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十天两遭问询,吴晓波频道的造富神话要黄?
    传习邦 Bugle x
    2019-04-09 
    一场正在进行中的并购揭开吴晓波频道的「家底」:350万粉丝公号,1万余名付费用户,以知识付费、高端企培为核心的业务,一年净利润7500万元。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承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葵酱


    一场正在进行中的并购揭开吴晓波频道的「家底」:350万粉丝公号,1万余名付费用户,以知识付费、高端企培为核心的业务,一年净利润7500万元......

    尽管众人直呼「看不懂」,看在钱的面子上,一度对中国股市嗤之以鼻的吴晓波正在卖力地对接他心目中的「怪胎」大A股,「卖身」沪深两市最大的妖股全通教育。

    岁月就是一把杀猪刀。文化商人吴晓波,还是那个写作《我的诗篇》《大败局》《激荡三十年》的吴晓波吗?在10天内遭遇深交所两次问询之后,「股王」吴晓波的造富神话,是不是要黄?

    - 1 -

    知识付费日落黄昏


    猫砂是一项伟大的发明。有了猫砂,猫屎不臭,驯化不到一万年的猫完胜驯化几十万年的狗,以至于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都在蹭猫的流量,叫天猫……

    2019年的跨年演讲,「罗振宇式知识」的雷人效果,消费掉知识付费最后的光环。事实证明,段子式的抖机灵、不成体系的碎片化传播,消融了相声、脱口秀、知识传播的界限,只是昙花一现的「小趋势」。知识付费、内容创业,正在面临「智商税」收完、韭菜割光的窘境。

    在罗胖的全盛年代,一款骗人的理财软件「贝米钱包」找上了逻辑思维。100%保本保息,加上罗胖的「明星」光环,一众小白争相入彀。2018年7月,一份陡然而至的「良性退出」公告,留下5.4万贝米难友、未兑付本金40亿的满地狼藉。贝米钱包创始人崔炜、CEO姚坤杰双双落马、取保候审。

    1998年,文化商人吴晓波斥资50万买下千岛湖一个面积140亩小岛50年的租赁权。在岛上,吴晓波自种杨梅酿酒,推出「吴酒」。精明的P2P骗子,与同样精明的文化商人一拍即合,一次跨界营销成功收割韭菜——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其余的交给贝米钱包!」用户只需在贝米充值2万元,即可获得价值800元的吴酒贺年套装(「美好的事物」),限量800套,每人限领一套。

    对于罗胖、吴晓波们来说,智商税之外,正是流量税的红利。作为网红经济的一个分支,知识付费一开始就走上歧途。

    - 2 -

    挚信资本不想再「玩」


    智商税 + 流量税,知识付费引领了一个小趋势。2015年12月,吴晓波频道天使轮融资,估值417万元。2017年1月,吴晓波频道完成1.6亿元的A轮融资,由挚信资本领投,浙商创投、头头是道投资基金、普华资本跟投,整体估值20亿元,一年时间上窜468倍。

    当年9月,吴晓波频道完成A+轮投资,投资方为君联资本,股东之间股权转让对应的估值分别为18.4亿元、20亿元。在知识付费的黄昏,连「吴晓波」的金字招牌也不得不「打折」。

    2019年3月18日,上市公司全通教育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筹划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吴晓波频道的运营主体巴九灵96%的股权。在遭遇深交所「教科书式」的问询之后,全通教育4月8日的最新公告披露,吴晓波频道最新估值为16亿元。在知识付费风生水起的两年,吴晓波频道的估值实际缩水两亿元。

    亮马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永民向传习邦表达了他的疑惑,「不是很理解全通教育的战略布局,教育领域其实还有很多机会,没必要偏朝自媒体发力。」

    相对于全通教育的「进」,A轮领投的挚信资本选择「退」。根据公告,在全通教育完成并购之后,吴晓波频道的运营主体巴九灵回购挚信资本4%的股权并注销,回购价高达1亿元。根据这一价格,吴晓波频道的实际估值为25亿元。

    扣除挚信资本的回购款,吴晓波频道2018年的净利润由盈利7500万元转为亏损2500万元,净资产由4亿元下降为3亿元。计算隐性的对价,全通教育并购巴九灵,实际溢价400%,而非公告显示的300%。

    挚信资本2016年12月出资2000万元、2017年6月出资6000万元,合计出资8000万元,持有吴晓波频道4%的股权。两年时间溢价2000万元,只能说不赚不赔。

    - 3 -

    吴晓波「从来不炒股」


    吴晓波频道的受众,为80后、90后「爱智求真」的群体。作为泛财经媒体的一员,吴晓波频道向来以「愤怒」斥责A股黑幕出名。2014年底,财经作家吴晓波发布阅读量10w+的刷屏文章《我为什么从来不炒股》,愤怒谴责——

    · 中国股市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怪胎」。

    · 在中国股市发生的那些故事,谜底总比你想象得还要阴暗。

    · (中国股市的)标配不是价值挖掘、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而是「人民日报社论+壳资源+并购题材+国企利益」。

    · 最后,珍惜生命,远离股市——「为了让自己生活得更好,不得不远离充满了随机性的中国股市」。

    这是吴晓波的A面,作为中国最成功的文化商人,吴晓波还有B面。

    实际上,即使蜗居在千岛湖的岛上,吴晓波一天也没离开创造神奇的大A股。2015年4月,上市公司皖新传媒斥资1.57亿元,以受让老股+定向增发的方式,获得吴晓波旗下财经出版公司蓝狮子45%的股份。

    根据双方业绩对赌,蓝狮子要在2015-2017年完成2200万元、2600万元、3000万元的净利润。三年期满,蓝狮子掐线完成对赌,吴晓波从A股获得的上亿元收购对价落袋为安。

    完成利润对赌的背后,2016年蓝狮子营收下滑,从2015年9500万元的量级下滑至2016-2017年7000万元、7500万元的量级。

    2018年1月,蓝狮子从新三板摘牌。半年报显示,蓝狮子营收不足3000万元,净利润仅700万元。作为蓝狮子第二大股东,吴晓波仍持有27.5%的股份。

    蓝狮子一役,吴晓波、皖新传媒合作愉快,于是又有了吴晓波频道的神来之笔。在2018年3月完成股改之后,皖新传媒成为吴晓波频道第一大股东,持股14.9%,吴晓波、邵冰冰夫妇则并列第二大股东,分别持股12.81%,为实际控制人。

    - 4 -

    深交所十天两次问询


    2019年,知识付费圈的开年笑话为罗振宇的「猫砂」。一季度的笑话之王,非吴晓波莫属:一个以愤怒谴责中国股市著称的专栏作者,居然把自己的名字、吴晓波频道的前程与国内A股最出名的「妖股」锁定在一起,这让吴晓波频道「爱智求真」的一众小白,情何以堪?!

    2019年1月,负债累累的全通教育实控人陈炽昌把最后的1000万股质押给吴晓波的蓝狮子,借款7000万元,用于「偿还债务、优化个人资产配置」。陈炽昌持有全通教育1.52亿股,早已累计抵押1.51亿股,占其持股的99.31%。一代妖股之王全通教育最后的一根稻草,是不是吴晓波?

    实际上,吴晓波 + 陈炽昌这对神奇组合,连深交所也看不下去——

    3月31日,深交所紧急发文,连珠炮一样八问全通教育:15亿并购吴晓波频道,是不是「忽悠式」重组?4月8日,全通教育一次抛出长达96页的答复,一一反驳深交所的问询。

    4月9日,深交所再次出手,针对全通教育的答复二次发问:若锁定期增加至5年的吴晓波5年后离职,全通教育怎么办?2018年,吴晓波频道营收2.31亿元,其中广告营销类收入占比50%以上,无内容许可、视听许可,业务能否可持续发展?

    更重要的是,全通教育声称并购吴晓波频道具有「产业链协同、客户资源协同和渠道资源协同」,而全通教育以校讯通业务起家,业务聚焦在中小学,与吴晓波频道占比一半的广告营销业务、内容付费、高端企培、社群电商业务,果真可以产生「协同」?

    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对传习邦直言,全通教育此次收购吴晓波频道让人「看不懂」,可能只是急需一个新动作引起资本市场的关注。对于人们关心的「吴晓波离开后吴晓波频道是否还有价值」,姚玉飞认为,巴九灵是一个团队,吴晓波只是一个文化符号,就像同道大叔一样,本人早就套现走人了。

    或许,只有商人+股王的吴晓波可以看得出校讯通与知识付费之间的「协同」。且看全通教育怎样二次作答。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