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马太效应初显,在线教育C位出道的机会在哪里?
    传习邦 木木
    2019-02-28 
    流量贵、获客难、缺教师、持续亏损……仍然是摆在在线教育前面亟待解决的难题。专家认为,利用评测技术、智能纠错技术,汇总分析能力、名师智能化无限复制的能力,人机互动优化到能媲美人人互动的程度,才是在线教育的未来。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承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木木

    编辑 | 葵酱

    在资本收紧的2018年,受到投资人追捧的在线教育,再迎政策利好。2013年以来,业内期盼的大爆发期似乎真的来了。

    2月23日,中 共中 央、国务 院印发了《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中 共中 央办公厅、国务 院办公厅印发了《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实施方案(2018-2022年)》(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将教育信息化提到了「建设教育强国」的政策高度,「智慧校园」和「互联网+教育」也被写进了具体实施方案中。

    2月25日(周一),教育板块强势上涨,部分股票涨幅超9%。

    然而,经过六年时间的发展,流量贵、获客难、缺教师、持续亏损……仍然是摆在在线教育前面亟待解决的难题。

    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学雷认为,「政策对在线教育的影响,取决于技术。(在线教育的)技术到底是增加了学生的负担,还是减轻了学生的负担,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在线教育的未来。到目前为止,综合各方面因素,包括技术也不够成熟,市场和消费者也需要继续培养,可能在线教育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 1 -

    在线教育简史:资本竞逐的开始

    业内将2013年称作「中国在线教育元年」。这个提法或许不够严谨,但它至少反映了资本的选择。

    各类资本蜂拥而至,BAT争相进入在线教育,势头之猛,让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第一标杆新东方都产生了危机感。俞敏洪在回应新年吐槽视频时说,「新东方必须要改变商业模式,否则会落后」。

    风口上的在线教育自己也不是不惶恐的。2014年,知乎上一大热门话题是:


    对于这个问题,十个人中有六个答案是否定的,且理由充分。

    当时的互联网教育更多是提供中小学生免 费题库、在线视频课程同步学习、学习测评等产品及服务,仅仅只是利用互联网技术,把线下辅导一对 一搬到线上。同时,系统的知识被机械地碎片化,缺少了线下授课的师生互动和环环相扣的引导路径。与线下培训相比,几乎没有优势可言。

    - 2 -

    在线教育简史:理性回归的沉寂

    随后的发展印证了多数人的判断。

    全面转型在线教育一年之后,尚德机构创始人欧蓬喊出「寒冬将至,现金为王」的口号。那一年是2015年,在线教育集体陷入难以盈利变现的窘境,开始“断臂求生」。拿不到融资的纷纷倒下,拿到融资的也是战战兢兢。

    在线教育O2O平台疯狂老师CEO张浩这样形容自己的处境:「一方面我们舍命狂奔,因为一落后就死了,但另一方面奔向的是悬崖,不跑是死,跑在前面还是死。」

    资本的冷却给了行业回归理性的机会。在线教育的核心、教师资源的汇集、家长信任的培养、平台推广策略和盈利模式……从业者开始认真思考这些关乎行业未来的问题。今天在线教育的头部企业Vipkid、学霸君、猿辅导等无不是从那时走来的。

    - 3 -

    在线教育简史:马太效应显现的复苏

    经过两年沉淀,2018年在线教育开始复苏。


    数据显示,2018年教育行业投融资事件达到近五年巅峰369件,其中在线教育领域过半。2019年,资本对在线教育的热情也没有回落迹象。据传习邦统计,仅前两月,在线教育领域已披露6起投融资事件,融资总金额超25亿人民币。

    与行业最初的野蛮生长不同,这一轮复苏,从一开始就伴随着规范化——

    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

    2018年11月,教育部等三部委印发《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

    2018年12月,教育部发布《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

    2019年1月,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

    虽然「扯大旗」忽悠、诱导式消费、机构卷款跑路等问题依然时有发生,但优胜劣汰效果显现,一批能够持续产生高质量教学和服务的优质企业已经脱颖而出,行业马太效应初现。

    - 4 -

    在线教育模式之争:条条大路通罗马

    在线教育按受众年龄可分为学前、K12、高教、职教。按场景分主要有1对1、1对多和泛工具类。按内容则主要有语言类、全学科类、素质教育类等。目前各细分领域头部企业已经凸显。但总体而言还处于「市场格局相对不稳定期」。


    成立于2013年的VIPKID专注少儿英语1对1。成立5年,VIPKID拥有6000多名员工,签约北美外教6多万名,估值超过200亿。如果只在少儿英语这个细分赛道里比,它是妥妥的头部玩家。据中科院《2017年中国在线少儿英语教育白皮书》,VIPKID占据了国内55%的市场份额。

    VIPKID所选择的1对1模式能达到比较好的互动性和教学效果,并且也更可控。而且,它的商业模式是标准的,天然就有收入。

    然而,有收入却不意味着有盈利。在线教育属于一个没有边际成本的行业。1对1模式,更是有着「规模不经济」的原罪。1对1背后依赖于庞大的师资力量,这意味着巨大的授课成本。做到了市场头部的VIPKID至今没有对外披露过盈利情况。

    某种程度上来说,1对多这种模式是对1V1模式的扬长避短。这种模式通过增加学生数量,降低成本,进而实现盈利。目前教育行业两大巨头新东方和好未来的核心业务都是1对多的班课。

    当然这种模式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它需要具备一个前提条件——凑齐水平相当、目标相近的学生,否则体验就很糟糕。正如马学雷所说,「以目前的技术水平,网上的互动教学效果肯定不如线下好。1对多相对1对1成本会低,但收费也低。」


    泛工具类产品的困境更加急迫,它的商业模式仍在探索中,一度有声音将这种模式证伪。时至今日,作业帮、学霸君、猿辅导等已通过不断试错成功突围,那些曾经困扰他们的难题,却依然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以学霸君为例,靠拍照搜题起步的学霸君,第一次尝试商业化,选择推出了「实时答疑」产品。却很快发现学生并不愿意为实时答疑的服务付费。2016年底,学霸君推出一对 一辅导产品,探索出一条「工具+服务」的变现之道。通过工具类产品带来流量,1对1辅导进一步服务C端用户,收获现金流

    学霸君的模式也是目前工具类产品普遍的变现模式,看起来这已经是一个基本走通的商业模式。但用1对1辅导来实现流量变现,就意味着它们必将面临与VIPKID一样的高成本,且在1对1赛道,这些后来者已经落后了。

    1月14日,猿辅导正式关停了在线1对1辅导业务,表示未来将聚焦自己的主要营收业务,即大班课业务。从侧面证明,1对1这条变现之路不像想象中那么好走。

    - 5 -

    在线教育前景:技术赋能的未来

    审视需求是预测趋势的唯一准则,教育培训需求增速不减,可预见的在线教育的未来必是光明一片。究竟哪种模式更好,还需要时间去验证。不过,对于在线教育来说,「哪种模式不重要,关键是看最后谁的技术更能帮助教育」,马学雷如是说。

    叶圣陶先生曾经说过:「教育是农业,而不是工业。」急功近利的结果可能是质量和服务的败坏,让负面事件败坏行业本身的口碑。但「互联网+教育」的初心是帮助教育腾飞,停留在「农业」的生产方式显然是违背初心的。

    马学雷补充说,「内容一定要插上技术的翅膀才能腾飞。否则就是传统的农业社会。如何能够利用评测技术、智能纠错技术,汇总分析能力、名师智能化无限复制的能力,人机互动优化到能媲美人人互动的程度,这才是在线教育的未来。」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