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交集越来越多,好未来和字节跳动终有一战?
    青峰财经
    2019-11-06 
    好未来和字节跳动之间产生交集的赛道领域已经达到四个:在线少儿英语、K12学科辅导、思维培养、教育信息化。


    一个是地位得以巩固的社交帝国,另一个是教育培训行业老兵,原本身处在两不相及的赛道,或在未来成为劲敌。

    1

    一切源自“业务无边界”

    如果不是在对方领域内虎视眈眈,字节跳动和好未来可能会成为一对在战略意义上拥有互补性的合作伙伴。但现在字节跳动进军教育行业的意图越来越明确,一边内部孵化了gogokid等英语培训业务;另一边也在通过投资并购,完善教育生态布局。

    天眼查数据显示,10月29日,新升力的运营主体上海冀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今年4月Pre-A轮融资的投资方XVC退出,新增投资方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的全资控股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冀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经营范围包括从事教育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广播电视节目制作、出版物经营等,此前投资方包括喔赢资本、中南弘远、源码资本和XVC四家。据官网介绍,新升力是一家专注于儿童启蒙的教育机构,已开发数学、科学、英语、绘画等一系列早教课程,付费学员超过10万人,在全国拥有20多家国际早教机构,并打造了多所省级示范幼儿园。

    但在课程介绍页面,我们看到新升力实际开展的业务主要为数理思维课和科学启蒙课。这两项业务分别对应到了不同的子品牌:阿木数学大冒险和艾丽猫科学启蒙。作为一家横跨逻辑思维培养和STEM教育的早教品牌,新升力的产品类别覆盖到了0-8岁孩子,并且在业务模式上以加盟经营为主。

    尽管这是字节跳动首次涉足早教行业,但仍然具有熟悉的战略意义和“风口捕手”气息。

    近两年来,字节跳动在教育业务上的投入方式不尽相同。最初的模式,采取了擅长的内部孵化和产品矩阵打法。2018年,字节跳动先后推出悟空问答、好好学习App、aiKID、gogokid试水教育培训业务,分别在知识付费、少儿英语、AI教育方面与竞品展开角逐。今年1月,gogokid被爆出裁员优化,而在字节跳动内部,这块业务也引得不少员工嘘声。

    在不断推陈出新的同时,字节跳动版图上的另一阵条也在有序推进。2018年5月,字节跳动迅速参与了教育信息化机构晓羊教育的A+轮融资,8月参与了创新型学校Minerva Project的C轮融资。2019年,字节跳动未再推出新的教育孵化产品,但资本层面动作不断。5月以2000万人民币并购清北网校,进军K12网校领域,直接对标猿辅导和学而思网校。

    三个案例横跨三条赛道,字节跳动似乎并没有给自己设限,这给未来业务的发展走向留下了足够多想象空间。然而字节跳动“两条腿走路”布局方式,也正是好未来当下的焦虑。

    gogokid于2018年5月推出,当时直接对标到了VIPKID。不过,在头条入局时,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市场已结束跑马圈地,VIPKID和哒哒英语吃下了大半蛋糕。在这样的情形下,好未来也推出VIPX,几乎同时与字节跳动的gogokid一同加入激烈的在线少儿英语竞争。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1月,好未来在哒哒英语C轮融资中现身,持股比例约为33%。一年后,好未来再次跟投哒哒英语,但当时传闻卖身好未来的消息已经盖过了新一轮融资风头。

    8月,据晚点LatePost报道,好未来在七月前就开始了对哒哒英语的收购,且收购谈判已结束,交易价格未知。对此,哒哒英语方面否认了该说法,但在行业中已是不争的事实。

    背靠大树好乘凉,好未来参与投资的培训机构仿佛都连着相同的命运,或最终兼并或发展前景黯淡。

    8月,好未来参与两轮融资的海风教育宣布与轻轻家教达成全面战略合作,而这场交易也被爆出由好未来在幕后操刀。据全天候科技报道,轻轻家教CEO刘常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轻轻家教与海风教育的业务并不完全重合,双方合作的最大契机很大可能来源于共同的股东好未来。

    2

    你追我赶的对手局

    上个月,好未来发布了2020财年第二季度业绩报告,其中有两项关键信息值得玩味:一是进入第二季度后,好未来选择进行战略性亏损以应对目前激烈的行业竞争;二是长期投资减值损失为542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零。

    面对线上各家机构的猛烈攻势,老大哥好未来开始采取转守为攻的战略姿势,一方面说明线下教育竞争格局稳定,新东方和好未来牢牢把握优势,另一方面说明线上机构的扩张正日益侵占着线下培训市场。

    而单就对外投资而言,字节跳动和好未来都是目前教育行业内的活跃投手。字节跳动在教育行业的投资风格直率且多元,在初创股权投资方面,集中于中早期投资,并且紧跟行业热点,挑选被投对象的眼光也较有前瞻性。

    单在这点上,好未来的风格与其不相上下,一样专注于赛道投资,即使是行业二三名也无所谓,但进入的节点多为中后期或发展成熟阶段。原本这是比较保险的一种投资方式,但最新财报出来后,好未来在对外投资上的亏损表现高于市场预期,这直接说明了一个问题:在马太效应十分明显的教育行业,采取赛道投资的方法显然不太适合。

    对比来看,字节跳动的教育投资上或许抓住了现金牛。

    2018年字节跳动选择下注晓羊教育,8月又收购了学霸君的2B业务,这个时间正好处于教育信息化行业的转折节点当中。C端市场红利基本耗尽,赛道特征明显的在线教育行业也面临市场热点不足的困境。在整个互联网行业集体由2C转向2B之际,字节跳动的这一笔注资加密了教育B端业务的争夺声响。而实际上,从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经过一年时间酝酿,身处在B端教育业务的企业们才真正感受到了一个黄金周期的到来。

    去年,针对进校APP涉黄涉广告的专项整治行动仍历历在目,相关政策的出台迫使多家在线机构调整业务重心,从卖服务转向发展C端业务,而走技术路线的解决方案型公司从中获得了发展机会。今年,教育部多次出台教育信息化发展政策,并首次明确将AI教育和在线教育纳入建设规划,具体操作层面提出了加大政府采购力度等措施。

    两项政策效应一叠加,空出来的学校教育经费,可以更多地用来购买技术服务,而非以前的服务包,这些都成了B端“产业互联网”生意的政策利好点。

    几乎也在同时,去年的好未来开始大打B端业务牌。具体行动包括率先推出双师课堂解决方案“未来魔法校”,7月又推出“WISROOM”智慧课堂解决方案,到年底12月向全行业开放推出了其教育开放平台,接入了一千多家教育机构。

    相同的起点,同样的生态布局,字节跳动与好未来的隔空较量延续到了今年上半年。

    上半年字节跳动收购清北网校的举动,其背后也展现出对行业的精准预判和对信息热点的快速反应。暑假的网校之战,恰逢整个行业寻求盈利之际,跟谁学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消息重新夺回了大家对班课的关注。虽然清北网校不在大额投放名列,但这一举动也引起了行业对网校业务的注意。清北网校成立于2018年,但背后的管理运营团队都是浸润教育行业多年的老兵,在知名度和模式运营上更具备成熟性,对进入战场的适应能力更强。

    而今年暑假主角之一的学而思网校,成立时间虽早,但真正发力却在这两年。近期,学而思网校再次调整业务架构,此前单独发展的大海一对一和少儿英语培训等业务相继并入网校当中,未来不难看出整个学而思将只有两个作战部门,一个主攻线下一个发力线上。

    3

    为什么不是新东方?

    同样是教育培训行业里的老大哥,新东方与学而思的发展模式和当前市场打法逐渐疏离。第一个区别,可以从新东方和学而思的财报对比中读出。

    2020财年第二季度(2019年6-8月),好未来净收入为9.36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6.998亿美元,增长33.8%,较上一季度的7.028亿美元,增长33.3%。与此同时新东方2020财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报告显示,一季度,新东方净收入为10.7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8.6亿美元,增长24.6,较上一季度的8.43亿美元,增长27.2%。

    此中不难看出,好未来的净收入营收同比、环比增速超过新东方,但净收入逊于新东方。此前俞敏洪曾说过新东方要保证盈利,最近几个季度的业绩报表一出来,无论是新东方还是新东方在线,都有着不错的盈利表现。而学而思方面,张邦鑫则在近期明确表示选择战略性亏损进行线上获客。

    二者阶段性目标的不同:一个专注盈利一个专注增长,就注定了这两家公司无论是战略还是运营层面都存在错位竞争。2017年,在好未来主办的GES2017未来教育大会上,俞敏洪说到,对于好未来而言,新东方不是竞争对手。在业务上新东方和好未来是友好竞争,因为不竞争就有害。从高层次来说,叫精诚合作。

    在俞敏洪定义的这段关系里,二者的确在这些年来保持着友好竞争的态度,也从未对标过彼此业务。而在业务层面之外的对外投资上,新东方旗下的新东方战投和创投基金也展现出了与字节跳动和学而思不一样的投资思路。

    天眼查数据显示,新东方旗下投资公司近两年来广泛投资于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领域,投资数量高于学科教育类机构。素质教育领域的投资对象包括豌豆思维、极客晨星、科学队长等机构,职业教育方面包括来offer、UniCareer等,其投资思路有明显整合上下游产业链的倾向。

    以海外留学为例,新东方既投资了国际教育机构集思学院等,又投资了留学缴费平台易思汇以及针对海外大学生回国求职的UniCareer,并且参与了留学生租房的异乡好居天使轮融资,最终这数笔投资形成了一条服务海外留学生的完整投资链路。

    新东方创投思路的不同,反而衬托出了字节跳动和好未来之间诸多的相似之处。以家长帮为例,好未来先是投资,后直接并购,而新东方投资后并购的案例不多,反应出后者大多出于财务投资的需求。而好未来和字节跳动的投资踪迹却常见出于完善业务体系和追求互补性的目的,因而并购在整个投资业务中的频次高于新东方,这也就决定了字节跳动和好未来在业务上会形成高度竞争关系的可能。

    据投资界分析,好未来的教育投资版图分为两块,一是轻轻家教、DaDa英语、海风教育等培训企业,二是考研帮、宝宝树、果壳、妈妈帮、美柚、喜马拉雅等以社群或流量为主要特点的企业。

    如果将其一一对应,并且算上自身开展的业务,好未来和字节跳动之间产生交集的赛道领域已经达到四个:在线少儿英语、K12学科辅导、思维培养、教育信息化。而在这之外,二者对流量的的渴望和复用也在加速着这场竞备赛。接下来,就看两个具有同样野心的实干家,谁能率先擦出这场无硝烟战争的火花。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