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弘成二次冲击上市:在线教育前传!三大“公服”浮沉记
    传习邦
    2019-07-08 
    在线教育并非新生事物,而是始于20年前四中网校、101网校、网上人大艰难的探索。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承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传习邦 葵酱Aoi

    编辑 | 初见

    6月6日,5年前从纳斯达克退市的国内网络学历教育服务商弘成教育,以弘成立业的名义,以最低调的方式发布招股书,正式踏上冲击国内A股的征程。

    在线教育、AI+教育,是眼下教育圈最火爆的赛道,头部机构动辄拿下数亿美元的融资。然而,在线教育却非新生事物,而是始于20年前四中网校、101网校、网上人大艰难的探索。20年间,主流的在线教育几经沉浮,终于找到在线直播、双师远程两大行之有效的业务模式,一众机构投入巨资,跑马圈地。

    另半边的在线教育小史:现代远程教育,以弘成教育为代表,经历过上市、退市,又上市的轮回,逐步走过青葱的年华......

    - 1 -

    现代远程教育,一组概念的梳理

    后工业社会,即知识爆炸时代。学会学习,即学会生存。上世纪60年代起,终身教育成为一股强劲的国际思潮,指导列国教育政策的制定。成人教育,或曰继续教育,分为学历、非学历两种。非学历,专注于职业技能、职业证书,在一些行业,「考证」为刚需。

    学历,是职业生涯提升的一个重要标签,确如弘成教育的一句口号:好学历=好工作+好未来。成人学历教育,专注学历的提升,地位显要。在中国,成人继续教育学历分四种——

    1,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即自考;

    2,成人高考(学习方式三种:脱产、业余、函授);

    3,开放大学,即广播电视大学现代远程开放教育,俗称「电大」;

    4,网络教育,即现代远程教育。

    成人学历教育的主流模式:远程教育。在中国,远程教育经历了三个代际的演变:第一代为函授,第二代为电大,第三代为基于信息技术、网络技术的网络教育,称作现代远程教育。2002年,教育部批准全国68所重点大学试点开办网络学习教育,设置的专业分两类,一为大学的招牌专业,一为就业前景良好的热门专业。专业类别分为:高中起点专科(高起专)、高中起点本科(高起本)、专升本、本科二学历。

    现代远程教育,有其全盛年代,也有其日渐式微的时期。传习邦了解到,2005年,清华大学的网络学历教育停招。2018年,北京大学、中山大学、浙江大学全面停招网络学历教育,哈工大则暂停网络学历教育,转向成人非学历继续教育。至此,试点现代远程学历教育的重点大学,从68家减少为63家。

    高校开办网络教育的机构,或称远程教育学院,或称成人继续教育学院。除此之外,教育部批准了三大现代远程教育公共服务平台(即,三大公服),分别为奥鹏教育(奥鹏远程教育中心)、弘成教育、知金教育。三大公服,三足鼎立。

    - 2 -

    奥鹏中心,远程教育的一支准国家队

    国内的现代远程教育,开创者为奥鹏远程教育中心,一手一脚摸索出网络学历教育的组织模式、运营方式。

    时间推回到2001年,教育部高教司批准试点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现代远程教育「校外教学支持服务体系」建设,由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已更名为,国家开放大学)、TCL集团旗下的TCL教育网分别持股50%,成立电大在线。

    2003年2月,电大在线设立奥鹏远程教育中心,两年后投入全面运营,一度为教育部唯一批准的现代远程教育公共服务平台。根据合资双方的约定,奥鹏远程教育中心主任长期由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副校长兼任。借助中央电大(国家开放大学)的全国体系,奥鹏中心快速完成全国性布局,成为国内最大的网络学历教育公共服务平台。

    在全盛时代,奥鹏中心与国内50家试点网络学历教育的重点高校合作,运营网校,在全国开办1800家远程教育学习中心、400家培训中心,累计服务300万学员。从某种程度上说,奥鹏中心,正是现代远程学历教育的准「国家队」。

    由网络学历教育起步,奥鹏中心在2007年涉足教师培训,2010年成立教师培训中心(奥鹏教师教育网),逐步多元化发展。多元化之后,奥鹏中心由继续教育、教师培训、职业教育、IT人才圈四大业务构成,其中师培业务增长可观。奥鹏的师培业务2007年起步,2010年成立教师培训中心(奥鹏教师教育网),与继教网(上市公司全通教育旗下)、尚睿通教育、教师网并称,成为师培四强之一。

    当然,作为巨头TCL集团的「不重要业务」,奥鹏中心有的时候也是处境尴尬。2018年12月,TCL集团大规模重组,聚焦半导体显示产业(即,华星光电),剥离产销全球排名前三的TCL电视、销量一度排名全球前五的TCL手机。

    TCL集团同时宣布,计划在适当时机推进第二轮重组,以重组、剥离、兼并、出售的方式处置资产。以奥鹏中心为代表的教育资产,赫然也在TCL二轮重组的预期之内。

    - 3 -

    弘成,上市、退市,又一次冲击上市

    京城的教育圈有两个黄姓奇女子,堪称「双黄」。一黄为安博教育的黄劲,一黄为弘成教育的黄波。双黄的共同点,皆为女子起男名的女强人,皆为出身大牌理工科名校的海归,皆在某一时间节点归国创业,引入国外先进的管理理念、先进的教育生态,分别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

    黄劲毕业于电子科大,为电子科大、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联合培养的博士。2000年,已是硅谷顶尖软件工程专家的黄劲归国创业,创立安博教育。以一套精细的管理工程软件为基础,在大牌资本的一路助推下,黄劲的安博一路买买买,整合数十家教育机构,2010年赴美上市,开创「拼盘上市」的安博模式。

    2014年,速度太快、以至于问题成堆的安博一度退市,又在4年后的2018年6月二次赴美上市。美股虐我千百次,我却痴心永不改......黄劲的自信、坚韧,让人印象深刻。

    弘成教育董事长 黄波

    与高调、张扬,富有「侵略性」的黄劲不同,出身跨国公司、投行的黄波显得温婉、沉静,成竹在胸。毕业于美国田纳西大学的黄波,修了化工、微生物两个硕士学位,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取得MBA学位,先后在默克、Bankers Trust、安永任职,国外职业生涯丰富多彩、经验丰富。

    1999年,国内网络教育的概念刚刚兴起,黄波归国,参与创立弘成教育,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开创了国内现代远程教育的「人大模式」。从某种程度上说,国内的现代远程教育官方上起步于TCL集团与中央电大合办的奥鹏中心,实际上起步于弘成教育的「人大模式」。

    「网上人大」,弘成教育还开发了「网上101」,一时间成为国内网络教育的领军企业。在获得IDG、麦克劳-希尔、老虎基金、花旗银行这些国际知名大机构的资本加持之后,2007年,弘成教育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国内在线教育第一股。

    当然,境外投资者不懂中国,上市5年,弘成教育的市值一直在1亿美元上下波动。2013年,黄波下定决心,从纳斯达克私有化退市,成为教育中概股主动退市第一家。退市之后,娴熟于资本运作的黄波把一个弘成教育拆成两个部分,以101网校为主题的101教育,在新三板挂牌(已退市),以网络学历教育为主体的弘成立业在暗中孵化,冲击国内A股。

    2018年度,弘成立业录得6.2亿营收,1.5亿元的净利润,其中,网络学历教育的营收4.2亿元,占比68%。作为三大公服之一,弘成与9家高校战略结盟,学习中心遍地开花,成为国内最活跃的网络学历教育服务商之一。

    - 4 -

    知金,一个行业「老三」长久的落寞

    与奥鹏中心的厚重、弘成教育的高调相比,同在2007年挤进三大公服之列的知金教育显得十分低调,置身于被遗忘的角落。

    知金教育董事长 谢冰

    知金的创办人谢冰出身于大牌投行美林证券,一度参与凤凰卫视、TOM、UT斯达康的上市工作。2006年,谢冰在北京成立知金教育,并在次年成功拿到教育部的公服试点批文。十多年发展,知金与20多家高校签约,开办网络学历教育,在全国建立50多个学习中心,服务几十万学员。2012年,知金涉足职业教育,与一系列大牌跨国公司签约,展开校企合作。

    当然,知金的内部一直在「折腾」的状态之中。2015年的时候,IT老兵李卫平出任知金总裁,提出「三横六纵」的发展思路,规划6条业务线,准备大干一场。2018年,知金的总裁换为远程教育行业的老兵王建。王建,主打「规范」,强调规范化办学,标准化运作,在各个环节严管严控,解决远程教育最核心的质量问题。

    与弘成的扩张态势不同,知金强调内涵式发展,将「规范」二字坚守到底,努力以远程学历教育为基础,寻求在职业教育、国际教育方向的突破。在线教育,一日千里,每日都有新鲜的事物突然出现。「在线」的时代,只强调内涵、「规范」,是不是显得有些缩手缩脚,太慢、太保守?

    出身国际大投行的谢冰,在知金运营的十多年里,拿到珍贵的三大公服牌照,却未见值得一提的资本运作。是不是志不在此?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