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教育类公司天神娱乐现最大爆雷股,亏损70多亿其实早有征兆
    蓝鲸教育 许林艳
    2019-01-31 
    2018年共1468家A股公司股权冻结,远超2017年的209家。教育公司也未能幸免,部分教育上市公司实控人或第一大股东的股份被冻结,甚至被轮候冻结。

    近日,上市公司业绩频频爆雷,教育类公司未能幸免,其中天神娱乐成为目前亏损最大的上市公司,创下了亏损记录。

    2018年10月天神娱乐曾披露,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变动区间为0—5.10亿元;2019年1月30日晚间,天神娱乐发布了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净亏损额度达73亿—78亿元。查询公司最新季报得知,公司总资产为133.29亿元,亏损额度占公司总资产近60%。

    其实,在其业绩暴雷之前,天神娱乐大股东一次次的股权质押,法院对其进行的一次次的股权冻结、轮候冻结,早已预示着公司经营存在着很大问题。而教育类公司中,出现此类事情的并不只有天神娱乐一家。

    2018年,股权冻结案件翻了数倍。据Choice统计,2018年共1468家A股公司股权冻结,远超2017年的209家。多家教育类公司发布了股权冻结的相关公告,部分上市公司实控人或第一大股东的股份被冻结,甚至被轮候冻结。



    为什么会频繁发生股权冻结案件?这些实控人或大股东的股权又为什么会被司法冻结?这会对上市公司造成何种影响?

    近100%质押率 新增轮候冻结

    “2018年经济形势不好,股东出现流动性问题或者出现经济纠纷的情况很多。”一位多年从事上市公司业务的律师说到。

    信披一点通曾介绍上市公司股权冻结,一般有两种原因:一是大股东为他人提供担保而被要求承担连带责任,从而导致股权被冻结,以致最终被拍卖、强行扣划等;二是大股东为融资需要而将股权质押,但终因经营陷入困境、发生财务危机到期未能偿还贷款而引发债务纠纷,进而被诉至法院,导致股权冻结。

    上述公司显然属于后者。据公开资料显示,长城集团是受到与横琴三元勤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横琴三元”)合同纠纷的影响,涉及金额3.5亿元及利息,违约金;天神娱乐大股东是受到中江信托的合同诉讼影响,2017年11月双方曾签订《信托贷款合同》,天神娱乐的借款总额不超过2亿元,期限不超过12个月,将此借款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而天神娱乐未按时偿还借款;和晶科技实控人陈柏林是由于涉及个人债务纠纷。

    在股权冻结之前,三家公司实控人或大股东都已将全部或绝大部分股权进行质押。长城动漫自去年6月19日起,接连出现三个跌停板之后,其实控人与大股东就开始了漫漫质押路,质押率已经占自己所持股份的99.33%,最近三次质押用途均是补充流动资金。



    长城动漫的实控人赵锐勇,其背后的浙系资本十分强大。长城集团成立于2010年,赵锐勇与赵非凡父子分别持股66.67%与33.33%,对外投资产业庞杂,包含诸如长城影视(002071.SH)、长城动漫(000835.SZ)、天目药业(600671.SH)三家上市公司,“长城系”版图初具规模。

    长城集团不仅将其在长城动漫中近乎100%的股权进行了质押,而且在长城影视中的股权质押率也近90%。长城影视董事长赵锐均与赵锐勇为兄弟关系,长城集团持有长城影视37.12%股份也在近日因与横琴三元存在合同纠纷,其中87.20%的股份已被司法冻结。

    据天眼查显示,合同纠纷的另一方“横琴三元”,成立于2017年,CEO张历亭持股95%,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实缴资本为0。高居不下的质押率,现在股权又被司法冻结,长城集团的兑付能力也不禁让人质疑。

    天神娱乐原实控人朱晔和石波涛更是频繁质押,2018年频率最高达单月补充质押9次。



    双方在去年解除了一致行动人的关系,目前上市公司并无实控人,朱晔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此外,朱晔所持股权在去年12月19日被法院轮候冻结,今年1月8日又再次新增轮候冻结。这一系列判决,让人不禁联想到乐视掌门人贾跃亭。

    股权质押和冻结背后的风险

    “这会对公司运转造成一定影响。”业内人士说到。股权质押后,若股价上涨,一切都好,若股价持续下跌,触及证券公司所设定的预警线,质押方会要求股东补充质押物,若持续质押则面临着控制权被稀释的风险,若跌破平仓线却仍未补仓,则会被强平爆仓。

    “质押率高达80%、90%的实控人或大股东,在解冻期结束之后,并没有继续补充质押物的可能。”一位券商对蓝鲸教育说到,不仅如此,在冻结期间,如果法院对其股权进行拍卖,也会引发控制权的变更。控制权的变更则可能会影响管理层的人员结构,甚至公司会被其他资本收购,这对公司治理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而这,对本已麻烦缠身的公司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能否挺过这场暴风雪,还需持续关注。


    原文链接:http://www.lanjinger.com/news/detail?id=104403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