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杯赛阵亡,上海小学而思跌倒:上市一年半,股价跌八成
    传习邦 Bugle X
    2019-07-05 
    四季教育以奥数起家,以小学数学为突破口在上海争得一席之地,号称「小学而思」。成也数学,败也数学,正是四季教育「宿命」的写照。

    杯赛阵亡,上海小学而思跌倒:上市一年半,股价跌八成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承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木木

    编辑 | 初见

    2017年11月9日,创办正好十年的四季教育走完资本化征程,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10.2美元,募资1.01亿美元。

    然而,上市的欣喜只持续了16分钟,四季教育迅疾破发,首日大跌5%,自此踏上历时两年有半的漫漫熊途。

    6月25日,四季教育公布2019财年报告:营收3.36亿元,同比增长11.7%;归属普通股东净利润-60万元,去年同期为盈利4440万元。与惨淡的业绩相对应,四季的股价一路掉头向下,相比发行价跌去八成,市值仅剩9000万美元,成为安博教育之后,又一个市值低于1亿美元的在美上市的国内教育机构。

    - 1 -

    杯赛在手,一个数学老师的逆袭

    魔都上海,140万在读中小学生,7000家大大小小的课外辅导机构。四季教育以奥数起家,以小学数学为突破口在上海争得一席之地,号称「小学而思」。成也数学,败也数学,正是四季教育「宿命」的写照。四季的数学基因,来自创始人田培庆对于数学的痴狂。

    杯赛阵亡,上海小学而思跌倒:上市一年半,股价跌八成

    四季教育集团董事长 田培庆

    打小就是学霸的田培庆,中学时代就是一名数学竞赛选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华东师大数学系。毕业之后,田培庆在体制内教书五年,下海后在百事可乐卖过饮料、开办过旅游公司。

    2007年,在奥数热正疯狂的时刻,田培庆关掉自己的旅游公司,开办四季教育,干起了教奥数的培训生意。在各路「奥赛」满天飞的年代,作为哈佛-MIT数学竞赛、普林斯顿数学竞赛的上海队领队,日本算数奥林匹克南中国赛区总领队,田培庆快速闯出名堂,成为上海地区最有名气的数学老师之一。

    奥数的生意,商业模式十分简单:先创下一个竞赛的品牌,再搞定一批中小学「名校」,让其承认竞赛的名次,作为小升初的依据,然后办班,收取昂贵的学费......小学生的奥数,实际上就一个用处——小升初。在小升初考试明令取消之后,奥数名次基本成为决定小学生能否升入「名校」的地下考试。

    上海地区的奥数竞赛,有所谓「四大杯赛」——中环杯、小机灵杯、亚太杯、走美杯,各有各的套路,各有各的势力范围。作为奥赛圈内人,田培庆拿到了四大杯赛之一的亚太杯,快速成为上海奥数界的一股新生势力。

    2016年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美国队中有一位满分金牌选手姚远,便是当年四季教育的参培生。

    由奥赛、奥培起步,四季教育逐步切入小学数学学科辅导,并向下延伸至学前,向上延伸至中学。以小学数学为基础的版块,四季走过了一条类似学而思的发展道路。小学数学,四季教育甚至青出于蓝。在上市之际的2017财年,只有450名员工的四季人均创收32万元,高于人均创收20万元的好未来(由学而思更名)。

    看上去,在小学数学领域,出身一线奥数教练的田培庆似乎比张邦鑫更为精通。作为奥数「达人」,张邦鑫一度创办奥数网,为学而思的起家阵地。田培庆也在2014年创办了52数学网,作为上海地区小学奥数的大本营。

    - 2 -

    杯赛「阵亡」,留下一个受伤的四季

    在一件事上过于成功,有的时候也是一剂毒药——阻碍你在另外的领地取得更大的成功。生活如此,商业,也是如此。

    在全盛时代,由「奥数热」催长的四季教育,由2010年开班之初的27名员工,5年内膨胀至300名全职员工,参培生由最初的3000人猛增到8万人。在田培庆感到自己最有钱的时候,他大手笔向母校华东师大捐资1亿元——当然,80%的捐款归于数学系,促使华东师大与四季教育联手推出数学核心实验室。

    围绕奥数培训,根据难易程度,四季教育搞出了培优班、进阶版、金牌班、强化班的花样。对于零基础的孩子,四季推出精英/精致小班、专题短训班。从一对多小班,到一对一、一对三、一对十二,价格从 120元 到 500 元/小时,林林总总、蔚为大观......在奥数人人喊打的节奏里,四季却赚得满盆满钵。

    一手亚太杯、一手奥培,奥数的生意实在过于顺利,四季也就舍不得离开小学数学这一风水宝地,更想不到提前布局,把聚焦上海一地的教培生意快速在区域内扩张。直到2015年,四季才开辟学前赛道,2017年才进入中学赛道,逐步由数学一科向其他学科扩展。

    株守数学,加上区域布局迟缓,造成了四季的被动。2016年11月,四季教育等来了当头一棒:上海市教委明确发文,严禁奥数成绩、竞赛名次作为小升初招生录取依据;所有社会培训机构禁止举办奥数竞赛。

    四大杯赛中的「三大」被迫取消或更名。2018年2月,四季教育赖以起家的亚太杯最后一个「阵亡」,遮遮掩掩地更名为「52数学能力测评」,协办方变更为52数学网。当然,四季教育、52数学网的实控人均为田培庆。这一回,田培庆无非是玩了一个左手倒右手的障眼法。

    四季的真正危机来自小升初的日益规范和奥数热的急剧退烧。其实,扣除了小升初的红利,真正爱数学的「小神童」,又有几人?在教培行业,家长永远是功利的,掏不掏腰包,在于能不能进名校,能不能提分。家长的功利,是K12教培的魔咒。

    - 3 -

    小学数学「小池」,养不肥教培行业「大鱼」

    失去杯赛效应之后,在上海地区7000家教培机构中,四季教育顿时沦为一个毫不起眼的平凡小型机构。2018年的数据显示,在寸土必争的上海市场,本土老大昂立教育拥有超过百家学习中心;新东方拥有60多家针对K12课外辅导的机构;好未来的学而思培优、智康加起来也有60家学习中心。

    截至2019财年,四季在上海有44个校区,在其他城市只有8个校区。全国范围内,四季尽管为美股上市公司,市场影响力却小得可怜。上海市场,以小班课为主打、占据八成营收的四季,面临本土巨头昂立、行业两强好未来+新东方的强力挤压。毕竟,好未来、新东方都是以小班课为主力,与四季教育迎头正碰。

    上海市场另一大巨头精锐教育选择了差异化、错位竞争,主打高端一对一,在上海拥有60多个校区,在一个细分门类独霸一方。2018年6月上市之后,精锐又在内部孵化小班课品牌「优毕慧」,一年内在上海发展出10个校区,无形中又在进一步挤压四季的生存空间。

    2016财年,四季的参培人数7.8万人;2017财年这一数字为11.6万人,一度增长49%。在「禁奥令」发布之后的2018财年,四季的参培人数为12.3万人,同比仅增长5.4%。

    2019财年,处于「补课」状态的四季终于开启扩张模式,一年间增加了10多个校区,参培人数增长28%,达到15.8万人。

    同样出于补课式扩张的需要,四季在2019财年第一季度出资7000万元,并购了一家幼教机构90%的股权,进军素质教育。

    当然,补课式扩张的后果就是,一向盈利的四季在2019财年第一次出现年度亏损。对于市值不足1亿美元的四季而言,惨淡的业绩无疑是雪上加霜的坏消息。

    上市之际,四季好不容易包装出来的亮点是——上海地区小学数学最大的课外辅导服务商。沙利文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地区的小学数学市场规模不过46亿元,到2020年增长至74亿元。只有74亿元的「鱼塘」,根本无法养得活教培行业的另一条「大鱼」。

    - 4 -

    「多元化」征程?无法计算的未来

    杯赛阵亡,上海小学而思跌倒:上市一年半,股价跌八成

    四季教育股价走势

    自2017年11月美股上市以来,四季教育的股价已经跌去了八成,市值不足1亿美元。

    很显然,如果仍旧专注数学,仍旧专注上海,谁都不会看好四季教育。田培庆也深知这一点,一再描绘「多元化」的未来图景。怎奈,仅凭从美股拿回的1亿美元,在并购、扩张两条路上,四季都显得缩手缩脚,无法快速建立「多元化」的起跳板。

    更大的挑战在于品牌的升级。在大多数上海家长的心目中,四季=奥数/小学数学,以价格昂贵著称。要想在「多元化」的征途上真正取得突破,四季教育继续通过大型的收购,迅速完成多学科的师资、教研积累,并在此基础上启动大型的品牌焕新,彻底改变家长价值中四季品牌的定势形象。

    另一方面,异地扩张、在线化转型,也是四季不得不投入重金彻底「补课」的两个方面。异地扩张方面,四季仅进驻8个城市,在国内40万之多的教培机构中,如同沧海一粟。对比一下昂立教育,除了在上海本埠开展百余家机构,还通过授权加盟模式,在长三角跑马圈地,为新一轮的增长积聚势能。

    在线化转型方面,沉浸于线下开班的四季好不容易上线了一个APP,迟至2018年还不支持在线支付,大大落后于时代。

    在同为奥数出身的好未来、高思利用自身在教研上的优势,大力推广双师、远程的ToB业务之际,四季的ToC、ToB在线业务均可忽略不计。

    在奥数的荣光时刻,凭借过人的杯赛成绩,四季的参培生三成可以进入上海地区Top5的「名校」。奥数的潮水退去,来不及转型的四季教育,正在「裸泳」。

    在资本市场,没有市值,则没有故事。在市值跌破1亿美元之后,对数学老师田培庆而言,四季的未来,突然不再确定。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