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甘肃广电王永生大案:和晶科技炸雷,澳润科技三折大甩卖
    传习邦 Bugle X
    2019-08-08 
    与三年前5.4亿元的买入价相比,和晶科技亏本4亿元,正是一场三折大甩卖!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灰 熊

    一则公告,沉疴在身的上市公司和晶科技,又添新伤,再上头条——

    2019年7月下旬,和晶科技在无锡产 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澳润科技100%的股权,首次挂牌价1.48亿元,与三年前5.4亿元的买入价相比,和晶科技亏本4亿元,正是一场三折大甩卖!和晶科技的公告并未言明的是,挂牌出售的澳润科技深陷甘肃广电王 永生案,已被移送公安 机关一并侦查。

    - 1-

    澳润科技,一次性计提6.15亿损失

    2018年4月,和晶科技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陈柏林股权质押暴雷,引入战略合作伙伴,央 企招 商局资本旗下的荆州慧合受让12%的股权,成为和晶科技第二大股东。交易完成,陈柏林直接持有16.56%的股权,通过一致行动人上银基金和晶科技1号资 产管理计划合计持有19.32%的表决权,仍为和晶科技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澳润科技产品展示

    为了给招 商 局资本让路,陈柏林以退为进,辞去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职,荆州慧合董事兼总经理冯红涛出任和晶科技董事长,原和晶科技副总经理、董秘徐宏斌出任副董事长、总经理。与陈柏林一同辞职的,还有原和晶科技董事兼副总经理ZHANG JIEFU(张介夫)。张介夫,正是澳润科技的创始人兼董事长。

    事实证明,招 商 局资本接手了一个随时暴雷的烂摊子。2018年,和晶科技实现营收12.7亿元,同比下降11%;归属净利润-7.12亿元,为上市以来第一次巨亏。第一个炸响的地雷,正是澳润科技。根据2019年4月发布的资产减值公告,2018年全年,和晶计提的各项资产减值达6.95亿元,分别为商誉减值3.75亿元、坏账准备2.45亿元、其他资产减值准备8000万元,其中,商誉减值、坏账准备均来自全资子公司上海澳润科技。

    2018年,澳润科技的单一大客户甘肃广电管理层「出事」,澳润科技的订单量、业务回款断崖式下跌。随着甘肃广电的案件调查走向深入,甘肃广 电经营恶化,基本停止付款,和晶科技只好大笔一挥,在2018年针对澳润科技单一大客户甘肃广 电计提2.4亿元坏账准备。

    另一方面,由于单一大客户甘肃广 电流失,澳润科技2018年巨亏2.89亿元、2019年1-4月亏损490万元,和晶科技遂在2018年全额计提澳润科技商誉减值3.75亿元。坏账+商誉两大计提,三年合并盈利2.2亿元的澳润科技,却让和晶科技一把就承受了6.15亿元的巨额损失。

    - 2 -

    一个家电配套厂的跨界迷梦

    2011年12月创业板上市的和晶科技,是一个典型的伪 高科技企业,实际是一家为海 尔、小天 鹅、三星配套的白色家电控制部件制造厂商。上市之际,便有媒体质疑和晶科技真实的技术含量,当时的实锤是,和晶科技的研发人员平均工资只有5000元。

    科技含量不足,又属于一个日薄西山的夕阳产业,上市之后的和晶科技只得不断折腾,跨界图存。2014年9月,和晶科技一只脚跨出家电圈,斥资1500万元,受让智慧树幼教平台的运营公司环宇万维17.65%的股权。2015-2018年,和晶科技一再加码智慧树,经过五轮增持,总共斥资4.83亿元,持有环宇万维48.57%的股权,锁定第一大股东。通过控制智慧树幼教平台,和晶科技成功变身为一支教育概念股。

    跨界的另一只脚,和晶科技迈得更远,踏进了广 电设备这一滩充斥灰 色 交易的浑 水。2016年3月,和晶科技以发行股份、支付现金的方式,斥资5.4亿元收购广电设备商澳润科技100%的股权。并购之际,和晶科技是一个标准的白色家电配套商,澳润科技的主要收入则是来自向地方广电企业销售网络接入设备、有线电视传输设备,以及机顶盒的运营收入。

    两者的业务相差十万八千里,却难不倒擅长编 故事的和晶科技。和晶科技大言不惭地宣称,跨界并购的「理由」是,和晶科技的家电控制部件,与澳润科技的广电传输设备、机顶盒,可以在客厅的场景出现「协同」,打造一个基于物联网的客厅生态圈。

    实际上,并购完成之后,和晶科技仍旧是一个白色家电部件配套商,澳润科技则沿着一贯的老路,与地方广 电集团「深度勾兑」,兜售、运营机顶盒。所谓「协同」,无非是纸面上的协同。

    - 3-

    澳润的高光时刻,超额150%完成对赌

    澳润科技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广电网络集成商,在全国设立了5家分公司,与20多家地方广 电 集团建立业务合作。并购之际,和晶科技与澳润科技原股东张惠进、ZHANG JIEFU(张介夫)、上海群池签订对赌协议,澳润科技2015-2017年分别完成不少于4250万元、5000万元、5755万元的扣非净利润。

    国内的广 电 设备行业,条块分割,各有「山头」,本质上是一个「关 系」生意。在操作路径上,设备集成商通过设立子公司的方式,与地方广 电 集团「勾兑」在一起,由「关系」驱动,形成商业的闭环。澳润科技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张介夫深耕甘肃广 电多年,与甘肃广 电的一把手王永生过从甚密。

    为了彻底锁定甘肃广 电这一单一大客户,张介夫作出了一系列的「安排」,与甘肃广 电合资成立甘肃澳广,作为设备采购交易的第三人。2015年5月,作为甘肃省文化产业重点项目,甘肃广电、澳润科技、甘肃澳广三方签约,斥资1.5亿元,打造全省Wi-Fi热点覆盖业务试点项目。

    在甘肃广电一把手、「能人」王 永生的规划下,甘肃广 电年收入保持在30%以上,总资产破40亿元,拥有280万优先用户、450万户户通村村通用户。为了「多元化」发展,王永生部署了甘肃广 电一大主业、九大产业板块,建设一个西部数字电视、广 电宽带王国,甚至连婚庆产业都要插上一脚。

    紧随着甘肃广 电的扩张步伐,卖设备、搞运营的澳润科技赚得盆满钵满。2015-2017年,三年对赌期内,澳润科技累计完成2.2亿元净利润,业绩承诺完成率接近150%。为此,和晶科技向澳润科技的运营团队发放了1800万元的超额奖金。甘肃广 电,作为澳润的「金主」,贡献了大部分的营收。

    - 4-

    成也王永生,败也王永生

    1961年出生的王永生,毕业于西北师大,曾在兰州师专长期任教,担任校党 委委员、化学系主任。管而优则仕,王永生通过挂职临洮县委副 书 记一职,跳入甘肃 官 场,历任陇西县 长、县委书 记,定西市 委常 委、常务 副市 长。2011年,王永生调入甘肃广 电有线网络公司,出任总经理,两年后扶正,一肩挑起董事长、总经理两职。

    2016年4月,王永生到达仕途辉煌的顶点,在8个月内一身兼任甘肃广 电、读者传 媒两个大型国有文化集团的一把手。当然,到顶之后,就是谢幕。2017年12月,王永生卸任甘肃广 电董事长、总经理一职,专任读者集 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上市公司读者传媒董事长。

    2018年6月,作为甘肃王三运案的余波,王永生在读者集 团、读者传 媒董事长的任上落马。2019年3月,经甘肃省 高 院指定管辖,嘉峪关市中 院对王永生涉 嫌受 贿、巨额财 产来历不明、国有企业人员滥 用职 权一案提起公 诉。

    王永生东 窗 事发之后,甘肃广 电的经营每况愈下,最终因「账户余额不足」,停止支付澳润科技的应收账款。2019年3月,澳润科技诉诸法 律,向甘肃广 电讨要6280万元的欠款。5月,甘肃省高 院做出民事裁决,指认澳润科技、甘肃广 电、甘肃澳广之间的网络电视设备采购,存在违 法违 纪行为,驳回澳润科技的起诉。澳润科技则递交上诉状,上诉于最 高人 民 法 院。

    在王永生任期内,澳润科技对甘肃广 电的销售额,2016年为3.28亿元,占比总收入81%,2017年为1.74亿元,占比62.6%。可以说,没有王永生,澳润科技根本不可能完成高额的业绩对赌。2018年王永生调任、垮台之后,澳润科技对甘肃广 电的销售额仅为2390万元,占比总收入24.1%。

    成也王永生,败也王永生。搞定了一个王永生,张介夫顺利完成三年对赌,成为人生的赢家。抓了一个王永生,甘肃广电、澳润科技立即打回原形,留给接盘的招商局资本一个烂摊子。

    - 5-

    澳润之外,环宇万维是下一个黑天鹅?

    剥离澳润科技,和晶科技给出的理由是,上市公司进一步把物联网和教育确立为战略发展方向,光电设备行业的澳润科技业务一落千丈,倒欠和晶科技5215万元借款,在战略上的契合度大幅下降。从三年前的「协同」,到如今的「不契合」,一切仅凭和晶科技一张嘴。

    原环宇万维董事长袁胜军

    另一方面,尽管「教育」仍是和晶科技的战略方向,环宇万维的发展前景同样也不乐观。2018年,环宇万维实现营收6550万元,同比增长25%,亏损额却高达2.29亿元。2019年初,环宇万维出现管理层大震荡,创始人兼董事长袁胜军辞职走人,由招 商 局资 本空降管理团队接管。

    更糟糕的是,环宇万维的最后一轮增资也出了问题。2017年,和晶科技斥资1.5亿元,第四次增资环宇万维,持有48.98%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2018年5月,烧钱的环宇万维第五次增资,和晶科技与深圳君智、元朔投资达成协议,共同出资2.22亿元对估值19亿元的环宇万维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和晶科技将持有环宇万维48.57%的股权,仍为第一大股东。

    一年之后的2019年6月,和晶科技公告,在约定注资的12个月期限结束之后,和晶科技、元朔投资已分别完成1亿元、2200万元的实缴,深圳君智却未能缴清增资,行为已构成违约。深圳君智为环宇万维高管周义、袁胜军合组的合伙企业,其中,环宇万维河南区域总监周义持股40%,袁胜军持股21%。

    在袁胜军退出、深圳君智违约之后,巨亏的环宇万维会不会成为另一个和晶科技的烂摊子?既然澳润科技可以在三年前「协同」、三年后「不契合」,与和晶科技主业相隔十万八千里的幼教云平台,会不会是下一个「不契合」资产?

    也许,剥离巨亏的环宇万维,正是和晶科技的最佳选择。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