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过来人”仲裁、“空降”总裁出走:中国高科转型之路不平坦
    葵-Aoi
    2019-04-26 
    除了并购过来人遭遇滑铁卢、不得不将过来人创始人张有朋告上仲裁庭,中国高科重金“礼聘”的教育业务掌舵人印涛也在2019年1月离职,为公司的教育转型平添不稳定因素。

    英腾教育并表之后,中国高科的教育转型之路,并不平坦,接连遭遇慕课平台“过来人”走上仲裁、”空降”总裁印涛挂冠出走的沉重打击。2018年年报显示,中国高科实现营收1亿元,同比下降6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1.2亿元。

    2018年,中国高科完成了对英腾教育51%股权的收购,实现教育收入5530万元,占总营收51%。报告期内,英腾教育实现营收5275万元,净利润2550万元,为中国高科教育业务的主体。20176月,中国高科公告:以自有资金1.14亿元收购英腾教育51%的股权。交易完成,英腾教育从新三板摘牌,成为A股上市公司吸收、并购新三板挂牌公司第一单。


    转型教育,中国高科是认真的


    中国高科成立于1996年,由教育部牵头、全国67所高校共同发起。19967月,中国高科在上交所上市,控股股东为北大方正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大学,最终控制人为教育部。2015年,中国高科与北大培生、韩国lumsol公司签署三方战略合作跨界协议,针对韩国市场推出汉语在线教学辅导项目,斥资不低于4500万元并购慕课(MOOC)平台“过来人”,主营业务逐步由房地产、资产管理向教育产业转型。

    2016年4月,中国高科转让全资子公司深圳仁锐,进账9.4亿元,旗下房地产项目基本销售完毕。由北大方正集团操盘,中国高科以医学为突破口,进军职业教育板块。早在201510月,中国高科斥资1亿元,与遵义医学院合作兴办“医学与科技学院”,占90%的权益,遵义医学院占10%的权益。在并购主打医学培训的英腾教育之后,以医学为主体的职教板块成为中国高科的主业,贡献一半营收。


    英腾教育由兰涛家族创办,前身是一家职业教育智能题库软件开发、运营商,20167月在新三板挂牌,全面转型医学在线教育。2016年,英腾教育实现营收2260万元,同比增长78%,归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40万元。根据双方的《股转协议》,在英腾教育满足约定条件的前提下,中国高科将继续并购剩余49%的股权。20184月,兰涛出任中国高科副总裁一职,仍旧主管英腾教育相关业务。


    2016年7月,英腾教育成功挂牌新三板。

    为构建职业教育业务体系,中国高科确立高等学历教育、高等职业教育、在线职业培训作为主攻发力点,展开全方位布局20174月,中国高科发起成立全球教育研究院,与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联手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教育研究机构”。


     “过来人”仲裁,并购慕课一地鸡毛


    当然,中国高科的教育转型之路并不平坦。并购英腾,掘金医学教育初见成效,并购慕课平台“过来人”却遭遇失败。

    2015年7月,中国高科联手旗下上海观臻,以最终成交价4396万元,并购慕课平台“过来人”。过来人由张有朋在2007年创办,拥有两个慕课平台——顶你学堂、华文慕课(北京大学官方慕课平台),其中,顶你学堂为国内首个商业化运营的中文慕课平台。

    慕课,英文直译为“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多为大学设立,通过网络平台向大众提供优质课程,旨在”颠覆高等教育“。然而,由于课程完成度低、社会认可度低、高校推动力弱,慕课在国内的发展逐渐降温。2016年,过来人仅为中国高科贡献185万营收,占比3.5%。在短暂的蜜月期结束后,中国高科与张有朋的运营团队发生严重分歧,一度上演“盗窃”公章的闹剧。

    2019年4月,中国高科发起仲裁,以过来人“ 2015 年至 2017年三年合计经审计的总收入或净利润未能达到约定业绩目标的”为由,要求执行双方的对赌协议,重估过来人的整体价值,并根据补偿协议,支付4396万元补偿款。中国高科公告显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已受理此案。


    两大核心高管出走,“投奔”朴新教育


    除了并购过来人遭遇滑铁卢、不得不将过来人创始人张有朋告上仲裁庭,中国高科重金“礼聘”的教育业务掌舵人印涛也在20191月离职,为公司的教育转型平添不稳定因素。


    中国高科总裁印涛“出走”朴新教育。

    2016年7月,一度受到证监会“通报批评”的中国高科总裁兼财务总监郑明高辞任总裁,由教培行业资深人士印涛接任。印涛出身于新东方,历任新东方集团教学管理部总监、全国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告别新东方之后,印涛转投香港新华集团,出任新华安成教育CEO20144月,新华安成与江苏丹阳签约,拟投资1亿美元筹建现代化职业教育学院、双语国际幼儿园、教育综合体项目。20153月,新华安成又与O2O教育平台跟谁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实现线上、线下教育资源共享。

    加盟中国高科之后,印涛一手推进英腾教育的并购、整合,为中国高科转型职业教育具有里程碑性的意义。中国高科公告显示,2017年,印涛的年薪高达203万元。

    2019年1月,印涛以“个人原因”书面辞职,不再担任中国高科任何职务。消息人士透露,印涛已入职美股教育上市公司朴新教育,而同为新东方出身的中国高科副总裁王鹏早就先期离职,入职朴新。根据中国高科披露,印涛辞职后,由董事长马建斌授权,董秘、财务总监朱怡然代理总裁一职。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