢行业”。

    比如在需求旺盛增长、中产阶级兴起和技术创新的利好下,在线英语可以说是十足的黄金赛道,却也出现了追风口、挖人口红利等讲求短期效益的玩家,最终在行业进入洗牌期时被迫退场。

    与之对应的是流利说的“慢策略”,从练习口语的工具到人工智能驱动的在线英语学习平台,流利说在赛道上甩开竞争对手后,并没有选择烧钱增长的模式,而是专注于产品和用户体验的打磨。据悉,他们还在加大教研师资力量的投入。

    可以给出的解释是,在线教育和电商市场不无相似,战略上同样有着两种路线:一种是借助风口、红利等外力快速扩张,典型的烧钱换规模;另一种是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主张的“客户至上、创新和耐心”,对应的是流利说等深耕用户体验、技术创新驱动行业进化的长线经营。

    结合以往的经验,第一种路线只要有外力输入就不难看到增长,而第二种路线往往需要超过某个临界点才会完全释放动能。

    现阶段的英语教培市场,更像是一场在政策压力、教育贷爆雷、市场加速洗牌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的连锁反应,势必会加速淘汰那些只有外力才能增长的玩家,同时也可能预示着临界点的到来,流利说等长期玩家的选择不无道理。

    04 写在最后

    韦博英语等老牌机构的滑铁卢,或许只是掀开了行业乱象的一角,仅仅是凸显了隐藏在消费金融潮水之下的风险暗礁。

    可从宏观的商业规律来看,互联网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以规模构筑壁垒的逻辑注定站不住脚。至少当教培行业硝烟再起,聪明的玩家们趁机收割市场的同时,并没有忽略将技术作为新的驱动引擎,或许这才是在线英语真正的拐点:上半场靠红利和政策盲区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下半场将逐渐走出新路线。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Alter聊IT”,作者Alter。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