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营收增速放缓,科大讯飞逆境中的自我调整
    传习邦 木木
    2019-03-01 
    2018年对科大讯飞来说是多事之年,长期以来过度依赖的TO B业务面临天花板,导致增长放缓,科大讯飞明白当下最迫切的任务是拓展TO C业务。如此一来,免不了与BAT摩擦加剧,在不算宽的护城河内,科大讯飞是否能有一战之力?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承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木木
    编辑 | 葵酱
    2月26日,科大讯飞发布业绩快报。数据显示,实现营业总收入80.6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8.16%,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2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1.62%。

    2018年对科大讯飞来说实在是多事之年。从「同声传译造假门」到「侵占国家自然保护区」,市值从巅峰的1565亿元狂跌到420亿元,蒸发1000多亿元。不过,「水逆」的同时也是自我优化的契机。从数据来看,科大讯飞没有浪费这个契机:尽管营收增速开始放缓,净利润增长速度却达到2015年以来的巅峰。
    - 1 -
    自带学术气息
     1999年,师承当时语音技术领域国内顶级专家王仁华的刘庆峰,带领18名科大学子创立了科大讯飞。这样的出身决定了科大讯飞是一家非常纯粹的技术型公司。技术是需要时间积累的。十年磨一剑,到如今说起语音,说起人工智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科大讯飞。

    而智能语音这块蛋糕有多大,是无法用数字量化的。就像互联网+,可预见的未来,语音技术会以AI+的方式,向各赛道渗透。
    手握利器,这家学术气息浓厚的公司却不怎么会赚钱。虽然通过频繁扩张、业务增长等方式,科大讯飞的营业收入一直保持高速增长,但利润增长水平却始终不上不下,简直不符合AI第一股的身份。
    长江商学院教授薛云奎就曾质疑,科大讯飞「擅长要钱,却不善赚钱」。过去10年,科大讯飞的累计盈利不过22.67亿,累计现金分红仅为6.76亿。这个数字与「要钱」数据相比,确实容易让人不满。上市十年,科大讯飞多次通过定向募集资金来补充资本。据统计,累计募集资金超50亿元。
    - 2 -
    控制成本的选择
    利润增长缓慢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于科大讯飞高昂的研发费用和持续增加的销售投入。2017年科大讯飞在研发上的投入11.45亿元,占当年营收总额20%以上。同期销售费用11.1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1.31%。2018年上半年,其研发费用5.87亿元,占当期营收18.3%。同期销售费用7.3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7.1%。

    科大讯飞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江涛曾承认,吃掉公司利润的主要是人员成本。从近五年研发投入在营收额中的占比逐年下降来看,科大讯飞一直在有意识地降低研发成本。
    2019年1月,科大讯飞曝出大规模裁员。对此,科大讯飞回应称,公司正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公司制度对低绩效员工进行调整,在为部分低绩效员工开放内部招聘提供转岗机会的同时,也对长期处于低绩效员工人进行必要的优化,为配合公司业务发展,2019年将继续招聘600名大学应届毕业生。
    这是近年来科大讯飞首次大规模裁员,其降低成本的决心与意图由此可见一斑。
    - 3 -
    赛道转换的阵痛
    科大讯飞长期以来过度依赖TO B业务,也是其利润增长疲软的一大原因。以其主营业务在线教育为例,依靠产品基础和与政府的良好互动关系,在涉及到语音识别的英语口语考试和中文普通话考试市场,科大讯飞几乎已经形成垄断。
    据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杜兰介绍,科大讯飞的智学网、E听说、智慧课堂等等,目前正在走进全国12000多所学校,可覆盖8000万师生。如此辉煌的数据意味着科大讯飞在TO B市场已经接近业务天花板,打开TO C市场的局面迫在眉睫。
    去年12月教育部下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宣布教育类APP从内容、审查备案到收费、保护学生数据等均都将面临严格监管审查,科大讯飞原本建立的地推和直销能力不被国家许可,为增长疲软的业绩撒上一层细霜。
    不过,科大讯飞也意识到这一点,两年前已开始爆发式的市场布局,拓展TO C业务。2017年,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曾在湖畔大学直言,「光做2B不行,一定要做2C把想象空间打开,未来2C业务收入要占半壁江山」。
    但这样的转变对讯飞来说并不容易。想要迅速转变作风打法,不仅要求它从内生基因层面来场彻底的改变。转向竞争更激烈的TO C市场,同时意味着来自BAT等巨头的压力也将增加。
    好在从2018年的业绩来看,科大讯飞的调整还是有成效的。加上领先的语音技术和部分赛道长期积累的优势,护城河不算宽,在自己的领域与BAT却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