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传习邦
热搜词
在线教育 国际教育 科创板 教育
 投资  少儿英语 幼儿园 托育
投稿须知

1、您应对投递的任何图文试听资料享有合法权益并承担法律责任。
2、您投递稿件的著作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均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享有稿件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作品相关全部权利)。本网站默认您对其投递的稿件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直至他人提出异议。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法律纠纷,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处理。本网站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或赔偿义务。
3、您在本网站上投递并发表的一切稿件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由您承担一切因其自身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责任。
4、您须尊重网上道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发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本网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视为授权本网站免费使用稿件。
6、您投递稿件时,应注明投稿者的联系方式、身份证明、著作权证明等。
7、您一旦在本网站投稿,即表明其认可以本投稿须知内容,并承诺严格遵守。

                               -- 传习邦 --
  • 一个资本市场「坏孩子」的放纵:豪赌教育,三年成鸡肋
    传习邦
    2019-01-07 
    转型教育3年,一场豪赌,勤上股份步步惊心。在龙文教育两年业绩不达标、13.5亿元剥离LED产业失败之后,勤上处于双重「鸡肋」、进退两难的状态。下一步怎么走,尚不明朗。


    撰文 | 兔-Usagi、Ron

    编辑 | 葵酱


    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在一张张罚单背后,勤上实控人李旭亮赢了信披造假、幕后交易的眼前利益,却输掉了作为一个商人最宝贵的信誉。不从根本上改变公司治理,一个「毒庄」附体的上市公司,无论向何处「跨界」,都无法真正找到方向。

    - 1 -

    资本市场的「坏孩子」


    在国内A股,勤上股份是一个教育不好的「坏孩子」:证监当局像筋疲力尽的父母,一再举起板子打屁股,却怎么也打不掉顽劣的本性。

    2018年11月,广东证监局再一次举起板子,敲打勤上光电。罪责一共四宗:

    1,勤上实控人李旭亮自2014年7月便不再担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但2017年度勤上的理财协议却仍在使用「李旭亮」印鉴;

    2,2016年,勤上收购龙文教育,却自始至终未向龙文派出董事、财务人员;

    3,信披,仍旧不准确、不充分;

    4,2016年11月,勤上定增12.71亿元,用于投资龙文网点、小班课、在线教育平台、O2O项目,却长期闲置资金,用于存放定期存款或结构性存款。

    这次的板子,一如既往地「温柔」,只给董事长陈永洪、董秘马锐出具警函一通。连罚酒三杯都没有,怎么做到下不为例?

    据不完全统计,勤上股份上市七年,业绩变脸八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三次,行政处罚四次,内幕交易似乎成了家常便饭。2018年1月,勤上信披造假,遭遇证监会重罚,实控人李旭亮终身禁入证券市场,公司财务负责人胡玄跟5年禁入。

    2018年8月,大名鼎鼎的「股神」中植系栽在勤上,内幕交易买入3亿元,亏得只剩1亿,中植投资董事长李轩东窗事发后辞去在上市公司美尔雅的任职,贻笑大方。

    对于勤上,绝大多数韭菜选择绕着走,避之唯恐不及。自2016年11月11.57元的阶段高点,勤上股份两年多时间,跌去80%。对于质押了全部股票的实控人李旭亮而言,这也算,小小的「报应」。

    - 2 -

    两年「婚姻」,一地鸡毛


    2016年,勤上收购龙文教育,为教育圈的一件盛事。然而,两年「婚姻」,一地鸡毛,从成功案例,变成深刻教训。2018年9月,勤上向东莞中级法院起诉龙文教育创始人杨勇,追讨2.4亿元履约保证金。


    龙文教育创始人杨勇


    在收购之前的2015年,龙文实现营收7亿元,净利润8725万。勤上收购之后,龙文2016年实现净利润6642万元,完成率为66%;2017年净利润为8414万元,完成率为65%。连续两年业绩不达标的龙文,为勤上添上高达20亿元的商誉,像一颗随时炸开的定时炸弹,让人胆寒。

    2016年,勤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64亿元,录得净利润-4.27亿元,同比下降2160%。2017年,勤上未再计提商誉减值,录得净利润8420万元。

    广东证监局的警示函揭开了收购两年之后、勤上-龙文之间并不和睦的关系:勤上未能派出高管进驻龙文,龙文也未获得勤上承诺的12.71亿元注资。收购两年,勤上远未真正「消化」龙文。

    除了「悲催」的龙文,勤上进军教育的另一大项目英伦教育同样以退出收场。英伦教育运营一所老牌的美式国际学校——深圳国际预科学院,布局3-18岁年龄段的国际教育产业。2016年10月,勤上以6600万元认购英伦教育30%的新增股权,同时以2200万元受让10%的老股,合并持有英伦教育40%的股权。

    业绩对赌:2016-2019年,英伦教育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00万元、1300万元、1690万元、2197万元。2016-2017年,英伦教育完成业绩对赌。2018年前三季,英伦教育业绩大幅缩水,只完成1500万元营收,亏损224万元。

    勤上审时度势,决定退出英伦教育:英伦以7260万元回购30%的股权,英伦CEO傅皓以2420万元受让10%的股权。

    - 3 -

    「圣诞灯大王」养成记


    作为「LED照明第一股」,勤上一度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一度,有分析师喊出「俱往矣,数LED风流,还看勤上」的动人口号。

    勤上股份前身勤上光电,创建于1993年,起初是一家不起眼的零配件加工小公司。在东莞市政府大力扶持下,勤上光电开始进行低功率和中功率LED的研发与生产。

    作为勤上光电创始人,李旭亮出生在东莞常平镇横江厦村一个贫困家庭。1992年,声势浩大的改革大潮强烈地吸引着李旭亮,他敏感地觉察到这是一个机会,于是毅然决定辞掉铁饭碗工作,投入五金行业。凭借几台旧设备、一个简陋工棚,李旭亮在自己家乡东莞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路。


    勤上光电董事长李旭亮(右)


    在他的带领下,勤上光电致力于大功率LED封装以及替代普通照明应用的开发,路灯、隧道灯及室内照明等产品并取得重大突破。李旭亮一度被称为「圣诞灯大王」,勤上的LED灯珠挂满了世界各地的圣诞树。

    2011年11月,勤上光电正式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业内首家以大功率LED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2013年,勤上股份营收11.41亿元,为公司成立以来的巅峰。

    2014年之后,勤上开始原形毕露。在早年行贿广东科技厅厅长李兴华东窗事发之后,李旭亮「激流勇退」。2014年7月,勤上光电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陈永洪。

    陈永洪生于1966年,大专学历,曾任职于上市公司深深宝,2007年加入勤上光电。陈永洪上位之后,变成陈在前台坐镇、李在后台遥控的局面,上演了李旭亮辞职3年,公司印鉴仍用「李旭亮」的怪现象。

    - 4 -

    跨界教育,一路买买买


    一番折腾之后,勤上股份在2015年陷入低谷,营收获利双双疲软。从财报数据来看,2013-2015年,勤上股份营收分别为11.41亿、9.06亿、8.5亿,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04亿、0.12亿、0.21亿。

    勤上股份开始寻求新的发展增量。2016年,勤上股份以14.16元/股发行1.06亿股(约15亿元),并支付现金5亿元,共计作价20亿元,超过30倍的溢价收购龙文教育100%股权。收购完成后,勤上股份正式开始形成「LED+教育」双主业模式。


    勤上股份收购龙文教育100%股权


    龙文教育成立于1999年,以「教育领域的沙县小吃」而著称。在全国有28家全资子公司和孙公司,1000多个教学点,其业务涵盖图书出版和出国留学等多个领域,为成人、青少年及幼儿提供教育咨询和辅导服务。

    此后,勤上一再发力教育,先后一掷千金,将英伦教育、小红帽教育、凹凸教育揽入怀中。2016年12月,勤上再出大手笔,宣布斥资29亿元,拟收购一站式K12国际教育机构爱迪教育。

    全盛时代,勤上摆出all-in教育的架势,从幼教、K12教培,到职业教育、国际教育,每一个赛道都布下棋子,公司简称由勤上光电改为勤上股份。2017年5月,勤上甚至提出预案,打算以13.5亿元的价格剥离LED业务,全面转型为教育公司。又折腾了一年,重大重组告吹,未能成行。

    跨界教育3年,勤上除了留下20亿元的商誉,真正的斩获并不多。斥资20亿元买的「教训」也许是:办教育,正需要懂教育、爱教育的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传习邦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传习邦所有。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传习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