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股价跌九成,逼近1亿美元:拿什么拯救你,落水的达内
    传习邦
    2019-07-08 
    在IT培训整体式微的2018财年,达内科技一把就亏掉了6亿元,为201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
    股价跌九成,逼近1亿美元:拿什么拯救你,落水的达内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承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初见

    在IT培训整体式微的2018财年,达内科技一把就亏掉了6亿元,为201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资本市场上,达内科技经历了一场史诗级的大跳水,一年半时间,市值由10亿美元缩水至1.2亿美元,跌掉了九成。

    就估值而言,达内22.4亿元营收、内含估值不菲的少儿编程品牌童程童美,居然与编程猫、小码王最新一轮融资的估值,处于同一量级。

    对于码农出身的达内CEO韩少云而言,达内,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假如不改变以往刻毒的「腹黑」营销手段,继续以虚假广告、欺诈招生、「招聘变招生」的拙劣模式「花式割韭菜」,等待达内的命运,正是彻底的崩溃......

    - 1 -

    一个想当官的码农,不小心创了业

    股价跌九成,逼近1亿美元:拿什么拯救你,落水的达内


    达内科技创始人&CEO 韩少云

    码农出身的韩少云,1970年出生在宁夏,与C语言「同龄」。 高中毕业填志愿,为了日后从政当官,韩少云选择工业分析专业,不料反被第二志愿吉林大学计算机专业录取,误打误撞成为一枚IT男。大学毕业,韩少云在体制内的首钢工作两年,从政当官的梦想破灭,毅然辞职下海。据说,韩少云找工作时,一度被金山雷军面试,雷军嫌他要的工资太高,惨遭淘汰。

    恰在此时,田溯宁、丁健在美国创办的亚信科技回国发展,短时间内承建包括中国电信ChinaNet、中国联通CUNet、中国移动CMNet、中国网通CNCNet在内的六大全国骨干网工程,崛起为国内最火爆的互联网新锐公司。韩少云入职亚信,从最基层的码农干起,一步步爬到部门经理、技术总监,最后当上亚信软件事业部副总经理。

    作为亚信的技术骨干,韩少云一度担当国内最早门户网站上海热线、ChinaNet计费系统的总设计师。亚信的两大拳头产品——计费系统、网管系统,韩少云为产品发明人、总设计师、开发带头人。2000年,作为国内最早引进风投的高科技公司,亚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功融资1.2亿美元,成为海外上市中概股第一股。30岁出头的韩少云拿到亚信上市的红利,以技术移民的身份落籍加拿大,选择人生的新坐标。

    在亚信工作七年,开阔了韩少云的眼界。2002年,韩少云重走当年亚信走过的路径:先在国外成立达内科技,再整体引进国内,高维打低维,快速建立行业领军者地位。不同的是,韩少云缺乏田溯宁式「积累」,无法高举高打,只得选准IT培训的路子,批量「生产」码农,填补国内空白。

    入驻中关村国际孵化园之后,达内很快与北京大学软件学院达成协议,共同培养软件工程师。这一合作,奠定了达内的江湖地位,使其在创办之初,便崛起为国内规模最大的IT培训公司之一。从此,与211大学合作,一方出牌子、出师资,另一方出设备、课件,便成为达内的固定打法。

    2003年,达内拿到了来自IDG的第一笔风投,快速拓展上海、广州市场。2006年,达内上线双师教学系统,成为国内双师模式的鼻祖。2008年,在国际金融危机的风暴中,达内顺利拿到来自集富亚洲、IDG的二轮融资。2013年的三轮融资,更为大牌的高盛资本加持。

    2014年4月,达内科技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资1.3亿美元,成为国内IT培训第一股。作为基石投资者,俞敏洪的新东方也斥资1350万美元,成为达内的股东。

    - 2 -

    招聘变招生?达内式「腹黑」营销大全

    国内IT培训,开创者为北大青鸟,招生对象为高中落榜生,专业培训「IT民工」。2008年,北大青鸟IPO折戟,此后逐渐沉寂。与北大青鸟不同,达内的招生对象为大学生,采取合作办学的模式,与正规大学合办软件学院、培训中心,向在校生收取额外学费。

    为了克服大学生支付能力差的痛点,降低入学的门槛,达内创造性地引入「IT信贷就业培训」:零首付、零抵押金,就业后付款。初起之时,信贷培训,为达内快速积攒了学生池,锁定了生源。而一旦IT培训进入成熟期,信贷模式又带来无穷后患,损毁达内的品牌。

    中国判决文书网显示,2017年,一学员起诉海口达内科技,指责达内的广告宣称「先就业,后付款」,实际上是以学员名义贷款,涉嫌欺诈。经过调解,海口达内科技向原告支付1.4万元,和解了事。同在2017年,广州天河工商局查处广州达内信息科技「先就业,后付款」广告涉嫌违法,遭到广州天河工商部门查处,罚款6万元。

    有媒体爆料,招生政策激进的达内甚至以招聘广告为诱饵,引诱潜在学员前来面试,在面试过程中诱导面试者购买高昂的IT培训课程,但培训前承诺的「先就业,后付款」变为贷款交学费。作为「培训贷」的始作俑者,达内虚假广告、退课难、退课不退款、以招聘方式招生的投诉,一再在各大投诉平台出现。打开聚投诉平台,与达内科技相关的投诉,共44条之多,媒体称之为「花式割韭菜」。

    达内披露的数据显示,「培训贷」业务2006年推出,至2010年,选择「先就业,后付款」的学员占比高达44%。由于投诉太多,达内一度内部调整,至2017年占比减少为9%。这一年,达内参培人数10万人,即仍有9000人参与了「培训贷」。

    2019年7月3日,百度李彦宏在AI开发者大会的演讲台上被人浇水,引发一场自媒体狂欢。有媒体设问:在教育行业,你最想浇一头凉水的CEO是谁?不少人的心目中,达内韩少云当之无愧的当选。可以想出以招聘的方式招生,达内当之无愧,正是职教圈「腹黑」第一。

    - 3 -

    达内转型:寻找「最好做的生意」

    激进的招生策略,暴露了达内价值观的错乱、内部管理的混乱,同时也是业绩大幅下滑的另类「自救」之举。随着国内IT教育走向成熟、饱和,达内的码农培训生意早已走出一日千里、高速发展的黄金期,成为过度饱和的夕阳产业。

    2014-16年,达内的营收、净利润均保持正向增长,从2017年起却经历大幅度的下滑。2017财年,达内的净利润1.85亿元,比2016年的2.42亿元净减少5700万元。2018财年,达内的表现更为惨淡,尽管录得净收入22.4亿元,同比增长13.5%,净利润却上演高台跳水,从净利润1.85亿元变为巨亏6亿元。

    是为达内201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年度亏损。一亏就亏了6亿元之多,不啻为当头一棒。

    巨亏的压力之下,韩少云的管理动作完全走形。有媒体曝光韩少云一封内部公开信,要求员工「当周任务完不成就不休周末」,「上月任务没完成,本月也应996」。达内甚至在内部推行一个「630战略」,要求在2019年6月30日扭亏为盈,在此之前,所有员工薪酬锁定,不得加薪。

    高压之下,虚假广告、欺诈招生、以招聘方式招生的「招数」也就大行其道。当然,单凭这等招数,根本无法扭转颓势,反而加重了达内病症的发作。

    IT培训的疲态,早在达内上市之初的2015年,便已露出征兆。2015-17年,达内的营收增速分别为38.9%、34.1%、25%,逐年递减,传递达内必须转型的信号。实际上,连韩少云自己也不看好IT培训的未来。在2018年的一次演讲中,他甚至公开说:「职业教育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生意。所以,达内在寻找更好做的生意。」

    - 4 -

    童程童美,也许是达内最后一个亮点

    IT培训的主业衰退,韩少云找到的两个「最好做的生意」,一个是少儿编程,一个是K12课外培训。俗话说,这山望着那山高,相对于日渐清冷的IT培训,韩少云为达内的转型,选择两条当前最火爆的赛道。

    传习邦注意到,2015年,达内正式跨界少儿编程,推出童程童美,成为「编程热」最早的入局者之一。2016年,即便童程童美仍处于孵化期,达内又忙不迭地二次跨界,重金挖来学而思、新东方的运营总监、教研总监,推出K12课外培训品牌「达内重点教育」。

    几年过去,除了大手笔烧钱之外,达内的转型乏善可陈:童程童美虽在「编程热」中占据先机,但仍在持续的投入期,远未达到盈亏平衡,只能说「小成」。达内重点教育则在两年运营之后宣告失败,团队负责人离职、大规模裁员,只剩下十多人勉强维持。

    相对于K12课外辅导,童程童美的少儿编程与达内的IT培训协同性更强,更加符合达内的「基因」,也是韩少云最为看好的转型板块。作为一个资深码农,韩少云为遭受「无用」之讥的少儿编程辩护:在IT发展历程中,过去的50年为上半场,未来的50年为下半场;要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获胜,必须「让小孩子加入到编程大军当中,让小孩子从小爱上编程」。

    2017年,国务院出台《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强调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软件、游戏的开发和应用。如同一剂强心针,以少儿编程、机器人为代表的STEAM教育快速崛起为教培行业最火爆的板块。根据商业模式的不同,少儿编程分为两大阵营,一为线上,代表机构是编程猫、傲梦编程;一为线下,代表机构是童程童美、小码王。

    在一个新近崛起的细分门类,达内总算占据了一个良好的身位。当然,在发端4年之后,少儿编程早已是一个竞赛烧钱的红海......

    - 5 -

    一年半股价跳水九成,达内危急时刻

    创立于2015年的编程猫,4年内获得6亿元融资,强势发布M战略,推出「百城千店」计划,由线上往线下展开攻势,号称单日收入破千万元,两年内IPO。创办于2016年的小码王,也在2019年2月完成B轮上亿元融资,号称学员破10万人,单月营收4000万元。

    达内的童程童美同样也处于大规模扩张的阶段,2018年一年,便增加了100个线下学习中心。恰成对照的是,2018年一年,达内被迫关闭了40个业绩不佳的IT培训中心。截至2018年底,童程童美已在国内53个城市,开办了148个学习中心,第四季度营收达6700万元,在季度总营收占比10%。

    2018年全年,童程童美现金收入4.6亿元,实现400%的增长。2019年,达内宣布一年开店80家的激进扩张策略,期望童程童美的收入实现翻倍增长,达到8.5亿元以上。童程童美预计在2020年打平,2021年实现盈利。

    看得出来,达内的未来寄托于以童程童美为代表的儿童教育板块。有报道称,在达内内部的办公空间划分上,童程童美已占据三分之一的空间。韩少云的决心不可谓不大。只是,在面对编程猫、小码王们激烈的烧钱PK战中,达内的「火线」转型寄于童程童美一身,果真没有风险吗?

    股价跌九成,逼近1亿美元:拿什么拯救你,落水的达内


    达内科技股价走势(图片来源:雪球)

    在资本市场上,达内科技真可谓是面临燃眉之急。2018年财年,达内的股价跌去了60%,由均价18美元跌至不足7美元,市值由10亿美元跌至不足5亿美元。进入2019年,达内更是以跳水的姿态加速滑落,至7月3日收盘,达内股价报2.18美元,市值跌至不足1.2亿美元。

    这个市值,已经与编程猫、小码王最新一轮融资的估值相当接近,让人情何以堪?!拿什么拯救你,落水的达内!——很显然,「招聘变招生」的腹黑营销,无济于事。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