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一个资本狂人的阳谋:上海交大淡出,昂立教育正在易主
    传习邦
    2018-12-23 
    校企改革,高校退,民企进。一年时间,资本狂人周传有上演一炮双响的资本大戏,4次举牌昂立教育、两次举牌交大昂立。在夺取昂立教育第一大股东之后,又一民企教育巨头,悄然现身。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Henry


    上海交大版的国退民进,正在进行时:从一年前开始,一向刻意低调的中金投资(集团)(下称,中金集团)接连在二级市场「举牌」,正在将上海交大旗下两家国内A股上市公司——昂立教育、交大昂立,收归麾下。


    同是「中金」,此「中金」,非彼中金。中金集团与央企巨无霸中金公司无干,是一家成立于1995年、注册资金10亿元的上海民企。


    5月,中央深改委二次会议通过《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校企改革加速度,北大系、清华系、交大系校企正在经历全面清理规范,理清产权、责任关系,分类实施改革,促进高校集中精力办学,实现内涵式发展。表现在资本市场,高校淡出,回归教育,地方国资、民企快速补位,成为资本圈一道风景。


    - 1 -

    国退民进,中金系上位第一大股东

    12月12日,上市公司昂立教育发布公告,在持续4轮举牌之后,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恒石投资、上海中金资本、新疆汇中怡富、上海东方基建、上海金鹰建筑装饰)合计持有公司6500万股,占总股本22.68%,超越持股比例22.65%的交大产业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新一轮增持之前,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昂立教育21.18%的股权;本轮,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增持0.5%-5%之间,一旦完成,将进一步锁定昂立教育大股东地位


    另一方面,昂立教育为交大昂立第二大股东,持股13.53%。自2017年12月起,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恒石投资、上海中金资本、新疆汇中怡富)一年内两次举牌交大昂立,截至三季报合并持股14.97%。在完成昂立教育新一次增持之后,穿透计算股权,中金系合并持股18.03%,几乎与第一大股东国企上海大众交通(集团)的18.36%持股齐平。


    完成新一轮0.5%-5%的增持之后,在交大系主动「退让」、上海大众交通(集团)不再增持的情况下,中金系一年内吞并交大系两家上市公司,一跃从沉寂多年的「无名之辈」,成为资本江湖中手握两家国内A股上市公司、参股一家为港股上市公司(新疆新鑫矿业,持股8.96%)的现象级巨鳄。

    - 2 -

    两大上市公司,一个知名品牌


    交大系两大上市公司,皆为资本市场的「明星」。


    昂立教育,原名新南洋,原先的主业为机电一体化、精密成型、新能源,1993年即登陆上交所主板,为上海交大首家上市的校企。2014年,同属上海交大旗下的著名教培机构昂立教育借壳成功,注入旗下K12培训、职业教育、国际教育、幼儿教育、在线教育资产,成为国内A股教培第一股。


    2017年,新南洋营收17.2亿元,归属净利润1.2亿元,其中,K12板块收入12.5亿元,职业教育板块收入2.4亿元。

    交大昂立,在资本市场比新南洋出名,却是新南洋参与孵化的上海交大另一校企巨头。起步之际,交大昂立仅仅是一家注册资本金36万元的校办企业。1997年,交大昂立股改,引入新南洋、上海大众交通(集团),推出80后、90后人群尽人皆知的昂立一号口服液、昂立多邦胶囊、昂立西洋参胶囊,一夜暴富,成为市占率持续多年排名第一的国内保健品行业标杆。2001年,交大昂立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成为国内A股保健品第一股。


    2007年,交大昂立盛极而衰,创办人、公司总裁兰先德涉嫌贪腐东窗事发,锒铛入狱,当年录得1.4亿元巨亏,从此一蹶不振。2015年,大众交通(集团)增持股份,取代上海交大成为交大昂立实际控制人。上海滩医药达人、上市公司上海医药副总裁葛剑秋举牌交大昂立,成功进入董事会,担任常务副总裁,启动大健康转型。2016年,交大昂立出手港股上市泰凌医药,持股22.97%,成为第二大股东。


    然而,2017年,交大昂立接连遭遇两大打击:14.7亿定增搁浅、重组通化万通药业失利,葛剑秋措手不及,狼狈辞职。


    当然,瘦死的骆驼总比马大。时至今日,在益生菌行业,交大昂立仍为领导品牌之一,同时三足鼎立,布局地产、投资板块,为兴业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的股东。2017年年报,交大昂立营收虽然只有2.8亿元,归属净利润却高达1.6亿元。

    - 3 -

    周传有,一个资本狂人的潜行


    胡润中国富豪榜一度排名70位(2008年)的周传有,毕业于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早年南下广东,任职珠海建设银行。


    相对于新南洋(昂立教育)、交大昂立,周传有的中金集团,虽有2009年一度入主上市公司海鸟发展(现为*ST富控,富控互动)的神来之笔,却长期低调潜伏,相对而言为资本市场的无名之辈。




    中金集团董事长周传有


    1995年,周传有创立中金集团,两年后设立中金资本,进入资本市场,收购浙江富阳两条国家一级公路30年经营权,一战成名。1998年,中金进入房地产行业,开发中金城市广场,为一时地标。在相继进入IT、能源、矿产之后,中金集团出手上市公司海鸟发展,成为国内A股资本新贵。


    当然,新疆地区的矿产,为周传有的财富主要来源之一,一度深入罗布泊无人群,勘探罗东矿区。2005年,周传有投资新疆喀拉通克铜镍矿,成为新疆新鑫矿业第二大股东,并出任新鑫矿业非执行董事、副董事长。


    2014年以来,消费升级成为周传有的投资主体,重金布局养老、教育行业。上海佰仁健康为中金集团养老产业的投资、运营平台,在全国投资「佰仁堂」连锁、社区养老机构。教育板块,在重金杀入昂立教育之前,中金资本为中金集团的主要平台,先后投资ABC360、欧那教育、树袋老师,赛道涵盖英语、小语种学习、国际考试培训,在国际教育赛道小试牛刀。


    2017年,在举牌昂立教育前后,中金资本开始布局K12赛道,先后投资K12名师在线平台理优1对1、线下K12教培机构乐恩教育。理优1对1,创始人兼CEO叶茜茜为K12圈美女网红。2018年10月,因1000万资金遭遇司法冻结,理优1对1突然停摆,叶茜茜躲债出逃,从网红沦为K12「跑路」先锋。


    与沪上教培一线品牌、国内A股教培第一股昂立教育而言,中金资本的这些投资,都只是小打小闹。而拿到昂立教育,意味着有机会入主与养老产业密切关联的交大昂立,「一跑双想」的诱惑,令资本狂人周传有难以自持,中金系结束漫长的蛰伏期,陡然约上资本的前台。


    - 4 -

    举牌、举牌!眼花缭乱的举牌


    2017年12月11日晚,上市公司新南洋公告: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中金资本、上海恒石投资在9-12月间,合计净买入公司股权超过5%,构成举牌。12日,中金系透露,在未来12个月,拟增持1-10%之间的股权。


    在布局新南洋的同时,中金系同时在二级市场扫货,买入交大昂立筹码。2018年1月,第一次举牌交大昂立。


    2018年2月,中金系第二次举牌新南洋,持续比例上升至10%。5月,中金系第三次举牌新南洋,持股比例上升至15%,晋身第二大股东。


    同在5月,中金系第二次举牌交大昂立,持股比例上升至10%。至9月,交大昂立披露的权益报告书显示,中金系直接持股比例达14.97%,穿透计算股权,持股总量逼近第一大股东上海大众交通(集团)。


    同在9月,中金系第四次举牌新南洋,持股比例增值20%。而通过上海交大企业管理中心、上海交大产业投资管理(集团)合并持股昂立教育24.66%的上海交大产业集团选择默契地「退让」,及时减持至22.65%。


    引人注目的是,在中金系连续举牌、逼近第一大股东地位之际,新南洋申请更名「昂立教育」,一度遭遇交大昂立的强烈反对。两个月的斡旋,交大昂立与新南洋10月达成和解,认可昂立教育在教培领域使用「昂立」品牌,新南洋顺利更名「昂立教育」。


    12月11日,中金系启动新一轮增持,轻松超越交大产业集团,成为昂立教育第一大股东。


    - 5 -

    长甲系,是绊脚石,还是同盟军


    很显然,国退民进,双方早有默契。昂立教育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实为交大产业集团拱手相让。交大昂立方面,中金系两次举牌,穿透计算股权,距离第一大股东地位只差毫厘,实力雄厚的上海大众交通(集团)却一再保持奇怪的沉默。


    就这样,在上海交大、上海大众交通(集团)的「退让」、默许之下,资本大鳄周传有翻云覆雨,整整一年时间,接近锁定交大系两大上市的控制权。


    唯一的抵抗 + 变数,是另一家民企——位列昂立教育第三大股东的长甲系。在2018年第二季度进入新南洋股东名单之后,长甲投资紧跟中金系步伐,一再增持,持有昂立教育17.20%的股份。


    上海长甲集团董事长赵长甲为药界名人,长甲牌「百消丹」多年保持全国中药单品全国销量第一。长甲集团旗下长甲地产、长甲资产、长甲文旅、长甲资本四大板块,其中地产业务全国知名。


    在中金系志在必得的昂立教育,长甲系关键时刻增持,意欲何为?是两大民企结盟之后,共同接盘昂立教育,还是一场股权争夺大战一触即发?悬念尚未解开。


    在中金系摘取昂立教育第一大股东地位之后,一场资本大戏,正在进入高潮。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