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决胜新高考:搅局智慧校园2.0,这只「晓羊」凭什么
    传习邦
    2019-08-14 
    以SaaS的名义,晓羊教育如同一匹黑马,从一个窄小的缺口突入,正在侵蚀传统IT厂商长期盘踞的领地。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葵酱Aoi

    编辑 | 初见

    资本寒冬时期,正是好项目脱颖而出的好时机。2019年3月,成立三年的晓羊教育完成第四次融资,由新东方、华创资本领投,1.5亿元资金再次加码智慧校园、教育信息化。以SaaS的名义,晓羊教育如同一匹黑马,从一个窄小的缺口突入,正在侵蚀传统IT厂商科大讯飞、立思辰、全通教育长期盘踞的领地。搅局者晓羊,是不是教育信息化2.0年代的一个传奇?

    - 1-

    3000亿教育信息化,黑马出没

    在晓羊教育董事长兼CEO周林看来,国内的教育信息化正走向2.0时代,由「三通两平台」的基础设施建设,转向「三全两高一大」的教学应用、学习应用,对于价值3000亿元的教育信息化行业而言,是一次升级,也是一次洗牌。

    晓羊教育董事长兼CEO周林

    教育信息化1.0时代,始于2012年,集中在三通两平台的建设。所谓三通,即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所谓两平台,即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三通两平台开启了国内智慧校园的一波红利,2017年,财政口的教育信息化投入高达2700亿元。

    2018年4月,教育部发布《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力图在三通两平台的基础上,实现三全两高一大。三全,即教学应用全覆盖、学习应用全覆盖、数字校园全覆盖;两高,即提高信息化应用水平、提高师生信息素养;最终建成一个互联网+教育的大平台,即一大。智慧校园,三全两高一大为第二波红利。有研究表明,2020年,财政口的教育信息化投入预计超过3800亿元,创造一个价值6000亿元市场规模的教育信息化大蛋糕。

    教育信息化1.0时代,重心在基础设施,周林选择蛰伏。教育信息化2.0年代,聚焦在应用,对于周林而言,天时、地利已具,正是晓羊教育大干快上,发起洗牌攻势的大好时机。幸运的是,还有新高考的契机,让晓羊教育得以从一个刚需的切口——走班排课快速切入。

    新高考的自主选科、不分文理,直接催生、催化了教育行业两大刚需业务:一是中学生生涯规划、升学服务,一是走班排课系统。新高考的走班教学主要特征有「四无」,即无固定班级、无固定课表、无固定教室、无固定教室,学生按照自己选择的课表上课,一人一课表。教学范式的改变,立即带来学校组织模式的根本性变化,一套走班排课软件成为教学的刚需。

    - 2-

    第一代人工智能专家,四次创业

    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的周林,1997年负笈远游,在美国特拉华大学攻读计算机视觉专业,获得博士学位,是国内第一批人工智能专家。毕业之后,周林谢绝大学教授的offer,踏上创业的征途,在美国先后有三次创业的经历。

    2004年,周林卖掉了第一次创业的网络安全项目,参与创办了一家大学生转学平台Collegetransfer.net,切入教育赛道。在美国,社区学院、研究型大学自然衔接,60%的大学生有至少转学一次的经历。周林的项目在这个赛道成功领跑,成为全美最大的转学平台之一。

    2008年,周林第三次创业,在基础教育板块寻找机会,参与创办了中小学信息化方案商School wires(思库网)。美国的教育信息化市场成熟、细分,思库网以研发、服务取胜。为了进一步降低研发成本和研究国内教育信息化市场,2009年,周林回到中国,建立思库网中国研发中心。经过7年的发展,思库网崛起为美国中小学信息化平台第二大解决方案提供商,与行业龙头Blackboard分庭抗礼。2015年,Backboard合并思库网,成为美国本土基础教育信息化平台无可争议的老大,在全美1.5万个学区中占据一半以上份额。

    并入Blackboard之后,周林身兼两职,一方面负责核心的研发工作,另一方面出任Blackboard K12中国区负责人,继续领导思库网时代创立的中国研发中心。2013年前后,走班制教学在国内名校中悄然兴起,北京35中与思库网合作,引入走班管理系统,逐步建设整体的智慧校园,成为周林引为得意的经典案例。

    2016年,周林在Blackboard的过渡期满,决定出走单飞。根据双方的分手协议,周林私有化接手Blackboard思库网的中国区。在获得阿米巴资本的天使轮加持之后,周林在Blackboard思库网中国区的基础上创办晓羊教育。

    - 3-

    走班排课,核心在于算法

    从思库网中国区,到Blackboard K12中国研发中心,晓羊教育的「前传」早已在国内潜伏7年,一出生便已风华正茂。

    新高考,开启了国内智慧校园真正的刚需时代,走班排课是第一个杀手级的应用。走班排课,看似简单,单价也不高,落地一个高中不过区区10万元,却存在着一般厂商难以逾越的高门槛。在周林看来,主要的壁垒有两个:一为显性的壁垒,底层算法极其复杂,等于是批量定制ERP,没有相当的技术背景,根本无法攻克;一为隐形的门槛,需要大量的数据和经验积累。

    通过接盘Blackboard K12中国研发中心,「初创」的晓羊教育实际上对接了一个完全成熟的智慧校园产品库,走班排课即为当中的核心部件。在国内,走班制基本是一个新生事物,一般厂商从零开始,难度可想而知。而在美国,走班制自1950年代就已兴起,基本为高中教育的日常,几乎所有公立、私立、特许中学的8-12年级均采用走班制,其中,Blackboard的系统占据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

    更重要的是,早在6年前,Blackboard便与北京35中合作,打造出国内第一批基于走班制的智慧校园方案。晓羊教育完整继承了Blackboard中国区的成果,完整的方案+完全的案例,先发优势不言自明。创立三年,晓羊教育继续在算法上寻求突破,加入人工智能的因素,打造一颗「晓羊之芯」。

    由走班排课为切入口,晓羊教育快速崛起为国内智慧校园的新锐力量。在周林看来,在走班排课板块,晓羊教育真正的对手只有一个——上市公司科大讯飞。作为国内教育信息化无可争议的龙头,科大讯飞早在2016年8月便已发布新高考解决方案,提供学生生涯规划、高考选课、走班排课一揽子解决方案,核心正是基于人工智能的超脑排课引擎。

    - 4-

    牧羊人生态,打破教育信息孤岛

    从技术背景上看,出身传统IT的科大讯飞,擅长系统集成,讯飞的排课系统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一种IT集成,表现方式为「堆人力」。晓羊教育则是另一个技术流派,走的是SaaS路线,给出的是国内唯一一个全自动化的产品,用户稍加定制,即可部署完成。这中间的代差,也许正是周林的底气。

    走班排课是一个刚需的利基市场,对晓羊教育而言,却只是一个入口。晓羊创业之初,周林便已规划了三步走的战略:第一步,走班排课;第二步,智慧校园;第三步,教育信息化生态。

    创业三年,晓羊教育走在第一步、第二步的交叉点上。由杀手级的走班排课,晓羊教育建立了全国性的渠道,成功走进了2000多所学校,约占全国2万所中学的十分之一。晓羊教育打算更进一步,克隆北京35中的案例,推广基于走班排课的智慧校园方案。

    晓羊教育教育信息化装备展台

    在周林看来,国内的教育信息化成就巨大,问题也多多,主要的症状有二:一是有平台无应用的数字鬼城现象,一是无处不在的信息孤岛现象。数字鬼城,随着走班排课这一杀手级应用的普及,倒逼学校变革,势必渐有人气。信息孤岛,则是晓羊教育下一个主攻的方向。

    周林的思路是,通过打造一个全国贯通的走班排课SaaS系统,在此基础上共享数据,基于数据推出「牧羊人生态」,接入第三方的应用,从而让一个个分散的信息孤岛逐步连通,成为教育信息化的一整块大陆。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