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资本大鳄出逃,国企接盘?一场资本赌局,威创何处去
    传习邦
    2019-07-24 
    和君系成功出逃,国企适时补位,是威创的自救,还是又一场资本大戏正在拉开帷幕?
    资本大鳄出逃,国企接盘?一场资本赌局,威创何处去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葵酱Aoi

    编辑 | 初见

    6月23日,威创股份发布公告,第一大股东威创投资与广州科学城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威创投资以5.3元/股的价格,向科学城集团转让9100万股、10%的威创股份股权。交易完成,威创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仍持有威创股份的23.21%的股权,为实控人,科学城集团耗资4.8亿元,晋级为第二大股东。

    科学城集团成立于1984年,是广州开发区最早成立的国企之一,由广州开发区国资局授权经营,为国有独资企业。科学城集团的前身是广州开发区建设开发总公司,2003年改制为广州开发区建设发展集团,2017年重组为科学城集团,主业为新一代信息产业、园区+房地产开发。

    一年前,威创股份的二股东为资本市场鼎鼎大名的和君系。和君系成功出逃,国企适时补位,是威创的自救,还是又一场资本大戏正在拉开帷幕?

    - 1 -

    威创转型,告别8·15黑天鹅

    2018年初,威创股份也有过股价12.28元、市值超百亿的高光时刻。8·15幼教新政之后,威创股份一路下挫,引入战略投资科学城集团之际为5.2元/股。相对于2015-2017年的大肆并购,2019年上半年的威创股份显得沉寂。2018财年,威创实现营收11.7亿元,同比增长2.8%;归属净利润1.6亿元,同比下滑16.6%。

    电子拼接屏行业的威创股份2009年11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15年跨界教育,展开大手笔的系列并购,先后将红缨教育、金色摇篮、可儿教育、鼎奇幼教四大幼教品牌收归麾下,一度运营、服务国内5500所幼儿园,为名副其实的幼教巨无霸。

    资本大鳄出逃,国企接盘?一场资本赌局,威创何处去

    威创股份投资并购幼教的布局

    8.15幼教新政之后,威创股份去「幼儿园化」,转型儿童成长平台,幼儿园服务、幼教产品、多元儿童成长场景为三项主要业务。2018财年,威创的儿童成长平台业务实现营收5.8亿元,同比增长21.3%,营收占比49.7%,与电子视像业务平分秋色。

    在三大细分行业的幼教业务中,幼儿园服务板块的收入正在下降,2018财年实现营收2.4亿元,已低于幼教产品板块的2.5亿元营收。多元儿童成长场景业务为增长最快的幼教业务,营收同比增长七成,主要得益于安特思库儿童成长馆、七彩宝屋儿童早教的加盟业务快速增长。截至2018年底,安特思库全国加盟店512家,七彩宝屋全国加盟店230家。

    8·15幼教新政要求:至2020年,全国普惠园占比80%左右,预留给高端园的发展空间只剩20%。政策落地后,威创的5500家合作园中,大部分转为普惠园,从而服务费、幼教产品采购预算减少。「自救」状态的威创转而优先发展0-3岁托育、早教,3-8岁儿童素质教育,填补幼儿园收入锐减的窟窿。

    - 2 -

    早教+少儿英语,搭救「落水」威创?

    进入2019年,8·15幼教新政的涟漪效应正在扩散,威创的基本面进一步恶化。2019年第一季,威创录得营收2.2亿元,仅增长0.6%;扣非净利润515.4万元,锐减82.1%。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威创紧急调将,加强幼小衔接、托育早教的拓展工作。在一次人事任免中,红缨教育销售总监刘苏坡、Yojo联盟事业部总监归向荣调入威创运营中心,刘苏坡出任安特思库事业部总经理,猛攻加盟业务。

    资本大鳄出逃,国企接盘?一场资本赌局,威创何处去

    安特思库为金色摇篮幼儿园内部孵化的幼小衔接项目,以幼教专家林崇德的儿童素质培养理论为指导,以金色摇篮董事长程跃的潜能发展心理学研究为核心,试图从心理、素质、能力多方面完成幼小衔接的教育,让儿童发展的连续性、阶段性实现无接口过渡。

    在少儿英语板块,威创也在加紧布局,试图形成对幼儿园业务的替代效应。2018年5月,威创股份斥资3.6亿元收购北京凯瑞联盟35%的股权,与少儿英语品牌「芝麻街英语」结成战略联盟。9月,威创与凯瑞联盟签订开店协议,约定3年内投建至少30家芝麻街英语深度服务直营店。

    创立于2013年的凯瑞联盟为芝麻街英语在中国大陆(除福建之外)、港澳地区的独家被许可人。截至2017年底,芝麻街英语在国内开办6家直营店,运营加盟校近200家,覆盖全国150个地市,累计学员5万人。

    不过,美国芝麻街工作室(Sesame Workshop)与凯瑞联盟的授权协议5年一签,最新一次授权截止到2023年,存在不确定因素。在过去几年的运营中,凯瑞联盟与加盟商纠纷不断,直至对簿公堂,芝麻街英语接连出现关店风波,致使品牌受损。

    - 3 -

    幼教王国的阴面:缺乏「教育」基因

    在8·15幼教新政之前,威创股份的幼教策略一言以蔽之,就是「买买买」。除了构成幼教业务主干的四大幼教品牌之外,威创一口气投资了家园共育平台贝聊、幼师成长平台幼师口袋、幼教服务平台小水滴课堂、高端幼儿园加盟商艾乐幼儿园、STEAM软硬件平台奇幻工房、交互式儿童阅读平台咿啦看书等诸多项目。全盛时代,威创甚至投资了一家幼儿篮球培训机构和一家月子中心!

    为了把旗下琳琅满目的幼教服务统合在一个「威创」品牌,威创股份在2018年提出「儿童成长平台」的主打概念,并举办大型展会集体亮相。威创儿童成长平台由10多个幼教品牌组成,业务涵盖幼儿园服务、少儿英语、0-3岁日托、社区学校、儿童健康管理,无所不包。

    资本大鳄出逃,国企接盘?一场资本赌局,威创何处去

    破绽在于:一方面,作为幼教品牌,「威创」品牌并未真正树立起来,TO B、TO C皆是处于定位模糊的状态,打不中需求痛点;另一方面,尽管由资本的纽带彼此连接,威创旗下的幼教品牌仍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无法形成有效的协同。

    在更深层次,出身制造业的威创,一直在TO B的数字拼接墙领域耕耘,全无教育的基因。横跨全产业链的多品牌战略,也不是威创管理层可以胜任的。

    一个显著的例子是,2018年9月,红缨教育创始人王红兵在完成三年业绩对赌之后辞职创业,创办幼儿园互联网服务平台壹点壹滴,与威创的儿童服务平台PK。2015年,威创打响跨界幼教第一枪,斥资5.2亿元并购王红兵的红缨教育100%股权。三年业绩对赌,红缨每一年都超额完成,2016年的净利润过亿,超过对赌金额一倍有余。对赌完成后,然而在幼教新政发布前的2018年上半年,红缨的业绩也是快速变脸,营收下滑一半以上。

    红缨的例子表明,通过并购、跨界的资本运作,打造一个「幼教王国」,有的时候,并不靠谱。

    - 4 -

    一场资本盛宴,怎样变成一场败局

    实际上,威创跨界幼教,一开始便是以资本运作为鹄的,是一场事先张扬的资本阳谋。始作俑者,便是资本市场鼎鼎大名的资本大鳄和君系。

    2014年7月,威创股份第一大股东威创投资通过大宗交易减持4.99%的股份,和君系旗下的上海和君、鄂尔多斯东联和君接盘,成为威创第二大股东。2015年2月,威创投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再次向和君系旗下的江西和信融智及关联方转让股权。

    和君系入局后,威创随即展开系列并购,跨界幼教,一场资本大戏正式上演。2015年一年,在跨界、并购概念的支撑下,作为国内A股第一股的威创股价大涨200%,大股东威创投资、二股东和君系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一级市场和君系也不放过。2017年8月,威创斥资3.85亿元收购可儿教育70%的股权,和君系旗下的投资机构赫然潜伏其中,入股时间不足9个月。

    2017年3月,威创投资以13.42元/股的高价,通过大宗交易向另一只资本大鳄安赐资本减持3.42%。10月,威创完成9.13亿元定增,招商局资本、华泰瑞联入局。一场连环并购的幼教整合大戏,至此演变成一场「群贤毕至」的资本饕餮盛宴。

    当然,接下来的8·15幼教新政的黑天鹅,让各路资本死伤惨重。幕后做局的和君系则在2018年3月率先减持,匆匆逃离股价腰斩再腰斩的灾难现场。截至2019年1月,和君系旗下的上海和君、和信融智皆已退出威创十大股东行列。

    做局四年,主导威创20亿并购幼教资产,一度持股10.21%的和君系在不经意间,成功出逃。

    科学城集团入股之后,跨界幼教的威创股份又一次站在十字路口。继红缨教育对赌结束之后,金色摇篮、可儿教育、鼎奇幼教的业绩对赌也在2019-2020年陆续到期。

    众所周知,在国内A股,对赌结束,往往意味着业绩变脸。截至2018年底,并购起家的威创一共积攒下17.4亿元商誉,占总资产40%。

    威创的商誉地雷随时会炸响吗?和君系撤退之后,威创的幼教棋局下一招怎么下?犹未可知。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