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15亿并购吴晓波频道「难产」?全通全亏,妖股4年跌99%
    传习邦
    2019-09-04 
    由股王变身为「变脸王」的全通教育,利空尚未出尽、地雷尚未炸完

    同为股王,茅台的股价直上1100元,站上山巅,全通教育的股价跌落神坛,只在5元左右的谷底翻滚。

    全通教育股价图,数据来自雪球

    2015年4月,作为在线教育第一股的全通教育,一度摸高467.57元,戴上两市第一高价股的桂冠。4年时间,「天价」全通回归本色,股价跌去99%,只余一具残躯。

    先上山,再下山,一上一下,核心股东、高管一共套现34亿巨款,赚到盆满钵满,中小股东欲哭无泪。曾经有一个段子:先把空头教育一遍,再把多头教育一遍,全通教育正是把中小投资者全部通通教育一遍。

    - 1-

    利空未出尽,地雷没炸完

    2018财年,全通教育大笔一挥,计提6.85亿元商誉和坏账,录得6.57亿元的巨亏。一向「矜持」的深交所也忍不住发问:巨额商誉计提是否合理?是不是在以财务洗澡的方式调节利润?

    事实证明,全通教育并不是在「洗澡」,而是主营业务滑入泥淖,「下山」的漫长熊途,看不到尽头。

    2018财年,全通教育实现营收8.39亿元,同比下滑18.57%。引人注目的是,名不见经传的第一大客户销售额一年时间居然上升8.4倍,高达2.98亿元,占比营收35.51%,让人忍不住质疑报表的真实性。

    2019年中报,全通教育继续「下山」,录得2.48亿元营收,同比下降16.6%,扣非净利润-3443.4万元,比上年同期90.9万元的亏损放大近40倍。

    十分清楚,由股王变身为「变脸王」的全通教育,利空尚未出尽、地雷尚未炸完,扭转乾坤的拐点还在九霄云外。

    更糟糕的是,困扰全通的应收账款问题,远未解决。2018年,全通教育营收8.39亿元,对应的应收账款高达4.64亿元,占营收的55.25%、总资产的21.5%。坏账方面,全通一把计提了5570万元,其中,长沙湘计华计算机的2445万元的坏账计提了50%的坏账准备。

    2014年,刚刚上市的全通教育应收账款仅为6105万元。2015年之后,在股价「腾飞」的同时,全通教育的应收账款也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2015-18财年分别为1.47亿元、3.63亿元、5.21亿元和4.64亿元。

    尽管有过大笔计提,2019年中期,全通教育的营收账款仍旧高达4亿元,占总资产的20%。

    - 2-

    商誉高达7亿,两市一大妖王

    应收账款的叠加,暴露出主营业务难以为继的窘境。2015年,以校讯通业务起家的全通教育跨界转型,一年时间先后并购西安习悦、北京继教网等9家子公司,由单一的家校互动,拓展至教育信息化、在线教师培训,发布全课云平台、全课网,搭建「和教育」生态。

    全盛时代,全通教育的优势有二:一为全渠道,由教育主管部门、学校的B端,向教师、家长、学生的C端延伸;一是校园入口,由传统的家校互动业务向智能校园、全课通业务转型。「全通」的生态看上去很美,在二级市场走出一柱擎天的股王身姿,实际落地却捉襟见肘,梦想照不进现实。

    2019年中期,全通教育的家校互动业务实现1.05亿元营收,同比下降17.95%;教育信息化业务实现营收4920万元,同比下降36.54%;教师培训业务为唯一的「亮点」,实现营收9070万元,仅增长0.13%。

    另一方面,激进的并购带来了山积的商誉,即使在2018年大手笔计提6.09亿元商誉之后,全通的账上仍旧趴着高达7.06亿元的商誉,占净资产的53.27%,仍是一枚随时炸响的业绩地雷。

    当然,居高不下的商誉,并非全通教育唯一的地雷,第一大股东、实控人陈炽昌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6.77%,质押股权1.47亿股,占总股本的23.24%。

    与4年前相比,全通教育一时在天上,一时在底下,正是沪深两市妖股之王。

    - 3-

    15亿元买公号,难产已达5个月

    教育信息化1.0时代,「三通两平台」,以「通」为主,全通教育与运营商联手,从窄小的家校互动板块成功切入,成为教育信息化赛道第一个明星股,一路跑马圈地。

    教育信息化2.0时代,「三全两高一大」,以「用」为主,全通教育跟不上行业迭代的速度,跟不上行业的节奏,越甩越远。

    5年时间,全通的一手好牌,打成了稀烂一片,慢慢走进业务停滞、股价低迷、商誉高积的死循环。解套的方法似乎只有一个,发动一场新的并购,改弦更辙,彻底扫除基本面的颓势。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

    2019年3月底,全通教育发布公告,拟作价15亿元,收购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杭州巴九灵96%的股权。巴九灵的核心资产,正是吴晓波的财经自媒体「吴晓波频道」,拥有350万粉丝。一向贩卖成功学鸡汤的吴晓波,自此成为全通教育的一剂良药。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全通教育的审计机构正中珠江深陷康美造假风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全通自身第一大客户销售额占比畸高招致深交所问询......

    一个坏消息,接着一个坏消息,吴晓波15亿元卖公号,至今尚未落袋为安。

    对于全通教育而言,吴晓波频道似乎是最后一根稻草,在更换审计机构之后,重组继续推进。难产5个月之后,15亿元卖公号能否成行,市场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