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告别李友,中国高科重生记:一位新东方老将的火线救赎
    传习邦
    2018-12-25 
    在假装转型教育3年之后,中国高科迎来真正的转型:英腾教育并表,职业教育成为第一大主业。一个方正系老人、一位新东方老将,两人搭档能把沉疴在身的中国高科带向何方?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Ron


    中国高科,一点不「高科」。原本是一家地产公司,现在是一家职业教育公司,为方正系四大核心上市公司之一。


    在资本市场,中国高科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公司。1996年上市、实控人为教育部、北京大学的光环带给中国高科的不是荣幸,而是长期处于资本控制泥潭的痛楚。

    - 1 -

    萧群主导北大校企新体制


    在魏新 - 李友的「黄金搭档」谢幕之后,面子、里子双输的方正集团,从黄桂田、张兆东,到肖建国、生玉海,一路走马灯一样两年换了四任董事长。2017年6月,北大副教务长兼北大附中党委书记生玉海,走马上任,低调就职方正集团。


    再上一层,北大校产办作为机构似已边缘,官网最后更新日期为2017年9月。2018年9月,北大校产办主任黄桂田以正处级干部的身份,「破格」选任为山西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一番调整之后,曾为北大图书馆党委书记的萧群升任北大产业党工委书记、北大资产经营公司董事长,成为北大校企的当家人。


    另一方面,2015年1月落马、2016年4月获刑的方正集团原董事、CEO,国内资本市场如雷贯耳的资本控制大鳄李友,刑期4年6个月(罚款7.5亿),即使不获减刑,也将在2019年6月走出监牢的大门。


    对北大校产当局、方正集团而言,时间真是过得太快,转眼已然4年。上海清算所的业绩报表显示,2018年上半年,方正集团从去年同期的7亿元,转为巨亏17亿元。在清华校产响应号召,展开轰轰烈烈的紫光系、启迪系校企改革之际,以方正集团为王冠明珠的北大校企落寞、沉寂,仍在报表「洗澡」,舔吮伤口。


    与魏新的高调、李友的张狂恰成对照的是,在2017年经历中央巡视之后,萧群、生玉海埋头梳理历史问题,扎实「整改」,低调到没有。而方正证券、方正科技、北大医药、中国高科四大方正系上市公司,在遭遇证监会、交易所最严厉谴责、顶格罚款之后,一直处在中小股东集体维权的暴风骤雨当中。不「整改」,不转型,根本没有出路

    - 2 -

    一段高科往事,不堪回首 


    在方正系四大上市公司当中,中国高科是一代资本枭雄李友在国内A股的第一个落脚点,也是方正系资本控制的重灾区。不光李友本人一度出任中国高科执行董事、总裁,李友「生命中的密友」、原方正集团董事、总裁,北大资源集团董事长余丽2011年起担任中国高科董事长。


    众所周知,北大为中国最著名的高等学府,然而在资本控制这门「选修课」中,北大完败于二本大学——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1994年,李友联手「佛门弟子」张海设立皮包公司河南心智、河南普提泉(普提,即菩提),带着郑州航院毕业的一干人马征战资本江湖,余丽、方中华(后来的中国高科总裁、西南合成董事长、方正科技董事长)即为当中骨干。


    2000年,张海、李友的凯地系入主中国高科一战成名。随后,凯地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股、参股另外10家上市公司,成为国内A股资本控制之王。后来,张海独自操盘健力宝,锒铛入狱。李友则在2001年邂逅命中的大贵人、时任方正科技董事长的魏新,从方正科技董事、执行总裁的位置起步,逐步登顶方正集团董事、执委会主席、CEO,一手打方正系资本帝国。


    作为方正帝国的「龙兴」之地,中国高科先后由李友的核心圈方中华、余丽把持。正是在余丽担任董事长期间,中国高科铤而走险,隐瞒5300万元的关联交易,构成重大信披违规。


    余丽高升之后,北大校产办的「老人」、北大在线常务副总裁韦俊民出任中国高科董事长。作为长期资本控制、关联交易的烂摊子,中国高科再次铤而走险,2014-2016年连续三年炮制假报表,虚增利润20亿元


    2015年1月,在一场尽人皆知的隔空对骂之后,方正系、政泉系互相举报、两败俱伤,方正集团魏新、李友、余丽同时落马,方正系走到尽头。在证监会立案查处之后,作为方正系资本「碉堡」之一的中国高科巨额关联交易、连续三年报表造假彻底曝光。余丽、韦俊民两届董事会所有的「老人」一走而空,辞职了事。


    在遭遇上交所公开通报批评之后,韦俊民回归北大校产管理岗位,出任北大产工委副书记、北大科技园董事长。很显然,同在方正集团,韦俊民是魏新、李友的「外围」。


    - 3 -

    新东方老将挂帅中国高科


    2017年,在中国高科董事长、原任总裁郑明高辞职之后,收拾中国高科烂摊子的接力棒,接到了方正集团副总裁兼首席人才官马建斌的手上。而在李友案一年之后的2016年7月,由主管方正集团人力资源的马建斌引进,安成教育集团执行董事、 CEO印涛空降中国高科,担任总裁一职。




    方正集团副总裁兼首席人才官马建斌


    1975年出生的马建斌曾任方正集团人力资源部总经理,为方正「老人」。1977年出生的印涛则出身新东方讲师,后在新东方体系内担任南京学校人事行政部主任、集团教学管理部总监、全国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为经验丰富的教育行业「宿将」。


    在出任新华安成教育集团 CEO之后,印涛游走职教圈,促成新华安成与江苏省丹阳市政府签署合作协议,拟投资1亿美元筹建现代化职业教育学院、双语国际幼儿园、教育综合体项目。


    马建斌+印涛,一位「老人」,一位教育「宿将」,在中国高科联手,一遍清理门户,还清历史旧账,一边全面加速教育转型。


    教育转型,是中国高科的既定方针。早在2015年7月,中国高科、方正集团旗下的投资公司上海观臻便出资4500万元,控股慕课(MOOC)平台过来人。中国高科与北大培生、韩国lumsol公司签订三方协议,针对韩国市场开展汉语在线教学辅导业务。职业教育,被中国高科确定为主赛道,与遵义医学院合作办学,共同投资遵义医学院下属二级学院医学与科技学院。


    2018年8月、11月,中国高科再次对接职业教育高端国际资源,分别与英国技能优才中心、法国驻华使馆文化教育合作处达成战略合作,与前者达成在职业教育领域的3年合作,与后者共同发起中法教育和研究中心,并在苏州落地第一个项目——中法职业教育平台。

    - 4 -

    收购英腾,教育资产大盘点


    当然,「旧账」太多,高科转型,留给马建斌、印涛的时间并不多,而多年掏空之后,中国高科只剩下一个堂皇的名字,内里的基本面却十分糟糕:


    地产业务,武汉国信、北京万顺基本售磬手中的商品房,2018年上半年的报表收入归零。贸易方面,中国高科与上海月月潮集团的诉讼纠纷仍在继续,上半年只录得85万元的收入。高科的主要收入来自上海方正大厦、招商局广场、深圳高科南山大厦的租赁收入。




    中国高科收购英腾教育


    在转型教育之后,中国高科曾在2016年公告剥离非教育资产,但教育项目的营收迟迟上不来,无法支撑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剥离也就无从谈起。盘点一下,中国高科旗下的教育资产——

       1,高科江苏教育发展 - 定位教育服务商,提供科教创新、教育培训、教育运营、教育实体服务;

        2,高科国融江苏教育科技 - 定位产教融合模式的职业教育发展机构,为职业院校、高校提供学院共建、专业共建、实训体系建设、国际合作的服务;

        3,深圳高科国融教育信息技术 - 定位教育信息化,提供智慧教育一体化服务;

        4,广西英腾教育 - 2017年6月,中国高科斥资1.15亿收购广西英腾教育51%的股份。英腾教育专注于医学教育,拥有医学移动学习平台,业务涵盖医考、继续教育、智能培训。在中国高科转型职业教育之后,英腾教育为唯一一次战略性收购。


    在收入方面,尽管中国高科「转型」教育数年,2017财年的教育收入只有区区113万元,在总收入中占比0.4%。当然,在多年资本控制之后,中国高科沉疴在身,2017年度的总营收不过2.49亿元,扣非净利润-6800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为负,只靠「卖儿卖女」勉强度日。


    2018年上半年,在英腾教育合并报表之后,中国高科3293万,营收占比66%。空喊3年之后,教育终于成为中国高科第一大主业。前三季,中国高科营收7411万元,同比减少73%;归属净利润340万,同比减少96%。


    从基本面上看,现在是中国高科最危险的时刻。长远来看,收购英腾教育让中国高科在职业教育板块理清了思路,完成面向职业教育的转型。这也是中国高科看见曙光的时刻。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