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网易业务大调整 教育产品部脱离其杭州研究院
    《财经》 高洪浩
    2019-02-28 
    网易业务大调整,原本隶属于网易杭州研究院,拥有网易云课堂和MOOC等产品的网易教育产品部从网易杭州研究院剥离,并计划与在北京,同样是教育业务的网易有道进行业务合并。


    这是一次突如其来的调整:在杭州的网易教育产品部并入北京的网易有道;网易严选从邮箱事业部独立为一级部门;几大部门裁员,最高比例接近50%。

    中国互联网公司在2019年前后出现集体性调整,网易(NASDAQ: NTES)也没有例外。

    《财经》记者获悉,网易在农历猪年前后都曾进行了一次组织升级和调整。电商业务网易严选脱离了邮箱事业部、教育产品部脱离了网易杭州研究院、公关部脱离了市场部,且均由原先的二级部门升级为一级部门。

    其中,原本隶属于网易杭州研究院,拥有网易云课堂和MOOC等产品的网易教育产品部从网易杭州研究院剥离,并计划与在北京,同样是教育业务的网易有道进行业务合并。根据公开信息,2018年4月网易有道完成了首轮融资,慕华投资领投,君联资本参投,投后估值达11.2亿美元

    然而伴随着业务调整的还有一轮较大幅度的裁员,裁员的主要部门也集中在上述进行了业务调整的部门,包括网易严选、农业品牌网易味央,以及教育产品等业务,此外还有服务型业务部门如公关部。

    这是一次突如其来的调整:一位网易员工称,本轮裁员公司并没有给出具体的理由,甚至有同事在农历春节前得到了晋升的通知,但春节刚过就收到了裁员通知。还有同事在农历春节后第一周入职,第三周就被开除。

    “当初自己的部门升格为一级部门还以为是受到了重视,结果竟然是被架到了刀刃上。”上述员工说。

    一位网易员工告诉《财经》记者,严选是从农历春节前夕就开始进行了裁员,裁员比例在30%-40%左右;网易味央裁员也发生在农历春节前,裁员比例接近50%;教育产品部则计划从300人裁至200人以下;公关部也进行了40%左右的裁员。

    在赔偿方案上,网易除了N+1个月的补偿。即如果员工在二月可以确认离职,员工办完离职后,就不用再去上班,而三月作为赔偿的过渡期,被裁员工的工资以及五险一金网易将照常发放。

    网易的这一次调整和裁员对于处于承压之下的网易而言算是一次必然的举动。

    首先,网易的业务多位内部孵化,但大多零散地分散于各个行业,在各自领域的竞争中也并没有处于领先地位,如漫画、教育、农业、直播等。这些产品调性虽高但并不能成为一支强大的力量为网易贡献营收或者新的增长点。

    此次将教育产品部与网易有道的资源整合属于“集中力量办大事”,将资源聚集并着力由网易有道承担起教育业务的发展。

    类似的整合此前也在网易内部进行过。《财经》记者在2018年11月独家报道,网易曾将包括网易漫画、网易文学、网易蜗牛读书与LOFTER在内的网易文漫事业部的业务打包并进行独立融资,但最终失败,转而将网易漫画出售给二次元视频网站哔哩哔哩(B站)。在此后,网易还下线了网易有钱的所有产品并关闭了薄荷直播业务。

    网易不断孵化新的业务,因此新业务也相应地在不断扩张招人,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这些业务对于如何进行组织架构和人员管理上并没有很好地规划,因而出现了有员工在入职了仅三周之内就被裁员的局面。

    其次,此次变动也反映出网易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对于网易调整的决心。一位网易员工告诉《财经》记者,丁磊原计划在年前对这些业务进行裁员,但因为有些业务所属的一级部门领导极力争取,裁员计划才被延迟。“这些部门在升格成为一级部门后,上面就没人担着了,于是开始直面老丁的裁员。”

    第三,2018年以来,由于游戏增长遭遇政策门槛,电商增速放缓,网易股价持续承压,2018年一年市值跌去三分之一。对于网易而言,整合业务以及裁员过冬也属于必然之举。

    不仅仅是边缘业务,在网易的主营业务上,网易也进行了相对的战略收缩。据《财经》记者了解,网易2019年在游戏上将采取保守策略,立项难度变大,资源倾向于大IP大产品。而《财经》记者从接近网易云音乐人士处获悉,2019年开始网易云音乐将会缩减开支,减少对于腾讯音乐所持版权的购买。

    在电商业务上,网易自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单独公布电商业务的财务数据,到2018年第三季度整整一年,其营收同比增速已经从175%逐步下滑到67%,网易的电商也正在寻找新的增长点。《财经》记者在2019年2月独家报道,网易和亚马逊(NASDAQ:AMZN)正在推进一项有关中国电商业务的重大重组。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

    可以预见的是,对于在网易内部并不占据竞争优势同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业务,网易或许还将进行进一步的梳理与调整。

    截止至记者发稿,网易股价224.83美元,公司市值295.27亿美元。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