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科斯伍德「跳」龙门:老兵新传,黄森磊的三道习题
    传习邦
    2019-01-05 
    在龙门教育CEO黄森磊看来,教育行业三大机会点:新高考、三四线、互联网。执掌龙门3年,教育行业第一代老兵黄森磊按照「数学题、物理题、化学题」的路径,打造一条龙门捷径。

    科斯伍德「跳」龙门:老兵新传,黄森磊的三道习题


    撰文 | 兔-Usagi

    编辑 | Ron


    2018年前三季,龙门营收3.61亿元,同比增长30%,净利润8500万元,同比增长40%,成为上市公司科斯伍德的利润奶牛。

    2018年底,科斯伍德再发公告,持续推进重组,拟以现金+股份的方式收购龙门教育剩余50.24%的股权。在卓越教育登陆港股之际,K12上市,在国内A股迎来一个久违的成功故事。

    - 1 -

    一个「周扒皮式」的上市故事


    科斯伍德,名字虽「洋」,却是一个土得掉渣的「周扒皮式」本土致富故事。


    1991年,地处苏州相城区的胡桥村,开风气之先,创办村集体企业东吴染料厂,发展成为全国四大印染基地之一。当地的「能人」吴金根,一身兼任村支书、厂长两职,由村厂不分,发展至公私不分,通过压低评估值的粗糙手法,7年内进行12次股权变更,最终将集体所有的东吴厂,变更为个人所有的民营企业。


    科斯伍德的前身为大东洋油墨,起了一个日本名字,却是东吴染料厂这棵大树长出的枝杈。2003年,吴金根的儿子吴贤良从加拿大学成归国,吴金根动用东吴厂1000万元资金设立大东洋油墨,让东吴厂的技术、管理人员以分红入股的方式与儿子一起「创业」。


    2011年,在科斯伍德上市之际,71名胡桥村村民集体举报,吴金根、吴贤良、吴艳红父子、姐弟侵吞集体资产,愤怒指责东吴染料厂前后向科斯伍德输血上亿元,村民却失去土地、失去集体经济股份分红。


    据说,为了「毁尸灭迹」、死无对证,身为财务总监的吴艳红亲自上阵,一次烧掉200公斤的账本……


    2011年3月,经过一番运作之后,带着「原罪」的科斯伍德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号称环保胶印油墨行业龙头之一,主打快干亮光型胶印油、高光泽型胶印油墨、高耐磨型胶印油。25岁的吴贤良身兼董事长、总经理,为当年国内A股最年轻的「少帅」之一。


    - 2 -

    并购龙门,一举「跳龙门」


    上市之后,从东吴染料公然输血的路堵死,科斯伍德的业绩变得「油腻」,沾染上国内A股一上市就变脸的恶习。


    更要命的是,互联网、新媒体的崛起,无纸化即去油墨化,对于120亿元的油墨市场,实为没顶之灾。在一个300家规模以上企业同台竞技的夕阳产业里,要规模无规模、要技术无技术的科斯伍德,根本看不见未来。


    2016年年报,科斯伍德营收4.90亿元,净利润3600万;2017年年报,营收4.72亿元,净利润580万。与2009年上市之前的3000万元净利润相比,没有进步,反而退步。2015年前后,力图「脱困」的科斯伍德三次策划重组,三次无疾而终,前途一片渺茫。


    跨界的转机发生在2017年。3月,科斯伍德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5月,披露并购对象为新三板公司龙门教育;9月,重组预案公布,股票复牌。12月,科斯伍德宣布并购完成,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斥资7.5亿元收购龙门教育49.76%的股权,成为龙门教育第一大股东。


    2014-2016年,龙门教育营收分别为2842万元、1.51亿元、2.4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05万、4820万元、5933万元。业绩对赌:2017-2019年,龙门教育承诺,分别实现不低于1.0亿元、1.3亿元和1.6亿元的扣非归母净利润。


    2017年,龙门教育实现营收3.98亿元,同比增长65%;归属净利润1.05亿元,同比增长51%,顺利完成第一年的业绩对赌。对于科斯伍德而言,这是一个久违的「成长」故事。看得出来,K12补习班却是一个回报丰满的「性感」生意。


    收购完成之后,科斯伍德改组董事会,龙门教育董事长马良铭出任副董事长、总经理黄森磊出任非独立董事。


    - 3 -

    龙门之初,一个屌丝的逆袭


    与「带血」致富的科斯伍德相比,龙门教育是一个屌丝逆袭的阳光故事。


    51岁的马良铭1986年就读于陕西省外国语示范专科学校,大专毕业后在山阳县石佛中学当老师。1993年,马良铭南下创在,在一家港资企业担任总裁助理,妻子明旻则在一家高校当老师。1998年,马良铭夫妇回到西安,成为自由职业者,从事中学英语培训工作。2003年,马良铭创办西安龙门补习学校,针对初、高中落榜生开办办学。


    2005年,马良铭的补习班生意取得突破,接管了原陕西师大附中初中部明德中学,办起了第一所自负盈亏的补习学校。2006年,龙门教育成立,在西安的高补、中补教学点增加到3个。在当时名校+名企的办学潮流中,龙门教育挂靠北大附中网校,成为「北大附中网校西安办事处」。


    2007年,安博教育集团私募融资成功,跑马圈地,组成30+机构参与的教育复读联盟,龙门教育成为其中重要的节点。



    科斯伍德「跳」龙门:老兵新传,黄森磊的三道习题


    龙门教育CEO黄森磊


    应当指出的是,无论是北大附中网校,还是安博的复读联盟,掌舵人皆为黄森磊。作为国内最早一批教育公司职业操盘手,黄森磊历任北大附中网校总经理、安博教育副总裁、京翰教育CEO。安博美股上市之后,并购了24个线下实体,黄森磊操刀了其中12个,其中包括2亿元并购京翰教育。


    2015年,由黄森磊主导,京翰11亿卖给赛伯乐。功成身退之后的黄森磊离开安博,成立上海翊占信息科技中心(有限合伙),专干教育投资。2016年1月,作为投后服务的一部分,黄森磊加入龙门教育,担任CEO。


    - 4 -

    龙门扩张,黄森磊的三道习题


    做K12培训的,大多毕业与北大。黄森磊,也不例外。在接受传习邦(ID:chuanxibang)的采访中,按黄森磊的说法,他在龙门,一共解了三道题——

    第一道是数学题:2016年,龙门营收1.5亿元,如何做到10亿?同「数学」的方法,在线下复制学习中心,即可办到。

    第二道是物理题:作为北大附中网校的创办人之一,黄森磊认为,互联网终将胜利,未来是在线。然而,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线下业务,在黄森磊看来,就是支点,以直播、自适应学习、交易平台为代表的数据技术则是杠杆,可以撬动更大的市场。

    第三道题是化学题:走向共享经济,通过共享共创,创造价值。具体是把龙门做成一个SaaS平台,让老师去用,让学生去用,让一部分老师成为网红,打造PGC内容。共创,则是在平台上选出好的种子,拎出来单独浇水、灌溉,让其成长为参天大树。


    数学题、物理题,加上产生「化学反应」的化学题,构成了龙门未来发展的路线图。由马良铭、黄森磊掌舵、操刀,龙门2016年8月在新三板挂牌,代码838830,中文谐音「发财发发财哦」,预示着最好的兆头


    龙门的四「中」布局:聚焦中高考、中等生,深耕中西部,解决中产阶层焦虑感。


    龙门的业务,分为全封闭补习培训学校、K12学习中心、教学软件+课程销售三大版块,互为补充、互相借力。截至2018年6月30日,龙门的全封闭补习学校面向中高考应届生+复读生及高一、高二学生,在西安拥有6个校区、北京1个校区,在校生1.3万人,未来计划扩张到10个校区,3万在校生。


    K12教培业务,龙门在全国设立14个子公司,新设61家学习中心,主打产品「英语集训赢」。未来,聚焦新高考的龙门将陆续开通语文、数学学科模块,实现新高考「6选3」全覆盖。


    龙门教育并表之后,科斯伍德的基本面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2018年前三季,营收7.11亿元,同比增长107%;归母净利润8595万元,同比增长466%。


    为了并购龙门,市值只有20亿元的科斯伍德抵押了全部龙门的股权,可谓砸锅卖铁。然而,从百亿级的油墨,跨界万亿级的教育,富二代吴贤良,总算走对了一步棋。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