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触及天花板的网易 丁磊寄希望于在线教育
    品途商业评论
    2019-03-20 
    目前,网易旗下设有网易教育事业部和网易有道两条业务线,拥有10多款教育产品,软硬件兼备,工具和服务并重,覆盖从K12学科辅导到成人职业教育再到少儿素质教育等的整个学龄段和业务体系。

    传习邦3月20日讯,据品途商业评论报道,成立22年的网易,完美避开了所有风口,网易创始人丁磊放话2019年在线教育会是网易非常重要的业务。

    互联网世界的沧海桑田,总有人站在塔尖,也总有人会被后浪拍在沙滩。

    作为曾经四大门户网站之一,网易从1997年成立到2000年纳斯达克上市,只用了3年;却在上市后用了19年进行自我改变,从互联网应用服务到游戏、电商、教育、农业等无限拓展边界,一路走来也在被不断诟病“完美避开所有风口”。

    自今年农历春节以来,有关网易大规模裁员的传闻甚嚣尘上,先后涉及网易严选、网易味央以及网易教育产品线,裁员比例一度高度50%。虽然网易回应称“正在进行结构性优化,是为了未来更加聚焦,适应更长远的市场竞争”但不少分析人士表示,网易不断被爆裁员的背后,很大程度上存在粉饰业绩的嫌疑,根本原因是其主营业务的增速疲软所致。

    如今,网易在内容为王的时代,先后失掉了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先发优势,在信息流上落落于今日头条,甚至被趣头条、百家号等一批后起内容网站赶超;在音乐、游戏等文娱板块,也因版权问题始终被腾讯压制;而电商领域,又困在阿里、京东以及拼多多等一众大小怪兽的包围圈中。2019年要押宝教育的网易,303亿的市值要如何支撑未来和梦想!

    触了天花板的“头牌”

    一直以来,网易和腾讯是国内网络游戏行业双寡头,两家公司基本占据游戏市场绝大部分份额。然而,2016年至2018年,网易游戏收入增长持续下跌,游戏对营业收入的贡献率也分别从69%、52%到30%,持续下跌。

    根据最新财报,2018年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401.9亿元,贡献了近六成净收入,虽同比增长10.8%,但较2017年的29.7%缩水近19个百分点。无疑,即使在线游戏始终是网易净收入的重要支柱,但业务增长放缓,已然是不争的事实。

    另一方面,2018年,堪称游戏行业的“黑天鹅”之年。国内游戏版号审批工作从3月起停滞了268天,直至12月下旬,游戏产业版号审批才终于传出解禁消息。受此影响,手机游戏市场增速仅为15%。网易方面,虽然有一定量游戏版号储备,但是游戏版号的审核进度始终存在着不确定隐患。根据了解,2月15日下发的第六批游戏版号名单中,就并未出现网易的名字。

    据丁磊公开表示,目前网易大概还有数十款游戏在国内申请版号,这些游戏已经在海外做发行和测试。不过,版号审批恢复后,网易仅有一款《战春秋》在今年1月拿到版号,作为网易2019年最被期待的游戏《暗黑不朽》,在国内市场能否及时拿到版号还尚不得知。

    除了游戏业务外,网易第二大盈利板块电商(网易严选和网易考拉)也在忍受疯狂增长后所带来的阵痛。

    截至2018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网易电商业务的销售成本从2017年的104.64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76.88亿元,增长69%。四季度毛利率仅为4.5%,较上一季度和上年同期的10%和7.4%,环比和同比分别下降5.5%和2.9%。财报解释称,电商业务毛利率的环比和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2018年四季度的促销力度较大。但实际上,除了促销力度大,供应链成本也在蚕食网易电商的利润。

    数据显示,2018年包含在销售及市场费用中的货物运费及管理费为16.7亿元,较2017年上升41%。这一数据虽然是指公司整体数据,但显然游戏、音乐、邮箱等业务在货物运费和管理费方面的花费占比要远低于电商业务。此外,3月4日,网易严选还通过官方渠道公布大量社招岗位,其中很多与供应链中采购、成本控制等环节相关,并绝大多数带有“资深”、“专家”等词汇。

    事实上,丁磊对网易电商(跨境)业务一直有着较高期待,期望网易考拉和网易严选能用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然而,在业务规模扩大的同时,销售成本不断增大,毛利率不断下降。而且除了自身所致的内忧之外,网易还面临着残酷的外患危机。因为在中国电商领域,不仅有根深叶茂的阿里和京东,还有来势凶猛的后起之秀拼多多,白热化的竞争态势,网易瞄准“新消费”开启跨境电商突围之路,也是道阻且长,实属不易。

    或被放弃的金融

    互联网金融浪潮下,网易也不甘落后进军金融服务业,但近期网易金融业务也在大幅萎缩,基本仅剩支付业务。

    互联网公司布局金融,基本都是从支付切入的,网易也不例外。2012年6月,网易宝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是首批支付牌照之一。次年,网易理财高调上线,一举创下8分钟售卖5亿元的销售纪录。2015年5月,网易成立金融事业部,将游戏、社交、电商、教育、阅读、硬件、网易考拉海购嵌入金融产品,业务涵盖互联网理财、小贷、第三方支付、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保险、众筹等。

    然而,在严监管之下,网易的金融服务陆续“停业”。今年2月15日,网易保险发布《关于网易保险业务调整公告》称,网易保险将在30天后停止服务,已投保用户如需查询保单详情可咨询相关保险公司。其实,网易金融一直没有拿到保险经纪牌照,而没有合法身份,作为单纯的互联网平台去销售保险产品也存在一定得水土不服。

    其实网易合规整顿始于2017年,并延续至今。2017年9月,网易理财宣布关闭公募基金、基金组合等产品入口;随后下线了包括易钱袋、现金宝等多项产品;而此前,网易众筹网站三拾也已停止服务。苏宁金融研究院薛洪言对媒体表示,综合来看,网易金融核心业务线陆续下线,是监管环境、自身禀赋、战略决策以及行业周期等多方面因素综合反应的结果。

    根据媒体报道,除去保险、理财和小贷等金融业务后,网易金融基本只剩支付这一支撑性业务,不过网易支付的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在一份2018年三季度第三方支付用户研究报告中显示,网易支付的市场渗透率位列15名之后。值得注意的是,网易支付业务目前已经换帅。企查查显示,2019年2月26日,网易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网易宝总裁王磊变更为网易宝副总裁刘庆生,刘庆生还兼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公司监事则为丁磊。

    另有消息称,网易金融在去年底已被拆分,其中网易白条归属网易考拉,第三方支付被划归到杭州研究院,网易来钱则会逐渐下线。虽然网易作出公开回应称金融部门并未纳入被优化范畴,但金融业务正在快速萎缩却是事实。而就在2018年财报公布后的分析师会议上,网易称,新一年将更专注于电商、音乐和教育等领域投资,有关网易金融则只字未提。

    成为“全村希望”的教育

    网易初涉教育是在2008年,网易有道上线了自主研发的在线翻译引擎,推出有道词典、有道翻译官、有道口语大师等多款外语学习型工具产品。在此之后,有道又先后上线了有道云笔记、有道乐读等教育类工具产品。并根据学生的学习路径,逐渐将业务拓展到教学内容和服务上,先后发布有道数学、有道口语、有道作业宝、有道精品课等产品。

    目前,网易旗下设有网易教育事业部和网易有道两条业务线,拥有10多款教育产品,软硬件兼备,工具和服务并重,覆盖从K12学科辅导到成人职业教育再到少儿素质教育等的整个学龄段和业务体系。不过,两条教育业务线发端的契机不同,在发展初期,有道更多提供互联网教育工具的角色,网易教育事业部则更多是公益属性。

    丁磊放话2019年在线教育会是网易年非常重要业务,而在春节过后,网易发起新一轮业务调整,被优化的部门中,教育业务线成为重中之重。根据媒体报道,伴随业务调整,位于杭州的网易教育事业部将极有可能并入位于北京的网易有道,原有业务线将成为有道在杭州的分部和工作室。至于具体原因,“可能是因为教育事业部的业务不太挣钱”。

    其实,在教育方面,相对BAT等其他互联网企业,网易做的要接地气儿得多。除了有道,还布局看直接参与教学的网易云课堂,包括中国大学MOOC、网易公开课,涵盖职业教育、英语教育、考研公考、K12、亲子教育等各个年龄阶段。

    对于为什么要做教育,丁磊曾解释说,网易做在线教育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非常希望能够通过互联网这个渠道和手段,打破各种壁垒,让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地接受教育。

    网易教育发展十多年,丁磊的教育情怀体现在了网易完整的教育产品矩阵上。但面对增长乏力带来的压力,口碑代替不了网易要给股东和市场的交代。因此,今年要发力教育的网易,势必要忍耐改革所带来的阵痛!

    那些年丁磊的“不务正业”

    要说丁磊这些年带着网易对边界的不断试探,可以说丝毫不会逊于美团王兴。败走易信、玩砸区块链,再到认认真真养猪,网易的每次选择都具有明显的丁磊特色!

    网易养猪场坐落于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总面积约1200亩,主要负责人为丁磊。根据网易农业事业部负责人倪金德对外表示,为了让猪充分沐浴阳光,享受天然紫外线杀菌,丁家猪猪场的每一间猪舍高度和屋顶倾斜度都经过精心测算,猪舍屋面每隔6米就有一个采光板,猪舍保持夏季室内外温差在7度以上。

    关于丁磊为什么养猪的段子网上有很多,比较靠谱的说是2008年,丁磊与朋友在成都吃火锅,服务员将一盘颜色可疑的猪血倒入锅中,他却坚持将整个锅底换掉。于是,整桌人开始感叹食品安全。“火锅事件”后,丁磊便动了养猪的心思。前几年间,网易养猪计划半路夭折的传闻频繁在网上流传,但都被先后“破谣”。

    丁家猪第一次大规模曝光是在2015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丁磊拿出“丁家猪”在乌镇“宴请”马化腾、张磊、张朝阳等科技大佬,这不禁让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在微博上评论“在听了若干年后,终于吃到了丁丁养的猪,俺鸡冻了半天!”除了互联网大佬的加持,网易对于丁家猪的推广也不遗余力。

    网易云音乐上,丁家猪自己的歌《我叫猪小花》累积上千条评论,它还有专属的音乐歌单,起床、吃饭、睡觉、零食、哺育等不同场景,都可以听到相应歌曲。2017年9月16日,网易首家实体猪肉铺——网易味央正式开业。在上海时装周期间,丁家猪被包装成一位时尚明星,邀请函、时尚街拍、锻炼日常照片、入场签名以及最后的走秀,明星有的它一样不落。网易猪场官方微博的曝光引发众多网友围观,有网友感叹道“人不如猪”。

    丁磊的“不务正业”远不止于此。2013年,网易曾和中国电信共同推出移动即时通讯社交产品“易信”,与腾讯2011年推出的微信展开竞争,彼时微信用户已达3亿。易信采用免费短信、免费语音留言的策略去拉微信的用户,其铺天盖地的宣传似乎志在必得,然而,几年过去,易信基本消失在用户视线。

    2018年,区块链产品火爆升级,BATJ各大巨头公司都想从中分一杯羹,纷纷试水。网易也不甘落后。先后上线基于区块链生态价值的共享平台“网易星球”和由区块链技术生成的端游《逆水寒》。不过,玩家对于网易的区块链产品并不买账,指责官方团队“地基没打稳就想建高楼”,甚至质疑《逆水寒》游戏中的伏羲通宝机制会引发“炒币”风潮。

    不过,虽然丁磊和网易一直在不断探索,但就网易产品而言市场口碑和用户体验都堪称高分。2019年,丁磊称除了核心的游戏业务外,将在电商、音乐和在线教育领域持续重点投入,那么网易究竟能否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世界里,寻找到最合适的位置和角色?答案留给时间吧。

    (文章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原标题:22年 网易梦归何处?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