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互联网时代卖光盘:一个A股袖珍公司的生存之道
    传习邦
    2019-01-04 
    在线教育的风口,卖光盘的教育软件公司,算不算一种类似恐龙的存在?作为国内A股的袖珍公司,方直科技十年无增长,正是当年IPO狂飙突进下的蛋。


    本文由传习邦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微信公众号ID:chuanxibang),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承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Kindon Z

    12月7日,方直科技公告,定增募资项目教学研云平台、同步资源学习系统延期执行。2017年定增,方直科技募资2.28亿元,启动在线教育的转型。一年后,项目搁浅,转型遥遥无期。

    股价从最高峰的94亿元跌至16亿元之后,方直科技创办人兼董事长黄元忠仍旧笃定心思、坚决出货:自6月公布减持计划以来,黄元忠一个季度内砍掉3%的持股,持股比例降至19.62%,仍为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

    2018年前三季,方直科技营收9299万元,同比增长16%;归属净利润2093万元,同比增长78%。营收一贯「袖珍」,相对而言,利润一枝独秀。实控人慌不择路的减持,另有隐情?

    - 1 -

    一片质疑声中,登上A股

    方直的IPO之路,并不平坦。一波三折之后,遇见贵人,逢凶化吉。

    2010年,方直科技第一次上会被否。主承销商平安证券不弃不离,安排平安直投子公司平安财智、资本大鳄高特佳投资集团突击入股。公司,还是同样的公司,加入不一样的股东,立刻化腐朽为神奇。2011年4月,方直二次闯关成功,6月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平安、高特佳入股不足一年,获利三倍

    方直科技创办人兼董事长黄元忠

    此时,平安证券掌门人,正是具有点铁成金、非凡能量的投行「狂人」薛荣年。创业板IPO狂飙突进的年代,薛荣年为国内A股制造的垃圾:最出名的为万福生科,最新曝光的为群兴玩具——2018年上半年,同样上市7年的群兴玩具营收880万元,沦为市值40亿元的空壳。

    作为薛荣年的手笔,在质疑声中上市的方直,并非是最烂的公司,却是最「袖珍」的一个。方直的主业教育软件,2007-2010年的营收分别为1968万元、2825万元、4277万元、6963万元。这么小的公司,也敢报材料IPO?估计,连薛荣年都看不下去。

    当然,在平安的「手术刀」下,没什么公司,不能上市!传习邦(ID:chuanxibang)发现,为了凑够营收,与教育软件毫不相干的子公司联邦信息粉墨登场,以Mirapoint邮件系统华南总代理的身份,贡献来之不易的营收,再通过疑似的报表调整,造成高成长的假象。于是,方直成功过会,晋身创业板科技新贵。

    薛荣年的结局:在万福生科、海联讯造假上市东窗事发,沦为平安弃子;深交所上市推广部副总监冯小树(发审委委员)案发,薛荣年涉嫌内幕交易,身陷囹圄。

    - 2 -

    方直,袖珍得像是一株盆景

    上个世纪90年代,教育软件一度火遍大江南北,洪恩、翰林汇、广州东田,是其中的佼佼者。方直的金太阳教育软件,便是教育软件大潮的产物,在华南逐渐积累市场。

    作为一家卖光盘的教育软件公司,1993年创立的方直,发展历程平淡无奇。三位创始人,黄元忠、黄晓峰、陈克让皆为长城计算机深圳昆仑公司的同事,黄元忠为昆仑公司副总经理,黄晓峰为研发部经理、陈克让为技术部经理。

    方直创立之后,黄元忠、黄晓峰,一负责研发,一负责营销,业界戏称为「双黄档」。陈克让则打理子公司联邦信息的软件代理生意。

    中小学同步数字教材,是方直的主营业务。业务流程:首先与人教社、各地教育出版社进行合作,在纸质教材的基础上,开发出同步的数字教材;再与各地教育主管部门的教研院、教研室深度合作,植入本地化的教研内容,最后通过线下分销商2B进入课堂、2C通过光盘、客户端走上学生的书桌。教育信息化、在线学习,是其主概念,为当下风口。

    方直金太阳教育软件是教育软件大潮的产物

    卖光盘的教育软件公司,渠道为王,十分赚钱,但却很难做大。即使上市涉险闯关,要想转型、发展,却是谈何容易。在传习邦(ID:chuanxibang)看来,方直科技混迹于制药业公司为主体的A股,却袖珍得像一株盆景。

    - 3 -

    在线转型,缺乏互联网基因

    一度,方直科技是国内A股「小而美」公司的典范,位处教育信息化、在线教育的风口。上市之际的2010年,方直营收8140万元,净利润3540万元,同比增长35%;上市六年之后的2017年,营收1亿元,同比增长-50%。营收,猫步前行;利润,大幅缩水——这便是,国内A股一再上演的变脸记。

    为扩大营收,方直也曾多方探索,推出同步学app、小学英语点读小程序,试图向平台化进发,开发历史沉淀的600万学生用户,利用同步记录学习过程的优势,试水自营的英语口语一对一在线教育。

    然而,方直的教学服务模式「前点后站」却无从突破。(前点,以光盘为介质的客户端;后站,网络增值服务。通过线下代理商销售光盘,方直驾轻就熟,基于在线的增值服务。)上市以来,方直全部的在线化转型成果,只限于介质的变化:从光盘导向PC客户端,教研内容、服务模式并无质的飞跃,仍是一家传统的教育软件公司。

    另一方面,同步数字教材技术含量有限,门槛不高,竞争对手云集,方直的业务一直龟缩在华南,无力开拓更为广阔的全国市场。

    2017年7月,方直结盟深圳嘉道功程股权投资基金,设立3亿元的嘉道方直教育产业投资基金,期望通过并购,完成互联网转型。1年来,方直股价跌跌不休,迄今为止,嘉道方直尚无斩获。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